三掌门 > 我的妹妹是偶像 > 第二十章 普通青年VS文艺青年

第二十章 普通青年VS文艺青年

        程晓羽夹着两本书停在了戏曲区,而那两名男子去了流行音乐区。卍.卍卍

        戏曲区大概占了音像区的三分之一,有大量的京剧名家选段,越剧名家专辑,歌剧。各种戏曲cd琳琅满目。而其他的区域,流行音乐、古典音乐、民族音乐相对就小了不少。

        程晓羽拿了张封面非常惊艳的《绝世名伶》的越剧cd。又抽了张销量排名第一的京剧碟梅派的《大唐贵妃》。买这两张也不一定要听,纯粹的只是满足自己的购买**。程晓羽打算在拿两张古典钢琴cd就买单走人,看时间王华生也快来了。

        程晓羽走到古典音乐区的时候,刚巧先前那两个文艺青年就在旁边的民族音乐区,围着一个穿着他们学校校服的女孩。程晓羽也没有多想,打算买张贝多芬和张肖邦的古典钢琴演奏cd就闪人。在选cd的时候,那两个文艺青年和他们学校的妹子却缓缓朝他这个方向移了过来。

        只听那长男子说道“姑娘我们并无恶意,只诚心想邀请你去做个模特。我是交大美术系的,我朋友是你们复旦文学系的,说起来我朋友和你还算半个校友。”

        另外一个带着金丝眼镜的男子也摇头晃脑的道“学妹,拾花社可曾听闻?鄙人是副社长,姓范名嘉航,字忘溪,在复旦大学也算是略有薄名,前面摆的那本《在荒诞流年里找寻最美的自己》就是拙作。”

        程晓羽听到这酸意十足的腔调差点笑出声来,抿住自己的嘴巴强行忍住,想转头看戏又不想惹事,只能假装继续选netbsp;      只听那姑娘回到“不好意思,因为要准备高考,怕是没有时间。”程晓羽没看见人,只听见声音很是悦耳动听,但是有人主动上去搭讪,想必容貌应该是不错的。

        那长男子一看就是久经沙场的老将说道“没关系,留个电话就行,若有什么学习上和择校的问题不明白,欢迎随时打电话来问我们。”

        那姑娘又道“不用麻烦了,手机也没电了,下次再留吧。”一般女孩子说下次再留号码,基本上就是铁定不打算给的。而那两人却是继续锲而不舍的游说,有种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气概。

        正所谓是好女怕缠狼,女王怕流氓。其实很多漂亮好姑娘都是被癞蛤蟆们用长期纠缠、锲而不舍的追求所打动。程晓羽更使得到了各中秘诀,无他,三个字“不要脸”。这两文青看样子也是对泡妞一道深又钻研的。

        只见这眼镜男见普通搭讪起不了什么作用,立刻换了招,带点自傲的道“学妹,我们拾花学社,周末就有个文学沙龙,请了诗人河子,还有上戏的大明星江岚说不定也会来。你若有意,我能带你去参加,讲不好还能得到两人的亲笔签名。”

        程晓羽一听到这里忍不住摇摇头,觉得这两文青有点下作,对付一高中女生什么花言巧语都说的出来了,你若文青我们就有河子,你若喜欢戏曲我们就有江岚,小女生一般最容易受到这样的蛊惑,真当你留了号码,带你去参加什么文学沙龙的话,他有一万种说法告诉你为什么你想见的人没来。想当年自己也没少干这样的事情。骗小姑娘去参加什么艺术沙龙,音乐节之内的,很是祸害了一些无知少女。当然自己还是有底线的,不碰未成年人,已经算是相当有节操的。

        那姑娘也半晌没做声估计是有点意动。程晓羽叹口气感怀又一个单纯的少女或许即将被所谓的文青诱惑,他最了解这些号称用身体写作的人,打着艺术与追求的名义玩弄感情和肉(Rou)体,因为他自己也曾经是其中的一个。程晓羽将腋下夹起的书和cd放在刚拿的购物篮里,转身准备走人,就算是校友他也不打算干涉别人的人生,他也觉得自己没有那个资格。转身的时候看见了正从书包里准备掏手机的校友,却是一个他还算熟悉的人,纪芸芸。

        程晓羽扭过肥胖的身体时刚好面对着纪芸芸的侧面,而纪芸芸正在侧身从书包里拿手机,两个人真真切切是瞧了个正着。程晓羽愣住了,纪芸芸也有点吃惊,显然没想到这么晚还能在书店遇到校友,她是刚刚排完班上的舞出来,掏出了手机又开始有点犹豫,怕有闲言碎语传回学校。

        那长文青还等着纪芸芸报号码好存,抬头一看情形不对立马站过来遮住程晓羽的视线。程晓羽内心却是千回百转,想到对他不错的纪老师,还是主动走了过去,打算拯救这个被文青盯上的少女。

        程晓羽边走边喊“纪芸芸你要给手机号码,我就告诉你姑姑。”顿时那两个文艺青年一起朝他看过来。

        纪芸芸对程晓羽是一分好感也欠奉,甚至还怀疑这胖子是不是尾随她进书店的,以前遇到这样的事情也不算少,她皱着眉头说“要你多管闲事。”却还是把手机收在了背后,她也不想小姨知道她和校外的男生有联系。

        那两个文艺青年眼见煮熟的天鹅到了嘴边就要飞了,也是面露不爽。却没理程晓羽,更加温柔的对纪芸芸说“别理那胖子,我们这只是正常的人际交往,有什么不可以说的?”

        程晓羽还没待纪芸芸回答就说“昨天这两个男的就在这里问了一个女孩子的电话号码,跟刚才跟你说的话一模一样。”然后平静的望着纪芸芸。

        纪芸芸看程晓羽的表情不像是撒谎,疑惑的看了长青年一眼,看见长青年正在诧异的瞧着眼镜青年,立马转头就看见眼镜青年做了个摊开双手表示不是我的手势,有点懂了。将手机放进书包里,朝收银台走去。

        程晓羽也赶紧跟了上来。那两文艺青年一对视就知道被程晓羽给讹了,顿时气的灵魂出窍,这眼见周末的消遣越飞越远,真是叔叔能忍婶婶不能忍啊,快步走了上去,想要跟小美人解释几句,却被身形硕大的程晓羽拦住了去路。

        程晓羽到是不怕,这两瘦弱的身材一看就是手无缚鸡之力,连骂人都只会之乎者也的战五渣。反而挑衅的朝这两二货挑了挑眉毛,一副你能耐我何的欠扁表情。反正王华生也快到了,这个时候不装B,怕也难得有这么好的机会了,程晓羽想到自己悲催的重生之路真是心有怀戚戚焉。

        那两文青却也真拿程晓羽无可奈何,只能恨恨的跟在后面,看能不能找机会再单独跟小天鹅沟通几句,好挽回点颜面。

        到了收银台,程晓羽在左侧买单,纪芸芸冷着个脸在右侧买单,她一点都不感激程晓羽,其一她非常喜欢诗人河子,也是真想去见识下文学沙龙。其二她不知道人心险恶,觉得去了别人也不能拿她怎么样,其三她最讨厌别人威胁自己。

        程晓羽也没想收获纪芸芸的感激,他这样做只是为了纪老师,至于纪芸芸怎么样真不关他什么事情,他更不在乎纪芸芸怎么看他。

        两文艺青年眼见这胖子盯得紧,不给他们什么机会,忍不住出言讽刺程晓羽“胖子你不会是喜欢这小姑娘吧?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程晓羽也不生气道“两位大哥别跟咱这小人物生气啊,人生苦短,必须性感。你们继续去泡妞去啊,搁我这癞蛤蟆这浪费什么时间。”

        那眼镜青年就一见程晓羽回嘴立刻来了精神,不怕你恶语相向就怕你忍气吞声。不能从**上打击对方也要从精神上让对方受到创伤,术语叫什么?对,精神伤害。用文艺的说法就是给予敌人冷酷无情的精神威压使其深刻的领悟自己的渺小与愚蠢。眼镜青年毕竟是文学系的翘楚说话都自带抑扬顿挫的韵律“我瞧你也是复旦附中的学生,做为你半个学长我还是有资格教育你的,你怎么能随意撒谎,随意污蔑人呢?你怎么能不以为耻反以为荣呢?复旦的百年校风在你这里就一文不值?想必你这样的学生在学校也属于成绩不好品德不高的渣滓。”这个时候整个书店的人几乎都看了过来,眼镜青年更加兴奋,认为自己占据了道德的上风,转念又想说渣滓这个词会不会有辱斯文。

        程晓羽对这样程度的伤害属于直接免疫,装作无奈道”你们自己傻怪我咯?要不我把电话留给你弥补一下?”说完之后那嘲讽的表情要多欠扁就有多欠扁。

        长青年见程晓羽油盐不进,又有这么多人在看,面子上有点挂不住,见这胖子看样子不好对付,只能转头露出迷人的微笑对另一边的纪芸芸说“姑娘不好意思,今天确实打扰到你了,但是我真的是很想能和你认识,你看我跟到现在,这么多人都在看也没有放弃,就应该能明白我的诚意吧。”纪芸芸现在到觉得有点不好意思,搭讪她也遇到的多,两文青虽说有点脸皮厚的嫌疑,却一直也算是彬彬有礼,再说别人颜值也还算可以的,转头一看程晓羽那猥琐的样子,觉得程晓羽也是有点过分,小声道“没关系。”

        长青年见纪芸芸好打交道的多又说“这样,为了表示歉意,我等下现场为你画一幅画,我第一眼看见你,就被你这无暇的美吸引了,所以非常想邀请你做我的模特,我觉得应该是对你一见钟情了。”顿了一顿,又抑扬顿挫的低声呢喃道“如你这般不需要姿态,也能成就一场惊鸿,不需要微笑,就能掀起一阵清风,不容我不刻意纠缠,就算别人误解,我想要你记住,紫檀未灭,我亦不去。汉宵苍茫,牵住繁华哀伤,眉弯间,命中注定你我相遇,风华是你指尖的流沙,苍老是我许你的一世年华。希望你原谅我的唐突和喋喋不休,我实在不想用一生去后悔这一次的擦肩而过。如今我这样表达只想换来与你相识一场”

        这一次长青年的大段饱含情意的独白确实是很成功的,居然现场还有不少观众为其鼓掌,好事者大概觉得这一场不用买票的大戏进入了浪漫的**。男主角长男,面容清秀气质隽永,女主角清纯可人身材窈窕。华夏人对这样的组合总是格外的偏爱,再看看程晓羽肥头大耳言语粗鄙,这不典型的大反派嘛?

  http://www.3zm.net/files/article/html/21/21454/1080544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net。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