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我的妹妹是偶像 > 第十九章 平凡的友谊

第十九章 平凡的友谊

        放学后,三个人一前一后的走出学校,留下了王鸥一路哀怨的眼神,他的表情像是被打入冷宫的妃子,让人万分的心疼,心疼的想暴打他一顿才能平复。看着王鸥穿着单薄的长袖T恤在操场跑道上拖着个轮胎练习冲刺,程晓羽露出了会心的微笑。

        初冬时节的上海只要不是阴雨天气还是不算是冷的折胶堕指。只是带着冰寒的风刮过脸颊时会留下了胭脂般的红色,放课后的学生们三三两两走在回家的路上。围着各色围巾的青春少女们提了提裙子露出白皙的大腿,带着耳机站在公交站牌前等待公交车。男孩子们则勾肩搭背的朝地铁、书店走去,大声讨论着去买谁的专辑和小说。我们就带着些许美好的憧憬活在这样平凡的时光里。简单的期待寄出的情书能得到回应,期待追读的小说能有个完满的结束,期待家里美味的饭菜已经端上了桌,期待打开的可乐瓶盖后面印着再来一瓶。

        没有被**吞噬的青春像漆黑夜空里燃烧的火把,照亮着幽暗的钢铁森林。但成年后的我们只能悄然回望来时的路,抬头想寻找指引路途的星光。有些人只能盲无目的的在这危机四伏的森林里徘徊,有些人出卖自己的灵魂变成潜伏在黑暗里狩猎者,而最终将有人化身为耀眼的晨星燃烧生命照亮迷途凡人前行的方向。

        但终归到底在这浩瀚的岁月长河中,我们都只是一滴平凡的水珠,谁都不是不可或缺的。但是我们对于相识相知的彼此,家人、朋友、恋人又是那么重要,只有彼此愿意在有限的岁月里,在你冷的时候温暖你,在你痛的时候抚慰你,在你消沉的时候鼓励你,在你幸福的时候衷心祝福你。也许这就是我们这些平凡的人存在的理由,即使这个世界有太多的丑陋和危险,我们都相信有人会勇敢的站在你这一边。这就是我们不孤单的原因,这就是我们要坚强的原因,我们不是一个人,而是彼此的依靠。

        这个时候还没有彻底成为朋友的三个人依旧保持着一点距离,一前一后的朝灯火森林走去。这个沉默的队列默契的没人说话打破安静,那么怪异又那么和谐,怪异的是队伍的构成,不太高的娃娃脸少年,带着黑眼圈的白净胖子和一个蒲公英式的瘦高个女生。和谐的是步伐一致,却又不是机械的统一,手臂的摆动都巧妙的在同一频率上。在这个不太寒冷的冬天,在这条如油画般的漫长街道上,化成了一线可爱的风景,化成了多年以后酒后的温暖回忆。

        三个人进入酒吧的时候,依然是耳钉男一个人在酒吧。看到陈浩然身后的胖子,他笑了笑算是打了招呼,在看到后面的夏纱沫,有一种瞬间石化的感觉。对于陈浩然带男的来,他勉强能接受,看他今天还带了个妹子,简直是投了个核弹在他面前。在他心目中性格孤僻的陈浩然天生就是绝缘体。看见表情崩溃的耳钉男,本来就被风吹的脸有点红的夏纱沫,更是像熟透了的番茄。程晓羽则转头说了句“嗨,帅哥,来杯可乐,记得要加冰。”这一次陈浩然没有开口阻止。

        到了地下室,程晓羽要夏纱沫先唱了一遍。然后一字一句纠正夏纱沫的音,在跟她分析这歌应该如何演唱。

        由于这歌几乎没有铺垫,属于少见的第一句就直接进入高chao的曲子,对于演唱者来说是没有酝酿感情的时间的,这就要求演唱者一开始就直接准确的表达出力度与情绪的层层递进,要激动的唱出每一个音,并随音调的增高不断加强,声音更富戏剧性,演唱长音“诶”时要深呼吸,以足够的气息和力量保持住这个两拍子的高音F,以准确的体现人物感受。

        尤其跟夏纱沫强调整歌的要点是演唱的时候气息要稳,高音吟唱要厚实有力度,并指出了每一个合适的换气点。夏纱沫领悟力相当强,第二遍就把握住了一定的感觉。只是气息还是不够稳定,高音没有唱出程晓羽要求的激情澎湃的感觉。

        程晓羽又要陈浩然打了一遍鼓,基本没有什么差错,但soLo和乐团演奏还是有很大差别的。

        程晓羽站在键盘前面,因为这只是个普通键盘所以只能先简单的一起配合一下。他叫陈浩然起节奏,然后三个人尝试着正式一起演绎一次。由于还是第一次合作,三个人之间的磨合几乎为零,歌曲听上去非常凌乱,每个人都有不少问题需要解决,幸亏程晓羽有一双Bug般的耳朵,详细指点了两个人错漏和疏忽的地方,这才让陈浩然心服口服,觉得输的并不冤枉,其实直到刚才他都相当不服气。

        这三个人最大的相同性格特征就是专注与执着,时间过的飞快都不知不觉。直到耳钉男黄勇添了第三次水,夏纱沫看了下手机上的时间,才红着脸说要赶紧回家做饭。三个人约定明天继续。程晓羽和夏纱沫一起走的时候,陈浩然还在练习,显然他还是不甘心昨天的输赢。

        程晓羽陪着夏纱沫去学校拿自行车,路上还一直在跟夏纱沫分析这歌的演唱要点。两个人在这微寒的冬季却热的满头大汗,程晓羽没有一丝疲乏的感觉,只觉得浑身舒畅有一种自心底的愉悦,而夏纱沫看上去也神采奕奕少了不少羞涩多了一份生机勃勃的盎然。或许对很多人来说这不过是件很小的事情,但对程晓羽来说这是他实现自我价值的第一步,他不仅仅改变了自己,他还影响了别人。

        走回学校门口,程晓羽就跟夏纱沫告了别。王华生还在来的路上,他打算去附近的书店看看。这个时候的华夏书店和音响店是合为一体的,卖书也卖碟,在学校旁边的公交车站对面就有一个复旦书店。程晓羽打算去哪里逛逛。

        这个时间点书店的人还不算多,有些人站在音响区带着头戴耳机试听新碟,而有些人则坐在书籍区的座位上看书。这虽然是复旦附中附近的书店,里面的顾客却大多数是复旦的大学生,毕竟高中生并没有太多的时间在书店流连。

        程晓羽走到书籍区,随意翻翻瞧瞧,他并没有特别想买的书,只是这样的惬意的逛逛书店对他来说是一种特别的感受。

        程晓羽随意的拿起了销售排名第一的小说《孤独倾城》,翻了一翻又放下,一本玛丽苏恋爱小说,又拿起销售排名第二的历史小说《晚清与初民之帝国崛起》,程晓羽觉得这本正好写了自己很多不了解的历史知识,就拿了一本夹在腋下。

        又四处走走看看乐此不疲,最后在杂志区拿了一本最新的《艺术家》打算再去音像区看看。其实家里到是定的有《艺术家》,但是都放在苏虞兮的琴房,程晓羽是不打算再进去的,只能是自己买了。

        这时候有个留着长的瘦高男子也拿了一本《艺术家》。这个时代的华夏男孩都以留一头秀丽的长为傲,尤其以文青和搞艺术的居多,似乎不留一头乌黑亮丽的长就不足以彰显自己的气质,这样的后果就是在华夏看背影基本是无法判断男女的。

        上戏曾经有个帖子盖了历史最高楼,就是看背影判断性别,贴了在学校里拍的2o张背影照片,让人判断性别,结果大跌眼镜,里面只有一个最像男生的背影是女生,是个有点胖,学美声的。其他身材窈窕,长披肩的清一色全是男的。这也说明了这个时代的审美。

        程晓羽倒也算不上反感这样的流行趋势,当年玩摇滚的时候也还不是觉得不留个长不打个耳洞就不摇滚。虽然现在想来非常幼稚,但谁没有年轻的时候呢?

        长青年与程晓羽擦肩而过的时候,因为程晓羽体型较大,而两排书架之间较窄,两人还生了亲密接触,在高瘦长男子回头与同伴说话的时候飘逸秀甩了程晓羽一脸。对方可能没有注意,而程晓羽也没有在意,只是多看了那男子几眼。他朝音像区走去,刚好对方两人也是去音像区去的,在两人身后就隐约听见两人在似乎在讨论音像区有个美女什么的。程晓羽听到这熟悉的对白也倍感亲切,当年自己读大学的时也是这样和一群狐朋狗友四处猎(LIe)艳的。

  http://www.3zm.net/files/article/html/21/21454/1080544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net。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