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我的妹妹是偶像 > 第十二章 生活中总要有个大反派

第十二章 生活中总要有个大反派

        练了2个多小时,程晓羽看下表决定今天先回家,开始找琴房耽误了不少时间,现在已经快六点半了,他计划从明天开始至少每天练四个小时。.

        程晓羽提起书包出了琴房,找到坐在楼道口管理琴房的中年男子付了钱,并预约了明天下午的时间。程晓羽怕明天下午来的时候今天这间琴房被占,便索性预付了2oo块钱叫中年男子明天中午一点起开始计费。反正对他来说这点钱实在不算什么。周姨早上才给了他五千块现金,并把他遗落的那张五十万额度信用卡又给了他。这是一张附属卡,到期就会自动还款。

        程晓羽走出复旦艺术系的琴房,这个时候正值复旦的天之骄子们去食堂打饭的时间。他顿时感觉到了饥肠辘辘,快走几步朝校外走去。坐在的士上时,周姨还打了电话问怎么还没回家。程晓羽也不解释,说去参加了社团活动,以后可能都会回来的晚点。

        的士送到月湖山庄门口就不能进去了,小区配的有高尔夫车由黑人保安把人送到别墅门口。程晓羽到家的时候,乔三依旧迎在门口。接过书包就道“少爷,先生、夫人和小姐都在等您吃饭呢。”程晓羽有点意外,加快了脚步朝餐厅走去。

        经过琴房的时候,苏虞兮正在里面练琴,程晓羽只能隐隐的听见钢琴声,分辨不出是什么曲子。但那双飞舞在空中白皙的手,像一朵盛开在池畔的莲花。程晓羽觉得苏虞兮弹琴时的画面真是美不胜收,但他却一眼也不敢多看,反而加快脚步朝餐厅走去。

        吃过饭,苏虞兮继续回琴房练琴。程晓羽回了卧室,打算继续看课文顺便研究繁体字。周姨上来问了他为什么这么晚回家。程晓羽说真去参加了音乐社团,有活动才回来晚了。周姨显然不似纪昕那么好糊弄,但也没拆穿他,只道以后叫王华生接苏虞兮从公司回来的时候走学校在接程晓羽。程晓羽推辞了几次,见周姨一直不改口,也就不在坚持。

        他的驾照还被扣在交警大队,所以想要自己开车暂时是不可能的了。周姨还问了程晓羽想要什么钢琴,程晓羽说了他的想法,他不想要一个单纯的琴房,他想要个简单的录音室。周姨答应只要程晓羽期末考试不是最后一名就由他自己去捣鼓他的琴房。

        在学校有了王鸥这个校园狗仔队,时间更容易打,上厕所王鸥都要拉上程晓羽,也不管程晓羽是不是有需要。程晓羽每日上课就是认真记课文,记繁体字。下午放学后就直接去复旦音乐系琴房练琴,偶尔还去小礼堂帮纪老师的合唱团弹下伴奏。但在复旦大学却没碰到过纪昕的老师胡教授。日子就在平淡如水中悄悄度过。既没有校园恶霸勒索殴打,也没有校花美女投怀送抱,这不能不说是程晓羽最大的遗憾。

        转眼时间就匆匆来到十二月中旬,眼看元旦节就快要到了。

        放学时班主任王伟示意大家留下来说开班会,老学究叫大家安静然后不紧不慢的对归心似箭的学生们说道“这次元旦文艺汇演,由市教委牵头,我们学校以及上海中学、格致私塾和奉贤女高联合举办,晚会会在复旦大学的大礼堂上演。学校要求每个班出一个节目,在交由纪昕老师选拔,现在大家群策群力都各抒己见,看我们班弄个什么节目!”

        底下瞬间就炸开了锅,还没等讨论出什么结果,坐第二排的中间的班级第一名也是年级第一名陈浩然便举手道“王老师我报了补习班,要迟到了,可以先走吗?”王伟对这个特优生一向都是特别宠爱,挥手示意叫陈浩然先走,立马讲台下面就举起一片手。对于高三的学生来说一次文艺汇演怎么可能比的上高考重要?在你抽时间排练的时候,别人多做几道习题说不定考试分数就比你高。更何况排练了还不见得能通过学校的选拔。

        王伟也能理解学生们的想法说道“这样吧!同学们先走,班委留下来讨论,还有程晓羽你也留下,你是我们班唯一的音乐特长生,一起出出主意。”话还没落音,班级里没职位的同学就一哄而散。王伟拾起讲台上的教案,跟班长李砾伟说道“你就组织下班委今天讨论个方案出来,明天告诉我。”说完夹着教案,端起保温杯踱着方步就走出了教室。

        李砾伟招呼七八个委员坐到一起,班委这些成绩好的大部分都坐在比较靠前的位置,只有程晓羽一个人远远的落在后面,李砾伟叫程晓羽坐到前面来。便说“大家有什么想法都可以提出来。”班长李砾伟长的剑眉星目颇为英俊,成绩一般是年级前2o,不光是学生会副会长还是校篮球队的小前锋,是很多女生心目中的典型的白马王子。

        但说到文艺汇演也没人给班长大人面子,班委几个人都一片沉默,生怕这事摊在自己身上。顾漫婷是学习委员兼语文课代表所以她也在场,见没人出声场面有点尴尬就道“这事应该由夏纱沫做主吧,她不是文艺委员吗?”立马一群人把视线围在了一个头有点卷,带着黑色框架眼镜的瘦高个女生。

        程晓羽也顺着目光看了过去。皮肤白皙清清纯纯的夏纱沫被围观,脸一下就红了喃喃说道“这个我暂时还没什么想法!”所有人顿时一起愁眉苦脸,有人提议叫体育委员黄亮表演武术,黄亮是整个复旦附中唯一的武术段位7级的学生。黄亮忙道右腿跟腱拉伤最近什么运动都做不了,

        有人说顾漫婷唱歌好听要不唱歌和班长李砾伟来个情歌对唱也是不错的,顾漫婷立马黑脸对提议的卫生委员李俊和起哄的副班长王杰道“你们两个怎么不上去表演段相声?”接着四周就吵成一片。

        李砾伟眼看班会就要开不下去了立刻大声说“别吵,要不就夏纱沫去表演个古筝吧,去年校文艺汇演反响不是挺好的吗?”立马附和声响成一片。

        夏纱沫推了推眼镜小声说“每次学校活动都是我上去表演古筝,这会不会太敷衍了?”

        李砾伟一皱眉望着程晓羽“喂,猥琐哥你是学什么乐器的?”

        程晓羽心下不满却懒得和李砾伟计较道“钢琴。”

        李砾伟一笑说“要不就你们两个来个琴瑟和鸣,钢琴加古筝,中西结合,这个主意怎么样?”一众人均拍手叫好。

        夏纱沫转头看了看程晓羽,有无奈认命的感觉说“可我不会编曲。”

        程晓羽岂是好相与的人,要是李砾伟好生和他说话,或许他也就认了。但李砾伟如此轻佻的态度,程晓羽自然也不会给他脸面,他一向都是别人敬他一尺,他就回别人一丈。于是望着李砾伟平静的说“没问题啊,你先把钢琴给我弄到学校来,最少来架大三角音乐会钢琴。”

        李砾伟没想到程晓羽这平时默不作声的猥琐的胖子没他想象中那么好拿捏,有点意外,内心十分不爽,却端正语气道“程晓羽,我并没有资格批评你什么,但你说这两个多月因为你扣了多少班级分?每个月的班级评选不是因为你扣那么多操行分,我们班会次次倒数第一?每次连累全班同学做校园卫生!而现在叫你为集体做点贡献还推三阻四。”

        程晓羽却忘记了这档事,想人缘不好估计还有这方面的原因,士气也顿时弱了下去,要是真闹起来,估计也是自己在班上呆不下去,要被所有人孤立他。程晓羽知道这帽子扣的他没得选择,也不想浪费时间,站起来说“那行,节目表演算我一个,你们怎么安排我都服从。”说着他就回座位,准备拿书包走人。他到不是怕被针对孤立,高中生那点过家家似的手段对他而言能算什么?只是他天生就不愿意欠别人什么,操行分被扣确实是他的责任,毫无疑问也是他害的全班同学被罚,那他就想要弥补。

        李砾伟见程晓羽服软更加看不起这个胖子对着他的背影讥笑道“放心没人指望你能过学校选拔,你那钢琴水平能和苏虞兮比?”

        程晓羽回头笑道“过不过不是你说了算。再说了过了你能给我钱?”

        李砾伟他爸是副校长,所以根本没把这胖子放在眼里,他早知道程晓羽是凭关系进来的,钢琴水平不见得多高。再说学校最多只会选一个钢琴表演节目,苏虞兮是复旦附中的保留节目,上文艺汇演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他程晓羽在厉害又能比的上颜艺双绝的苏大校花?于是冷笑道“也别提钱,谁家差你那几个钱?你要能过选拔我就在操场裸奔三圈,你要不能过也一样可以吗?”

        程晓羽笑了笑道“你可别后悔!”

        李砾伟“呵呵”笑了两声道“这可是你自己答应的,回家别跟爹妈说我欺负你啊。”接着转头又对文艺委员夏纱沫说“夏纱沫你就配合下猥琐哥,看他能给我们班带来多大的惊喜。”也不管夏纱沫是否同意。

        程晓羽也懒得在多说,提着书包从教室后门离开,背后隐隐还有冷嘲热讽传来伴随着阵阵笑声。在李砾伟看来不自量力的胖子就是个没脑子的纨绔,像这种人老老实实的作为他们优等生的背景板就好了,倘若要跳起来挣扎,他也不介意赏赐点羞辱。生活的主角应该是像他这样外表俊朗,成绩优秀,家世显贵的人才正常。对于那种成绩不好的人,李砾伟一向有种智商上的优越感,见程晓羽走远,他对其他人笑了笑说“也不会真要程晓羽**跑圈,只是希望他记住教训,以后别再被扣分,害大家被罚了。”一众人均被气度非凡虚怀若谷状的李砾伟所折服,没人注意他嘴角的不屑。

        班委会获得了一个满意的结果散去。李砾伟请了顾漫婷去校外咖啡厅一起温习功课。校外有家名叫罗曼与砂糖的咖啡厅是校园内隐藏情侣的栖息地。每到放学咖啡厅就是一座难求,没抢到位置的只能去隔壁掉价的麦当劳。片刻间班委们都散去,教室里只剩下文艺委员夏纱沫在慢慢收拾书包,这个羞怯的女孩没有人在意她的感受。

        我们都在别人的人生里扮演可有可无的角色。有些人光彩夺目是令人仰视的存在并深深镌刻在我们的脑海里。有些人即使伫立在你面前你也未必能感觉到他的存在。更有些人是可笑卑微的陪衬是成功者的垫脚石是他们璀璨人生的边角余料。可是人生不是电影,谁又心甘情愿的做一个反派?

  http://www.3zm.net/files/article/html/21/21454/1080544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net。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