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我的妹妹是偶像 > 第九章 青春是首不朽的诗

第九章 青春是首不朽的诗

        司机王华生是个高大健壮的非裔华夏人,属于第三代移民,是个典型的瓜子人。ap;一口流利的京片子,爱唱空城计属于资深票友,从华夏最大的飞鸿武校毕业以后没多久就来苏家当司机兼保镖。据乔三说曾经得过华夏散打金腰带。在一次世界性的武术大赛上和少林第一武僧争夺冠军时不慎打残了对方就退出武术界。

        程晓羽依稀记得来华夏时,刚下飞机就看到了机场硕大的广告牌上,立着功夫巨星李大龙为飞鸿武校打的广告“华夏功夫哪家强?飞鸿武校王中王。”而飞鸿武校正是少林集团旗下的武校。

        王华生把车停在了复旦附中隔壁中金大厦的地下停车场。在这里停车是苏虞兮要求的,她已经厌倦了别人羡慕或者嫉妒的目光。而且复旦附中也不是格致私塾,毕竟在这里读书的大部分都是成绩好而家庭一般的学生。苏虞兮觉得自己已经离他们的世界足够远了,不想再在中间添上一道无法逾越的鸿沟。所以两年来王华生都是送她到这里,接她也是在这里。

        程晓羽更是无所谓,在一群乳臭未干的高中生面前实在也没什么好得瑟的。他现在看苏虞兮都觉得傲娇的有点幼稚,虽然她确实有傲娇的资本。

        复旦附中门口站着带红袖章的学生会风纪委员。不穿校服不允许进学校,不带校徽要记录扣班级分,裙子必须过膝盖,很多女学生为了漂亮,将裙子用别针别的很短,然后到了校门口就会放下来,男生则禁止头指甲过长。

        复旦附中的女生校服是深蓝色的双扣小西装,里面是米色毛衣开衫配红色蝴蝶结的白色衬衣。下身是红色格子的苏格兰裙子,这个季节通常都会穿上白色的毛线长筒袜套。鞋子不能是高跟鞋,其他则随意。

        看着青春逼人的学生妹,程晓羽有一种穿越到日本的错觉,这突如其来的幸福真是让人无所适从啊,程晓羽不禁感叹,想起前世土的掉渣的运动员校服他感动的快要泪流满面。

        教学楼的一楼有每个学生专属的储物格,进教室必须换拖鞋。苏虞兮打开储物格的时候,哗的一声就掉出无数的信,而她显然是早有准备,横起书包悉数接住,叠好之后放进黑色的书包夹层,然后换上白色的拖鞋。当然不出意外这些信都不会被拆开,就会扔进2楼的垃圾桶。

        程晓羽和苏虞兮的教室隔了2层楼,程晓羽厚着脸皮跟苏虞兮打了个招呼就转身朝另一个方向走去,他的柜子在另一侧。

        这被正巧走过来的苏虞兮的同班同学范佳颖瞧个正着,八卦的侧身问苏虞兮“那胖子不是开法拉利撞人的富家子吗?苏虞兮你认识啊?”

        苏虞兮仿佛已经感受到了绰号校园广播台的范佳颖熊熊燃烧的八卦之火。低头小声道“认识。”就转身朝楼梯走去。学校里还没人知道这对看上去没一点关系的人是兄妹。

        范佳颖还没换鞋,连忙道“班长大人,等我下,我还有数学问题请教你呢!”

        苏虞兮看着四周聚焦的目光,不禁冒起了一头黑线,假装没听到直接上楼了。

        程晓羽背着书包气喘吁吁的爬上五楼,毕业班都在最高层。他在高三(2)班,楼梯左手第二间。程晓羽刚走到教室前门露出个头,立马整个教室都安静了,在接着教室里就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夹杂着猥琐哥的高呼。程晓羽浑然已经忘记他在网络上早就一举成名,各种他的ps照正是现在网络的当红表情。

        面对这排山倒海般的欢迎程晓羽有点猝不及防,饶是四十年的人生历练,也只能尴尬的退回走廊,绕后门进去,坐在了属于他最后一排靠窗户的位置,这个位置他很熟悉,一般来说都是差生的专属王座。

        复旦附中毕竟是所学霸中学,更何况这还是高三毕业班,笑闹了一下也就没人在理这个成绩倒数第一的胖子。都各自开始温书做题。

        程晓羽抬头看了看课表,第一节是语文课,他拿出语文课本,看了看一页一页繁体字,头都大了。认字对他来说不难。难在书写,从小在美国长大的自己和生在红旗下长在新中国的自己,都只能认不会写。程晓羽看了下目录大概就是诗词赏析,古文赏析,中外经典名著片段赏析之类的不太艰深的内容。

        程晓羽从第一篇课文秦晋崤之战开始看起。崤字不认识,戰字不会写。从书包里拿出字典开始查崤字,又拿出笔记本连写了几遍秦晋崤之战,加深映像。再开始看正文,这种程度的古文对宅男程晓羽来说自然是无比艰深,但有了音乐总监的技能加持就比较容易了,程晓羽边看边写直到值日生喊起立,敬礼才停下。

        语文课老师叫蒋文华,是个四五十岁带着眼镜的中年男子。“今天我们学习诗词三。”说着在黑板上用漂亮的楷书写到《月夜》杜甫,今夜鄜州月,闺中只独看。遥怜小儿女,未解忆长安。香雾云鬟湿,清辉玉臂寒。何时倚虚幌,双照泪痕干。写完之后用抑扬顿挫的声音朗诵了一遍,问道:“昨天要你们提前预习,谁知道大概这诗表达了什么?”知道的请举手。

        程晓羽没读过这诗,但大概能读懂是描述杜甫思念妻子的诗文。蒋文华扫了扫教室,说道“程晓羽,程晓羽是谁,起来回答下。”还没待程晓羽站起来,课堂上就是一阵哄堂大笑。

        程晓羽也不害臊站起来道“老师,我没举手!”

        蒋文华看见胖胖的程晓羽从最后一排摇摇晃晃的站起来,也忍不住笑了道“没事,就看看你是谁。你坐下吧!”高三分班,他是专带毕业班的语文老师,开学刚两个多月实在没记住这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学生。

        程晓羽在又一阵笑声中缓缓坐下。

        程晓羽面不改色的对扑面而来的嘲笑置若罔闻。蒋文华又点了语文课代表顾漫婷起来回答。顾漫婷是高三(2)班的班花,虽比不上苏虞兮的明艳动人,也是漂亮标志的江南灵秀女孩子一枚。顾漫婷显然是预习过课本用黄莺般袅袅的声音道“这诗诗人借看月而抒离情,着重描绘了夫妇离别之情和对儿女的思念之情。”

        蒋文华点点头挥手示意顾漫婷坐下道“说的不错,那么我们先一起朗诵一遍,在来一字一句的分析诗文,并简单介绍杜甫当时创作这诗的背景。”

        程晓羽跟着全班同学一起开始朗读这诗,有一种异样的情绪在心中漫延。

        曾经那些熟悉的场景不知不觉与眼前的一切重叠在一起,他悄悄转头望了望窗外,看见操场上有林星的人在跑圈,隐隐有清脆的哨声传来。朗朗的读书声伴随着和煦的阳光温暖了整个教室,天空中绵绵的云朵悄无声息的缓缓飘荡,泛着黄叶的香樟在微风中轻轻舒展身体,整个校园荡漾着微醺的青春气息。这样的时光平静而安稳的在课桌上流淌,翻旧了崭新的课本,翻旧了凌乱的笔记,翻旧了稚嫩的情书,翻旧了那细碎的年少时光

  http://www.3zm.net/files/article/html/21/21454/1080543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net。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