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孺子帝 > 第五百五十章 朕一人定夺

第五百五十章 朕一人定夺

        每到夜里,韩孺子从书案上抬起头稍稍休息一下的时候,眼中总会有东西一闪,似乎看到角落里默默地站着什么人。

        他想起那个叫孟娥的宫女,心中微微痛,不知是因为过于困惑,还是旧伤作。

        他现在批阅奏章非常快,大多是扫一眼,朱笔写下“阅”字,交给勤政殿处理,更多的时候,他伏案细读的是一部部史书。

        今天摆在桌上的书有些特别,是半部实录,记载着他登基以来的事迹。

        按惯例,皇帝不能看本人的实录,但这只是惯例,而不是明文律法,韩孺子现在可以做任何事情,史官们只是不出声地犹豫了两天,在第三天将尚未装订成册的实录乖乖送来。

        韩孺子知道自己不该这么做,可最近听到的一些传言,让他十分好奇。

        几年前的冬天,大楚定鼎以来最为强大的一股敌人闯进关内,直逼京城,皇帝亲率将士迎敌,涌现诸多大将、名将、猛将,殉难者众多,可皇帝本人赢得的名声远远出众人,甚至诞生了许多神奇的说法。

        崔腾的一条腿瘸了,神医也治不好,他在战场上曾经亲口承认,自己没杀过人,双手抱着装有父亲头颅的木匣,跟着樊撞山一路冲锋,战事平定几个月之后,他却改了说辞,声称自己手刃若干敌将,如何在尸体堆中救了樊将军一命。

        樊撞山当时晕过去了,又的确看到过崔腾紧随自己身后,因此信以为真,对崔腾极为感激,两人现在是至交,经常一块喝酒。

        就在十来天之前,韩孺子带着皇后回倦侯府小住,崔腾突然神秘兮兮地问皇帝:“京城夜战的时候,陛下挺高兴吧?”

        夜战时崔腾被留在了函谷关,没有参战,因此与普通人一样,对那一晚生的事情一无所知,偏又极感兴趣。

        韩孺子奇怪地说:“打战而已,四下里黑黢黢一片,有什么可高兴的?”

        “呵呵,别人黑黢黢一片,陛下眼前却是光明一片。我对天誓,绝不泄露天机,陛下跟我说说,天兵天将长什么模样?是穿金盔金甲吗?”

        韩孺子这才明白,那一战已经被神化,连天兵天将都出来了,于是他命史官送来实录,倒要看看史书中会如何记载。

        “帝乃率万骑夜袭敌营,彼时浮云遮月,目不见物,众将士皆失所在,唯帝如在白昼,领百骑纵马驰骋,所指必有敌军,时不逾刻,敌军必乱,往往如有神助。”

        实录还算严谨,没提天兵天将,用了“如有神助”四个字,可是与事实仍大相径庭,那晚很黑,但还没黑到“目不见物”的地步,韩孺子身边只跟着孟娥一个人,两人尽量避开混战,以求自保,根本没有带百骑冲向敌军。

        韩孺子清晰记得那一晚生的事情,从未改变。

        韩孺子余光瞥见一道身影,这回是真的,并非眼花,“有事?”

        张有才恭敬地说:“陛下,赵若素到了,还要见吗?”

        天已经晚了,韩孺子几乎忘了白天时曾经召见此人,“他又出城了?”

        “嗯,说是踏青去了。”张有才有些不满。

        “嘿,他倒逍遥自在,传进来。”韩孺子倒不生气,脸上反而露出一丝羡慕的微笑。

        赵若素“罪上加罪”的身份已被免除,但皇帝不封他官职,他也不愿意再入朝廷,心甘情愿留在倦侯府当一名小吏,闲暇无事,就去赏景弄诗,竟然有了几分文人的雅意。

        赵若素很快进来,颔下留着长长的胡子,向皇帝拱手行礼,而不是磕头。

        张有才更加不满,但是不敢说什么,搬来一张凳子,退出房间。他是中掌玺,宫中地位最高的太监之一,就连宰相也对他客客气气,只有这个赵若素的态度还跟从前一样不冷不淡,点下头就算表示感谢了。

        “陛下传我有事?”赵若素问,虽然客气,却不卑微。

        “今年大比可谓英雄辈出。”

        “这是好事,大楚需要他们。”

        “当然,可是有几位‘英雄’令朕略有不解,望你解惑。”

        “读书人的事情,不如问瞿御史。”

        韩孺子笑着摇头,“必须是你。”

        “陛下请说。”

        “申大形这个名字你有印象吗?”

        “这是前宰相申明志的小儿子。”

        韩孺子欣赏赵若素的就是这一点,此人不会对自己明明知道的事情加以掩饰,省去许多麻烦。

        “南冠美呢?你肯定更了解。”

        “这是南直劲的孙子,小时候就是有名的才子。”

        还有一个名字,韩孺子低头看了一眼,没有问出来。

        “这两人是今年的状元人选,朕看过他们的卷子,确实出类拔萃。”

        赵若素嗯了一声,知道皇帝的疑惑不在这里。

        韩孺子停顿片刻,继续道:“朕纳闷这两人为何会在今年参加大比。”

        “三年一选,应该是赶上了吧?”

        韩孺子摇头,“你熟悉朝廷的那套做法,朕所有感觉,朝中官员明显分为两派,各自支持一人成为状元。申明志致仕、南直劲殉国,都是多年前的事情了,朝廷还记得他们,这是好事,可是热情得像是在还债,就有些不同寻常了。”

        韩孺子极少直接参与朝廷事务,冷眼旁观,看得却更准。

        赵若素想了一会,“我与朝廷久已没有往来,只能凭空猜测,陛下要听吗?”

        “召你来,就是要听你的‘凭空猜测’。”

        “当年申明志致仕,进行得非常顺利,南直劲插手其中,这个我是知道的。我猜申明志之所以自愿交出相印,想必是从南直劲那里得到过承诺。”

        “给申家一个状元?”

        “申大形可有状元之才?”

        韩孺子寻思一会才道:“有。”

        “那就是了,南直劲不会随便许诺,必是了解其为人之后,才许以状元。”

        “既有此才,何必求托?”韩孺子问完之后笑着摆下手,表示不必回答。

        有状元之才的人不只一位,谁当状元都有可能,而且申明志要的大概也不只是状元,而是要让儿子进入朝廷之后能够一路顺风。

        “南直劲曾想一人承担所有罪过,也是为了给孙子要一份前程?”

        “还是那句话,南冠美若无状元之才,南直劲绝不会强人所难。陛下觉得群臣各有支持,或许不是还债,而是拉拢,有因此大家隐约都能猜到,这两人以后必定飞黄腾达。”

        韩孺子觉得赵若素说得有道理,“那就怪了,申明志从南直劲那里得到承诺,如今两人的子孙却同台竞技,必有一人失败,幕后人是怎么策划的?”

        “或许这恰恰说明没有所谓的幕后人,两子各凭实力参考,只是相关传言比较多,使得朝中大臣参与进来。”

        韩孺子笑了一声朕不必调查,更不必干涉?”

        “我只是给出一点猜测,并无真凭实据,一切仍由陛下定夺。”

        韩孺子大笑,“不愧是赵若素。城外的景致可好?”

        “极佳,可是百姓无心观赏,母子洒泪相别,令人伤感。”

        韩孺子脸色一沉,“你刚说过一切由朕定夺,不必再劝,朕心意已决。”

        “是,陛下。”赵若素没再说下去。

        韩孺子却要辩解几句,“神鬼大单于的势力虽然一直在衰落,但他还活着,此仇不报,大楚何以立威?还有塞北匈奴,一直三心二意,常派小股骑兵侵边,必须加以严惩。大楚如今已经缓过来了,先破匈奴,再灭神鬼,从此一劳永逸。”

        “陛下所言极是,只是我记得陛下的初心并非如此。”

        刚刚当上真皇帝的时候,韩孺子尽量避免开战,以给百姓休养生息的机会。

        “此一时彼一时,大楚既有余力,就不能再让外敌看轻。”

        “陛下说得对。”赵若素显出几份唯唯诺诺。

        “很晚了,你还是快些回家吧。”韩孺子意兴阑珊,出逐客令。

        赵若素走后,韩孺子独自坐了一些,相信远征势在必行,朝廷准备得非常充分,西方诸国也都在翘以待,以此为名,半路上突袭匈奴,两大强敌将能一块解决。

        “只需几个月。”韩孺子喃喃道,站起身,又看了一眼自己之前写下的三个名字,申大形、南冠美,还有一个罗世浮。

        杨奉的儿子也参加了今年的大考,文章极佳,是韩孺子心目中的状元,却不得大臣的喜爱,试官将他列为二甲进士。

        韩孺子将纸点燃烧掉,随后下楼回转内宫。

        慈宁太后不喜欢太多的规矩,皇帝三日一请即可,韩孺子今晚不用去请安,径去皇后的秋信宫安歇。

        淑妃邓芸正在秋信宫里等皇帝,她要告一状,“陛下得管管北皇子,他今天又将几个弟弟给打了。”

        韩孺子忍不住想笑,勉强忍住,正色道:“朕会管教他。”

        “真的管教,不是随便说几句,他已经不小了,该学些宫里的规矩。”

        “当然,朕正准备给他选一位严厉的师傅。”

        邓芸无话可说,向皇帝、皇后请安,告辞离去。

        “他人呢?”韩孺子问。

        “在另一间屋里,躲着不肯出来。”崔小君含笑道。

        韩孺子穿过客厅,推门进入另一间屋,屋子里很黑,一个小小的身影坐在床边。

        “你又打架了?”韩孺子严厉地问。

        小孩子却不怕,生硬地问:“母亲为什么要将我送来?她自己都不喜欢皇宫,却让我困在这里。”

        韩孺子走到床前,在儿子身边坐下,现有些事情比选择状元和大军远征还要困难。(未完待续。)

        :访问网站

  http://www.3zm.net/files/article/html/21/21263/1463617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net。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