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孺子帝 > 第六十章 宫门

第六十章 宫门

        

        

        来者不善,蔡兴海推开张有才,准备战斗,问道:“阁下何方高人,既敢拦驾,就报上名来。”

        身影等了一会,“花府教头桂月华。”

        蔡兴海心中一沉,他听说过这个名字,此人并非普通的江湖刀客,而是一位知名的高手。

        “鬼手桂月华。”蔡兴海叹了口气,“阁下是名满江湖的侠士,怎么也做起了谋逆弑君的勾当?”

        “有人甘当昏君爪牙,自然就有人替天行道,阁下也不像是寻常阉宦,何必为昏君卖命?”

        “陛下不是昏君。”张有才大声辩解道。

        月光洒下,韩孺子看到了桂月华的大致容貌,那是一名三十多岁的中年人,中等身材,脸色微白,胡须稀疏,更像是一名落魄的王侯,而不是武功高强的侠士,更配不上“鬼手”的称号。

        桂月华向前迈出一步,“陛下的保镖呢?还要在暗中躲多久?”

        韩孺子握住剑柄,问道:“俊阳侯派你来的?”

        “陛下明知故问。请陛下随我回宫,否则——我接到的命令是带不走活皇帝,死皇帝也可。”

        “俊阳侯效忠的是崔家还是淳于枭?”

        桂月华又迈出一步,“无关紧要。”

        “很紧要,淳于枭利用了崔家,很快还会背叛崔家,如果俊阳侯……”

        桂月华笑了,“陛下不会是想劝说我忘恩背主吧?”

        最后一个字出口,桂月华人影一晃,扑向皇帝。

        蔡兴海挥刀阻拦,短刀刚一动,胸前已被拳头击中,大叫一声,胖大的身体倒飞出去。

        张有才大惊,却来不及参战。

        桂月华一拳击飞蔡兴海,速度丝毫未减,眨眼间到了皇帝面前,伸手抓住那只握剑的手掌,抬头对月看剑,赞了一声:“不愧是宫中的宝剑。”

        韩孺子甚至没机会动一下,心中恼怒,厉声道:“放开朕。”

        “得罪了,陛下。”桂月华一猫腰,将皇帝横着扛在肩上,一手抓腿,一手仍然攥住握剑之手,大步向内宫的方向走去。

        张有才反应过来,嘴里大叫“放开陛下”,低着头猛冲过去,跑出七八步也没撞到东西,止步望去,愕然发现桂月华已在十几步之外,离得越来越远了。

        “快来救驾!不管你是人是鬼,快来救驾啊,再晚一会……”张有才不敢说下去了。

        被人扛在肩上的韩孺子又羞又怒,奋力挣扎,却感到全身阵阵酥麻,用不上劲,体内像是憋着一股浊气,凝滞不动,他早已养成习惯,不自觉地用上逆呼吸之法,却没有多大效果。

        “咦?”桂月华略吃一惊,不过皇帝还在自己掌握之中,他也就没太在意。

        桂月华很快走到路口,如果只是一个人,他有把握跳上宫墙,扛着皇帝,他不敢大意,于是转向北,要去与接应他的刀客汇合。

        偷袭悄无声息地到来。

        桂月华早有准备,他之所以独身来捉皇帝,就是为了引出那名暗中的高手。在幸存刀客的讲述中,埋伏者多达几十人,桂月华却是老江湖,当时就猜出对方只有一人,道理很简单,以那样的高手,再多一两人,刀客们也会全军覆没。

        桂月华不只是“鬼手”,还是“鬼脚”,前一刻尚在大踏步前行,下一刻已然飞起一脚,将飞来的暗器踢了回去,与此同时,将皇帝顺手放下,整个人蹿向阴暗的墙角。

        韩孺子全身酥麻感未消,晃晃悠悠地转了一圈才终于站稳脚跟,向墙角定睛望去,过了一会才看到有两团模糊的身影在交手,速度极快,声音却极小,夹杂在风啸中,几乎听不到。

        “啊……”有人叫了一声,两团身影消失了,交手不过五六个回合。

        韩孺子不明所以,左瞧右看,在北边隐约看到一道身影,另一道却怎么也找不到。

        “陛下!”张有才气喘吁吁地追上来,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惊讶地问:“桂月华呢?”

        “他……好像受伤了。”

        “怎么会?”张有才更是吃惊,压低声音说:“又是那个……鬼救驾吗?”

        “不用管他,去看看蔡兴海。”韩孺子越发确信暗中相助者必是孟娥,却不明白她为何隐而不现。

        两人转身往回跑,韩孺子初时还能感到阵阵酥麻,跑出十几步之后,身体恢复正常。

        蔡兴海身强体壮,吐了一口血,却没有死,正一瘸一拐地迎向皇帝,一见面就要跪下请罪,韩孺子扶住他,“快点离开这里。”

        张有才扶住蔡兴海另一条胳膊,三人向东行走,蔡兴海几度想要劝说皇帝抛下自己,可皇帝只是催他快走。

        叉路越来越多,蔡兴海只知道太庙的大致方位,不认得具体路径,为了躲避追兵,频繁地拐弯,心里越来越急。

        在不知道拐到第几个弯的时候,三人迎面撞上一队巡城宿卫。

        内宫里闹得天翻地覆,外面却维持着表面上的平静,一切规矩都没有改变,该巡视还是得巡视,韩孺子遇见的就是这样一支队伍。

        皇帝等人吃惊,对方则是大吃一惊,这片区域即使在白天也很少有人,深夜里突然出现三个大活人,实在是匪夷所思。

        “什么人?”一人喝问,十几名士兵呼啦散开,将手中长枪对准“闯宫者”。

        蔡兴海却很高兴,只要不是那些刀客,事情就好办多了,马上道:“放下兵器,我们是宫里的人。”

        蔡兴海还算镇定,没有立刻说出“皇帝”两字。

        士兵们疑惑不解,虽然没有收回兵器,却也没有立刻攻上来。

        “你们是谁?宫里的人怎么跑到外面来了?不知道入夜宵禁吗?”带头的军官说道。

        “别问那么多,立刻带我们去见值宿的主管。”蔡兴海严厉地说。

        士兵们越来越拿不准,虽然天黑,他们还是能认出两名太监的服饰,至于另一人的装扮就看不清了,既然扶着胖大太监,想必也是宫里的小太监。

        军官扭头对一名士兵说:“点灯。”

        皇宫禁卫巡查的时候通常不点灯,但是都带着灯笼和火石,随时能点燃照明。

        “不准点!”蔡兴海喝道,不想让一群普通士兵认出皇帝。

        太监的身份加上居高临下的语气,将对面的士兵镇住了,军官抬手示意属下暂不要点灯,“好吧,跟我去见新任中郎将大人。”

        韩孺子闻言一惊,“是俊阳侯花缤吗?”

        “好大胆,竟然敢直呼大人名讳,你、你是什么人?”军官底气渐消,越来越拿不准这三人的来历了。

        蔡兴海也是一惊,花府的桂月华刚刚劫持过皇帝,去见俊阳侯无异于自投罗网,“值宿的副将是谁?先带我们去见他。”

        “宫门郎刘昆升刘大人离此不远,要不然先去见他?”军官连语气都软了下来,反正他也没资格直接去见中郎将,不如将这三人送给宫门郎。

        “好。”韩孺子同意,参与皇太妃等人谋反计划的大臣只是少数,只要见到一名忠臣,事情就好办多了。

        士兵们调转方向,将三名“太监”护在中间,带他们去见上司,蔡兴海稍稍松了口气,张有才频频出列向后观望,总怕刀客再追上来。

        宫门郎不是什么大官,责任却很重,管理的区域出一点小错也是重罪,刘昆升早就心神不宁,觉得白天时中郎将更换得过于蹊跷,一听说东宫附近莫名出现三名太监,不由得大惊,立刻出屋查看。

        他一眼就看到了那名不同寻常的少年。

        守卫皇宫的普通士兵可能一辈子也见不到皇帝和嫔妃,刘昆升见过几次,那还是武帝和桓帝在位期间,所以他不认得当今天子,却能在黑夜中准确认出皇帝的服饰。

        “你……”刘昆升五十多岁了,身体不是很好,连惊带吓,一下子坐倒在地上。

        蔡兴海不顾脚疼,几步上前,扶起刘昆升,低声道:“进去说话。”

        刘昆升连连点头,请三名“太监”进屋,对护送的士兵严厉地说:“留在这里,谁也不准走。”

        众人听令,却免不了切切私语,最后一致得出结论:无人居住的东宫又闹鬼了。

        值宿的房间里还有几个人,都被刘昆升撵出去,然后转身仔细观瞧,片刻后心中再无怀疑,跪下磕头,“卑职刘昆升叩见陛下。”

        屋子里很简陋,只有一张床和几只凳子,桌上点着油灯,韩孺子没有坐,双手抱着太祖宝剑,对刘昆升说:“朕要出宫,你能帮忙吗?”

        刘昆升抬起头,“这个……陛下出宫可是大事,卑职、卑职做不得主……”

        “难道皇帝不能做主吗?”韩孺子心中着急,脸上却不显露,“俊阳侯谋反,他的圣旨是假的,根本没资格担任中郎将。”

        刘昆升早有预感,听到皇帝亲口说出事实,还是大吃一惊,寻思一会,问道:“陛下出宫是要见谁吗?”

        “朕要见外面的大臣。”韩孺子想找的是宰相殷无害,但是没有说出来。

        “宫中发生意外了?”

        “太后被奸贼劫持,朕要汇集群臣前去营救。”韩孺子知道许多大臣忠于太后。

        刘昆升将心一横,说:“既然如此,不用去找外面的大臣,陛下既已出宫,可以亲自免除俊阳侯花缤的官职,陛下一呼,内外宿卫谁敢不从命?”

        韩孺子觉得这也是一个办法,正在考虑,外面有士兵高声通报:“花将军到!”

        (求收藏求推荐)手机用户请访问m.3zm.net

  http://www.3zm.net/files/article/html/21/21263/1069105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net。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