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孺子帝 > 第五十三章 慈顺宫囚徒

第五十三章 慈顺宫囚徒

        

        

        皇宫里一大批太监和宫女入狱,不得不从外面调补人手,步蘅如等人就是这么进来的,皇太妃身边的侍者谁也不认识他们,莫名其妙地看着主人走了过去,心中的感觉就像是精心饲养多年的爱犬,突然从身边跑开,扑向了陌生人,摇头摆尾,呜呜叫唤,比对旧主还要亲切百倍。…≦

        皇太妃不是“爱犬”,她身上承载着实际的意义与利益,慈宁宫里有几名太监和宫女是从太子府跟过来的,尤其不敢相信眼中所见,其中一人大胆上前,“皇太妃,这些人……”

        皇太妃转身对旧侍者们说:“天降灾异,地动山摇,大楚江山不稳,我奉皇帝和太后之旨行事,你们无需惊慌,留守慈宁宫待命,胆敢私自外出者,杀无赦。”

        皇太妃带着皇帝和东海王离开了,身后跟着不知哪来的二十多名新太监,在外面关闭宫门,留下四人守在门廊之下,掀开衣服下摆,取出贴腿隐藏的短刀,尚未出鞘就已震慑人心。

        庭院里的数十名太监和宫女纷纷后退,心中惊骇比地震时还要强烈。

        小太监张有才跑到宫女佟青娥身边,低声说:“我觉得该是时候了。”

        “可陛下还没有说暗号。”佟青娥只觉得两腿发软。

        “陛下用眼神说了,你没看到吗?”

        佟青娥自从地震以来就心慌意乱,甚至不能肯定皇帝是否看过自己。

        韩孺子的确向佟青娥使过眼色,然后就被步蘅如等人架走,几乎脚不沾地,根本没机会开口。

        出离慈宁宫,皇太妃止步问道:“通往内宫的门户都守住了吗?”

        步蘅如点下头,“南、北、西三门都有人把守,不过得尽快拿到太后懿旨,才能不受怀疑。”

        “好。”皇太妃迈步走向太后的慈顺宫。

        东海王紧紧跟在她身边,“韩孺子怎么会知道咱们的计划?谁泄露了秘密?”

        “当然是你的好表妹,她当自己是真皇后,肯定要站在皇帝一边。”皇太妃想也不想地说。

        “嘿,臭丫头,在家就不听话,刚嫁人胳膊肘就往外拐,看我以后怎么收拾她。”东海王恨恨地说,心里还是有点担忧,“不会坏事吧,连他都知道了,太后会不会……”

        “不会。”皇太妃十分肯定。

        东海王稍稍安心,看了一眼被太监挟持的皇帝,“你怎么不说话?”

        韩孺子在路上一直沉默,甚至没有做出任何反抗,乖乖地跟着皇太妃行走,连他身边的太监都松开了手,“没什么可说的。”他不看东海王。

        “我早跟你说过,要学会讨好……”东海王闭嘴,前面就是慈顺宫,门口守着一群太监,至少有十五人。

        站在正中间的是太监左吉。

        韩孺子心中稍宽,他起码已经提醒过太后身边的一个人。

        一行人止步,皇太妃与左吉对视片刻,开口道:“左公可有疑问?”

        左吉的目光在皇太妃身前身后的新太监脸上一一扫过,侧身让至一边,“皇太妃请入慈顺宫,奴等守卫宫门。”

        皇太妃迈步往里走,韩孺子这回真的大吃一惊,盯着左吉,左吉也看着他,嘴角抽动露出嘲笑,马上抬起手按住脸上的伤疤。

        “左吉也被皇太妃拉拢过来了?”东海王兴奋地小声说,马上又生出几分不满,“你应该早点告诉我。”

        “随机应变,哪能每件事都告诉你?”皇太妃说。

        韩孺子恍然,原来让皇太妃提前动手的人就是自己,他挑拨左吉与皇太妃内斗,结果却适得其反,左吉干脆投靠了皇太妃——他一定对勤政殿内的受辱充满了怨忿,连太后也恨上了。

        或许这是太后的计谋,韩孺子怀揣最后一线希望,刚一进入慈顺宫内院,这希望就破灭了。

        院子里没有人,正房的门敞开着,太后站在门口,身边只有两名侍者,其中一个是王美人。

        韩孺子抢前一步,叫道:“母亲。”

        步蘅如拉回皇帝,韩孺子甩了一下胳膊,没有挣脱,停止反抗,向母亲点点头,王美人也向儿子点点头,露出一丝微笑,什么都没说。

        步蘅如带来的太监大都留在宫外,只有他和另外三人跟进来。

        东海王让到一边,面带微笑冷眼旁观,他不着急开口,而是要看一场好戏。

        上官氏姐妹二人互相凝视。

        皇太妃先开口,“你是什么时候知道的。”

        “刚刚。”太后的声音波澜不惊,倒像是早就料到会有这一幕,“左吉调走我身边的人,说是要禳灾,我就明白了,想来想去,整座皇宫里唯独你有这个本事。”

        东海王在一边不屑地撇撇嘴,因为很多事情都是他的主意,皇太妃只是执行者。

        “承蒙太后看得起。”皇太妃的声音也变得平淡,“那就不用我多说什么了,有劳太后拟几份懿旨。”

        韩孺子以为太后会做出一点反应,即使没有厉声怒斥,也该表现出激愤,可她没有,微点下头,居然转身进屋,似乎真要去拟旨。

        惊讶的反而是东海王、步蘅如等人。

        只有皇太妃没有显出意外,对韩孺子说:“陛下请,待会还要请陛下也写一道圣旨。”

        在太后的寝宫里,唯一的宫女已经吓得瑟瑟发抖,铺纸都困难,更不用说研墨,王美人接手,准备好一切,太后冲她点下头,表示感谢。

        步蘅如从怀里取出几张纸,都是写好的懿旨,要太后照抄,上前一步要送过去,却撞上太后严厉而不妥协的目光,步蘅如犹豫了一下,悻悻地退回原位,将纸交给皇太妃。

        王美人走过来,从皇太妃手里接过纸,送到桌面上,过程中对近在咫尺的儿子一眼没看。

        太后看着桌上的纸,迟迟没有伸手拿笔,扭头问道:“究竟是为什么?我实在想不出哪里亏待过你。”

        皇太妃冷冷地说:“你杀死了我的儿子。”

        “难道你忘了,当初你是自愿服药。”

        “不是那个没出世的孩子,是思帝,我把他从小养他,是他真正的母亲,你不配。”

        太后的眉毛慢慢竖起,“怀胎九月的是我,不是你。而且我也没杀他,我为什么要杀死自己的孩子,立别人当皇帝?”

        “因为思帝发现了你的秘密。”

        “那是咱们的秘密。即便如此,我也不可能杀他。”太后的声音里终于显出几分激动。

        东海王劝道:“都是过去的事情,争不出结果,还是先写懿旨吧,待会皇太妃还得去勤政殿见大臣呢。”

        太后的目光仍然紧盯妹妹,“崔家就是祸根,你知道得很清楚,可还是投向了那个贱人。”

        “你是在说我母亲吧?”东海王瞪起双眼,“太后,为您个人着想,从现在起还是对我母亲客气些比较好。”

        “多说无益,请太后拟旨。”皇太妃也不想再争了。

        太后轻叹一声,拿起笔,照着太监提供的内容书写懿旨,将勤政殿听政的权力暂时让给皇太妃,她本人则要留在宫内斋戒祈神。

        东海王故作轻松地说:“这场地动来得真是太及时了,比咱们原定的放火计划要完美多了,步蘅如,你们不是会望气吗?事前怎么没预料地动?”

        步蘅如笑道:“天机不可泄露,师父昨夜当机立断,决定提前起事,不就是预料吗?”

        东海王也笑了。

        听到“望气”两个字,韩孺子想起一个人,忍不住开口道:“你是齐国淳于枭的弟子?”

        步蘅如笑着点头,“正是,连陛下都知道我师父的名字了。”

        东海王冷冷地纠正,“他很快就不再是陛下了。”

        太后写完几份懿旨,扔下笔,转身走到一边,王美人紧紧跟随,寸步不离。

        韩孺子觉得这是母亲对他的暗示:宁可站在太后一边,也不要向皇太妃和崔家屈服。

        轮到他写圣旨了,步蘅如又取出一份写好的纸张,自己铺在桌面上,顺便收走太后懿旨,看了一遍,很满意,交给皇太妃。

        韩孺子粗略地看了一遍写好的文字,那是一份罪己诏,表示皇帝要为地震负责,连续斋戒十日,以观后效,如果还有更多灾异降临,则愧对列祖列宗云云,这是一个暗示,表明皇帝有可能因为天谴而退位。

        太后没有反抗,他也没必要,于是照写无误。

        皇太妃有了一切必要的旨意,太后的玺章就在她手里,只差皇帝的圣旨要由景耀盖印,“我去勤政殿,你们留下。”

        东海王不太放心,“等等,最后再顺一下,景耀那边没问题吧?”

        “没问题,他被说服了,唯一的要求就是事后除掉杨奉。”步蘅如答道,许多事情是由他负责的。

        “太后身边的那几个高手呢?尤其是孟氏兄妹,必须尽快除掉。”

        “他们都被我师父引出京城了,活不过今晚。”步蘅如肯定地说。

        东海王想了一会,“最多三天,我舅舅就能赶回京城,到时候……诸位努力,朕会记得你们的功劳。”

        东海王开始自称“朕”了,皇太妃和步蘅如却没有下跪行臣子礼,只是微微鞠躬。

        皇太妃离去,步蘅如和另外三人守在门口,东海王找地方坐下,目光在几名“囚徒”身上扫来扫去,最后看向太后,“老实说我一直挺担心,以为会有波折,结果连老天都帮助我,呵呵,你没有我想象得那么厉害。”

        太后坐在正中的椅榻上,冷淡地说:“波折如果在这里发生,我这个太后就白当了。”

        东海王大笑,“你以为勤政殿里的大臣会帮你吗?他们才不管谁是太后,而且根本就不会知道内宫发生的事情。”

        话是这么说,东海王还是有点不安,扭头对门口的步蘅如说:“这三人都会武功吧,他们留下就行,你去勤政殿帮助皇太妃。”

        出乎东海王的意料,步蘅如居然摇头,“不行,我的职责是留守慈顺宫。”

        “你的职责?”东海王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我的命令就是职责!”

        步蘅如不为所动,韩孺子一直站在桌前,这时道:“东海王,你还没明白吗?你跟我们一样,也是囚徒。”

        (三江票说明如下:在电脑端投票,手机可选“电脑版”,进入起点页面,左上方有“三江”字样,点击进入,页面右侧有“点击领取”图标,点击,如果符合要求的话,就能得到一张票。页面下拉,能看到《孺子帝》的封面,点击投票即可。三江票每日可投一张,到4月24日下午14时结束。希望大家都能投下票,票数最多的作品下周好像还有一个推荐。谢谢。)手机用户请访问m.3zm.net

  http://www.3zm.net/files/article/html/21/21263/1068261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net。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