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孺子帝 > 第八章 十步之内

第八章 十步之内

        “‘我想吃肉’,这是什么意思?”东海王茫然不解,将屋子里的人挨个打量一遍,最后看着皇帝,突然明白过来,孺子背着他改变了“衣带诏”的内容,怒意瞬间将谨慎从心里踢了出去,猛扑过去,大声叫道:“你敢耍我!”

        景耀年纪虽大,手脚却很利索,急忙拦腰抱住东海王,厉声斥道:“东海王自重,这里是皇宫!”

        东海王心中一惊,知道自己犯下了大错,态度立刻软下来,“对不起,我一时……请陛下原谅……”

        韩孺子微点下头,表示不在意。

        “这真是那张纸条吗?”景耀还有疑惑。

        “陛下昨天留下的墨宝不少,一对字迹就知真假。”杨奉小心地将纸条收起,太后已经相信,其他人的看法并不重要。

        “你怎么得来的?”

        “元大人主动交给我的。”杨奉平静地说。

        礼部尚书比预估得要“聪明”一些,景耀恼羞却不敢成怒,面红耳赤地说:“斋戒很快就会结束,陛下吃肉的日子多着呢,这点小事何必向外臣述说?”

        “在宫里我很难找到说话的人。”韩孺子走回床边。

        景耀和左吉互视一眼,都不知道该怎么接这句话,各自嗫嚅几句,齐声告退,东海王盯着皇帝不放,直到听见景耀的催促,才生硬地告辞。

        杨奉留在原处没动,已经退到门口的三个人又都停下,不想将皇帝单独留给老奸巨滑的中常侍。

        “奉太后的旨意,从今天起,由我来服侍陛下。”杨奉说。

        三人再不停留,匆匆离去。

        杨奉走到床前,“你很聪明,没有真写什么密诏,你也很幸运,太后宽宏大量,觉得这只是小孩子的胡闹,不想过分追究。”

        韩孺子抬头问:“我差点害了许多人,是吗?”

        “陛下多虑了,皇宫内外、朝堂上下,每个人都有自保之法,需要陛下保护的人也就是不值得保护的人。”

        韩孺子想起那两名挨打的太监,他们的自保之法就是惨叫。

        好不容易见到杨奉,有些事情他想问清楚:“当皇帝究竟有什么好处?东海王那么想当皇帝,你们不同意,我从来没有过这种想法,你们却非将我推上来,听说我的祖父武帝在位时,一怒而流血千里,到了我,甚至不敢承认自己的生母。”

        杨奉上前一步,有些话本不应该说出口的,可皇帝的某些特质打动了他,杨奉愿意冒一次险,“你想知道什么是皇帝?”

        韩孺子犹豫着点点头。

        “武帝一怒流血千里,可千里之外还有千里,大楚的军队从来没能穷尽天下,而且武帝也有身边的烦恼,三易太子、七诛重臣,内宫宠废不可胜数,武帝一生中至少遭遇过五次危难,三次在微服途中,一次在朝堂,还有一次就在皇宫里。”

        韩孺子双眼发亮,“母亲从来……我从来没听说过这些故事。”

        “这不是睡前故事。”杨奉的语气严厉起来,“我在告诉你一个道理。”

        “再厉害的皇帝也有不顺心的时候?”韩孺子猜道。

        杨奉冷冷地说:“我在告诉你真正的皇帝是什么样子,最真实的样子,不是所谓的饱学鸿儒所宣称的那一套。”

        韩孺子想了一会,喃喃道:“千里之外,皇帝管不着,十步之内,皇帝与普通人无异,所以皇帝的权力只在十步以外、千里之内……而我,被困在了十步之内。”

        这个孩子很聪明,如果处境稍好一些,杨奉有把握将其培养为一代明君,可眼下的状况却只允许他纸上谈兵。

        “怎么才能打破困局?”韩孺子抬头问。

        杨奉摇摇头,“没有办法,时也,势也,古往今来多少英雄豪杰,只因生不逢时而终生默默无闻,陛下还是安心休息吧。”

        杨奉退下,他用不着在夜里服侍皇帝,更用不着手把手教皇帝一切。

        韩孺子躺在床上,有人进屋,吹灭灯火,合身倒在窗边的小榻上。

        “十步以外、千里之内。”韩孺子揣摩杨奉的话,心想自己的“时势”不知会不会到、什么时候才能到,突然心中一动,杨奉有些话没有明说,既然十步之内都是普通人,自己为什么不能在十步之内做点什么呢?

        他侧身望向椅榻上的模糊身影,发现自己这些天来只顾遥望太后与权宦,忽略了身边的太多细节,“咳……你叫什么名字?”

        黑暗中一片安静,新侍者似乎吸取了前两名太监的教训,不愿与皇帝交谈,过了好一会,终于有一名女子开口:“我叫孟娥,有事吗?”

        这声音冷冰冰的,既不自称“奴婢”,也不口尊“陛下”,比前来兴师问罪的景耀、左吉还要显得无礼。

        韩孺子在“十步之内”的第一次尝试就碰上了强硬的对手,他努力回忆这名宫女的相貌,却怎么也想不起来,这些天里来来往往的人太多,又都是同一副神情,实在不好辨认。

        “那两个人怎么样了?”

        “哪两个人?”

        “因为我而挨打的那两个人。”

        黑暗中的孟娥沉默了一会,“他们罪有应得。”

        “如果真有罪的话,我的罪过也更大。”

        “尊卑有别,贵贱有差,既然分出了主人与奴仆,就不会有一样的罪过。”

        韩孺子本想争取身边宫女的好感,结果却被对方说得哑口无言,孟娥一动不动,好像马上就睡着了。

        次日一早,韩孺子终于见到孟蛾的真面目,她看上去二十岁左右,个子比十三岁的皇帝高不了多少,相貌不丑,也绝对称不上美丽,神情呆板,与宫中的其他人没有区别,韩孺子根本不记得她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服侍自己的。

        年轻的皇帝没有被这次失利所挫败,反而下定决心要关注“十步之内”的所有人,但是要避免写“密诏”时的错误,绝不能再连累别人。

        很快他就发现,身边的太监与宫女并非千人一面,在呆板的神情后面,隐藏着每个人的小心事:捧冠的老太监时不时偷瞧一眼捧衣的宫女,捧衣的宫女悄悄关注着捧佩饰匣的同伴……孟娥也在这互相监视的链条之中,只是地位稍高一些,没人敢与她对视。

        杨奉没有参与这些小游戏,他等在门外,谁也不看,时间一到就护送皇帝去拜见太后、参加演礼,几乎寸步不离。

        一开始,韩孺子以为这些人相互间矛盾重重,前去与礼部官员汇合的路上,他突然明白过来,太监与宫女们其实是各为其主,彼此忌惮。

        礼部尚书今天没来,由一位侍郎代替他的位置,他时刻与皇帝保持着距离,能不开口尽量不开口。

        下午的斋戒倒还正常,杨奉没有跪在门口,按规矩守在门外,从不进来打扰皇帝与东海王。

        东海王对此非常意外,足足等了一个多时辰才开口说话,“真是奇怪,居然没人监视咱俩。”

        韩孺子没吱声,也没回头。

        东海王咳了两声,终于忍不住说出心里话,“不是我告的密,是你自己太不谨慎,露出了马脚。不过你这一招够坏的,‘我想吃肉’,你想试试礼部尚书值不值得信任,对吧?嗯,真是谨慎,谨慎得有点过头。”

        韩孺子对东海王的最后一点信任早已消失,可这个人就在十步之内,他不想发生争执,于是说:“反正这事无论如何也做不成。”

        “如果你胆子再大一些,没准礼部尚书昨天就能采取行动,你却写了一句‘我要吃肉’,大臣们当然不会认真对待。敢冒险才有收获,像你这样,永远也熬不出头。”

        “本来我就没想‘出头’,现在不比从前更差。”

        “现在的你随时会掉脑袋!”东海王对皇帝的镇定感到不可思议,可是一想到自己早先的威胁都没对皇兄产生过效果,也就释然了,“我明白你的意思,你们母子从前过得真是……太惨了,没有王号、没有师傅,比普通的宗室子弟都不如。要我说,太后一定非常憎恨你们母子,她甚至不愿见你的面。”

        “你见过太后?”

        “从前见过,她可不是简单人物……”东海王将声音压得更低,“只要有她在,父皇的目光从来不会看向任何人,据说她会——巫术。”

        提起“巫术”两个字,东海王自己先被吓着了,老老实实地跪好,喃喃道:“没准咱们在这里说话,她都能听到,要不然她就是被自己的巫术伤着了,所以躲起来不敢见人。”

        韩孺子不太相信巫术,稍稍侧身,看着东海王,纳闷地说:“为什么太后让你当我的侍从,还允许咱们单独相处呢?”

        “为了羞辱我和崔家呗。”东海王愤愤地说,毫不掩饰对太后的恼怒和对皇位的觊觎。

        韩孺子并不这么想,甚至怀疑东海王是在装傻,反正他若是东海王的话,就一点也不着急,崔家既然是大族,绝不会轻意向太后屈服,东海王还有机会。

        “咱们还得想办法对付太后,这回传信给我们崔家的人。”东海王猜不到皇帝的想法,兴致勃勃地提出新建议。

        “不。”韩孺子干脆地拒绝,“我不想对付任何人,尤其不想对付太后,如果在皇位上待不久,那也是我的命。”

        韩孺子转回身,东海王一脸惊讶地看着他,片刻之后,露出极度愤恨的神情。

        晚餐多了一道菜,入口之后颇有肉味,韩孺子很意外,他还在斋戒期间,是绝对不能接触荤腥的,嚼了几口才发现是香菇,看来他的抱怨还有点用处。

        餐后,韩孺子利用一切机会与身边的太监或宫女交谈,结果收获甚微,他们对皇帝的性格转变感到困惑,很快就变得警惕,尽可能不做回答,不得不开口的时候,也要再三斟酌,那些话不像是说给皇帝,倒像是希望转达给不在场的某人。

        大家从皇帝这里感受到的不是亲切,而是压力。

        杨奉进进出出,听到了一些交谈,没有反对,也没有趁机提出建议,他就像一名三心二意的放牧人,偶尔过来看一眼牛羊是否还在原处吃草,然后就去忙自己的事情。

        一整天下来,韩孺子疲惫不堪,全部所得只是寥寥几句回答,他的十步之内仍然是一片荒芜。

        夜里躺在床上的时候,韩孺子回想一天的经历,发现自己并非一无所得,起码了解到一件事情:皇宫里并非只有太后的势力,在他的身边就有暗潮汹涌。

        可这对眼下的皇帝没有帮助,他掌控不了十步之内,更没有找到对自己有利的“时势”,直到晚上将睡的时候,一件小事给予韩孺子一些信心。

        当时他已经快要睡着,窗下突然传来宫女孟娥的声音,“我问过了,那两个人被送去疗伤,死不了。”

        韩孺子的睡意一下子没了,他关心那两名太监的生死,却没到时刻萦怀的程度,他感到高兴,是因为终于有人正面回答他的问题,十步之内的一滩死水总算稍微动了一下。

        (求收藏求推荐)

  http://www.3zm.net/files/article/html/21/21263/1065977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net。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