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醉迷红楼 > 第一千零二十一章 烦人鬼

第一千零二十一章 烦人鬼

        神京都中的纷纷扰扰,并没有影响到数千里之遥的西域。

        贾环的到来,又进了些食物后,薛宝琴的脸色好看了许多。

        薛姨妈说的没错,论颜色,薛宝钗是比不上薛宝琴。

        虽不像林黛玉那一双似蹙非蹙眷烟眉,也不如白荷那双倾国颜色的明眸,薛宝琴的眉眼都是最寻常的美人标配,柳叶眉,杏儿眼,腻脂鼻,樱桃口。

        但是,她的每一部分,都精致到了极致。

        多一分少一分,似都不美了。

        完美的有些不真实……

        做这样女孩子的男人,其实要承受一些心理压力的。

        若是在前世,贾环甚至连正视这种女孩子的勇气都没有,尽管他可以在网络上指点江山,点评各路美女,嫌胖厌瘦,但那也只是在虚拟世界中……

        但是今生,他已经活的够精彩了,有足够的底气,去正视甚至俯视前世踮起脚都仰望不到的存在。

        包括美人。

        对于薛宝琴,他现在自然谈不上什么感情,只是很喜欢她的美貌,以及她不似这个时代女儿家该有的经历和眼界。

        至于感情,贾环倒不愁。

        自会日久生情……

        见董明月和薛宝琴叽叽喳喳,很是兴奋的商量明日谈判时可能出现的场景,贾环在一旁笑吟吟的看了许久。

        美色养眼。

        直到看的薛宝琴俏面粉红,眼眸似水,董明月没好气的瞪过来,贾环才打了个哈哈,道:“明月,咱们该走了,琴儿要休息了,明儿还有正事。”

        薛宝琴闻言,眼中流露出浓浓的不舍。

        董明月也从没和同龄女孩子聊的这么尽兴过,虽然当年在白莲教,她身为圣姑,身边也有同龄侍女。

        可那些被白莲教义洗脑小女孩子们,连说话都是战战兢兢的,开口“圣姑”闭口“圣姑”,不敢逾越身份半分,又如何说得了话?

        后来进了贾家,因为身份缘故,不便与外界交流。

        本来应该可以有个好闺蜜,可因为她要逼贾环练功,每日里提溜小鸡似得将贾环从被窝里提溜出来,惹得白荷对她好大的意见。

        如此一来,非但没成了闺蜜,反而成了一辈子的对头……

        至于小吉祥……

        吉祥姐思想有些太超前,思维有些太跳跃,连董明月都hold不住,所以,董明月长那么大,还没交过一个闺蜜……

        如今,好不容易有一个愿意亲近她,更重要的是,能够说的来的女孩子,董明月还真有说不完的话。

        薛宝琴自幼去了好些地方,四处游玩。

        董明月当白莲教圣女那些年,一样天南海北四处“传教”。

        只谈当年去过的各地风土人情,就够她们俩从年初说到年尾。

        常有谈起都去过的地方,两人更是愈发热火朝天。

        此刻,董明月竟不想回自己的营帐了,便对贾环道:“环郎你自去休息吧,我今日在琴儿处歇息就是。”

        薛宝琴杏眼弯起,笑着连连点头。

        她一个人孤身处于军营中,总有些不踏实的感觉,能有一同样的人陪伴,总会安心许多。

        尤其是,今日看到血流成河,碎尸横飞的景象。

        见她笑的这样高兴,贾环刚想埋怨的话也没说出口,只是调笑道:“那成,只是明月……你可不要忘了岳丈交给我们的大事!”

        语气严肃郑重,好似多严重一般。

        董明月都愣了愣,可反应过来后,却猛然羞红了脸,狠狠的啐了口。

        原本还没反应过来的薛宝琴,终于猜想到了什么,也直感觉脸上烧起了火,一双杏眼里满是嗔怪之意……

        贾环不要脸,非但不羞,还得意的哈哈大笑,对薛宝琴道:“琴儿,你先转过头,我有一件重要的事要对你明月姐姐说。”

        薛宝琴先是一怔,却没有反对,转过头又在纳闷。

        若是重要的事要防备她,那也应该让她出去才对。

        转过身,只能看不到,却可以听到啊……

        正在薛宝琴纳闷之际,忽然,她听到了一阵细碎的声音……

        “吱吱……嘤……嗯……”

        薛宝琴的脸忽然红了起来,而且,丝毫没有停止的迹象,越来越红。

        从脸红到耳朵,又红到脖子……

        他们竟然……他们竟然在……

        蓦然,薛宝琴脑海中,又浮现出当日撞破贾环与薛宝钗好事时,看到的那杆威风凛凛的大秦戟!

        老天爷!

        心中娇呼一声,薛宝琴觉得连坐都坐不稳了。

        “好了,琴儿妹妹还在……”

        一道媚到骨子里的低低声音,让薛宝琴几乎不敢相信是飒爽的董明月发出的。

        这对狗男女!

        薛宝琴心里不知怎地,忽然想到这个词。

        随即又赶紧摇摇头,暗自自责,她怎能这样想……

        正在神思间,忽然感到脸上被人“啄”了口,薛宝琴陡然一惊,清醒过来,微微仰首转头看去。

        可这个角度,转过头去,正巧,一张樱红小口,对上了某人的臭脸……

        “呀!”

        叫的人却不是薛宝琴,她已经完全怔住了。

        这般叫的人,竟是贾环。

        他一脸受惊的惊呼了声,看着薛宝琴质问道:“琴姐姐,你在做什么?你怎么能这样对我?我还是个孩子啊……”

        “噗!”

        本来羞愤欲绝的薛宝琴听完之后,一口喷笑出来,然后搂住坐在一旁瞪贾环的董明月笑个不住。

        我还是个孩子……

        哈哈哈!

        董明月一边也是好笑不已,一边对还在耍宝的贾环嗔道:“没事就快走吧,真真是……不害臊!”

        还孩子呢,昨晚那是孩子能做的事吗?

        贾环嘿嘿笑了两声,弯腰抱了抱董明月,又抱了抱薛宝琴,转身离去。

        薛宝琴忽然觉得,即使在这冰冷肃杀的军营里,有董明月这样温柔干练的人作伴,还有贾环这么有趣的人相陪,也不算太辛苦……

        以后的家里,会不会也是这样有趣?

        到时候,兴许就不用他离开了呢……

        ……

        “环哥儿,泽辰找你。”

        出了辎重营,贾环便遇到了韩大。

        如今,宁泽辰就被隐藏在他的亲兵队伍内。

        他的身份,还见不得光……

        贾环闻言,便与韩大一同前往了安置诸将亲兵的亲兵营。

        “怎么了,泽辰?”

        贾环没有见外,但也不是对寻常亲兵那样的语气,很平常,却也亲近。

        宁泽辰吸了口气,沉声道:“环哥儿,我想离去了。”

        “嗯?”

        贾环闻言一怔,随即脸色有些难看,道:“可是有人为难你?”

        宁泽辰忙道:“这是什么话?环哥儿,韩大韩让他们,都是对你忠心不二的人,你这般说,可就不合适了……”

        贾环哭笑不得道:“我受教了,不过我说的不是他们,是与我随行的那些衙内。”

        宁泽辰道:“他们哪里见得到我……是这样,大秦和厄罗斯正在大战,总会有些厄罗斯残兵逃窜。所以,我想现在出去,收揽一些。

        这样,日后那些人就更不会怀疑我与你有瓜葛。

        他们只会怀疑,我成了厄罗斯的走狗……”

        “泽辰……”

        贾环面色动容,却有些不知该说什么。

        宁泽辰反而洒脱了许多,他似乎都看开了。

        宁泽辰拍了拍贾环的肩膀,轻笑道:“父债子偿,天经地义。”

        贾环皱眉道:“泽辰,宁叔没有亏欠一分一毫,是我贾家亏欠宁家。”

        宁泽辰笑着摇摇头,道:“先荣国连亲子都没传授的《天山折梅手》,却传给了我爹。我以前一直都想不明白,我爹为何会隐秘供奉一座先荣国的灵位,还以先父尊称。如今却明白了……”

        贾环闻言,叹息道:“我祖父那般对待宁叔,想来也是看破了他重情重义的血性。但是,祖父绝没想到,会有今天这般局面。泽辰,还是那句话,宁家没有亏欠我贾家之处,是我贾家亏欠宁家。”

        宁泽辰笑着摇摇头,道:“不说这些了,太婆妈。事情就这样定了,我明早就走……”

        贾环想了想,道:“如此……泽辰,走,我带你去见几个人。日后,你们可以相互照看着。”

        ……

        “岳父,天涯还有玄武千户,这是宁泽辰,其父宁至。以后,泽辰也留在西域,替我做事。”

        一处秘密营帐内,贾环将宁泽辰介绍给一群见不得光的人……

        天涯依旧白眉白发,如今的气色并不算太好。

        眉眼中,留有一股大难不死后的戾气……

        他真的很幸运,能够提前未雨绸缪,从黑冰台逃了出来。

        自隆正帝掌控大权以来,如果说在官场上掀起的清洗是秋风秋雨般清冷,那么在黑冰台中的清洗,只能用腥风血雨来形容。

        那不能叫清洗,那叫血洗。

        这种秘密机构,连收编都不需要,因为谁也不知道,其中哪些人是太上皇的死忠……

        又逢疯狗一般的朱正杰,所以,曾经天涯认识的旧人,几乎都已经不在了。

        若非有贾环死力相保,朱雀王焱,也不是只退休就能幸存下来的……

        如此,纵然天涯逃得性命,苟延存世,可心底里还是有一股怨气。

        他们知道身为黑冰台的番子,是见不得光的。

        可他们为了赢秦出生入死,多少人死的不明不白,到头来,却因为权力倾轧而被血洗。

        这让天涯以为,他们之前的作为,都成了笑话。

        因此,对于贾环身边总是出现见不得光的人,天涯心里没有一点违逆之感。

        相反,许是同为天涯沦落人的缘故,他还有几分亲近,拱手示好。

        宁泽辰点了点头……

        白佳人气色苍白,但周身气息,却愈发深厚。

        她眉眼间的目光,总是和董千海碰在一起。

        但也只是一凝,便又分开。

        她没有开口,只轻轻颔首。

        至于董千海,倒是多看了宁泽辰两眼。

        他是深知内情的,对于宁至那般做法,虽然未必赞成,但对他有情有义之举,还是颇为佩服。

        若非是“反面”角色,这种义事,当应流传千古!

        贾环将宁泽辰的请求说罢之后,众人又是一阵侧目。

        白佳人忽然开口道:“我们也一起离开吧。”

        天涯忙点头,道:“我的本事,还是能帮得上宁小哥儿的。”

        唯有董千海,面色复杂。

        他虽然也想一起离开,可是,他还要保护贾环。

        贾环看出了他的犹豫,心里好笑,这么大个大高手,连个恋爱都不会谈。

        他也曾想开导开导这个岳父,结果差点被胖揍一顿,也就不再多管闲事了,让他继续去当单身汪吧……

        贾环笑道:“岳丈,你若想一起离去,就一起去吧。”

        董千海深深的看了眼垂着眼帘的白佳人,却摇头道:“我还要保护你,直到战争结束。”

        贾环笑道:“战争就快结束了,厄罗斯人派人来要求谈判。我估计,再打一两次,差不多就结束了。”

        董千海闻言眼睛一亮,不过还是道:“这一两次,却是要见真章的。我若这个时候走了,明月要闹……”

        贾环道:“我总不能一辈子被岳父护着,况且是在军阵中,不是江湖仇杀。就算真被杀了,也只能算天命不济。不过,我以为我不会那么倒霉……”

        “那明月乖囡那里?”

        董千海用一种期待的眼神,看向贾环。

        贾环哈哈大笑,道:“看在岳丈对小婿这么好的份上,我帮你说情。不过岳丈,你要加快速度了,不能等外孙都有了,还没给他找到姥姥……哎哟!”

        “我给你找姥姥!”

        董千海怒声道,眼睛却看向了一旁的白佳人,与佳人的眼神相对后,竟又主动分开……

        贾环看着,差点没把肚子笑破。

        还半步天象呢,在感情界就是个怂货!

        不过他却不敢再挑衅董千海了,正色道:“岳丈,泽辰毕竟还年轻,又身处恶劣之处,还希望你们能多照看他一二。”

        董千海瞪了贾环一眼后,“嗯”了声。

        贾环却又一拍头,道:“我同您说做什么,用不了多久,你也要返回都中,日后还要亲自教导我和明月的孩子呢。”

        说罢,转头对白佳人道:“岳母……哦不,玄武千户……”

        白佳人抽了抽嘴角,脸上一阵红意闪现,随即清冷道:“宁侯有何事吩咐?”

        贾环道:“泽辰还需要岳母……哦不,需要白千户多照看一二。”

        饶是以白佳人清冷的性子,还是忍不住瞪了“烦人鬼”一眼,哼了声,不过到底还是点了点头。

        贾环哈哈一笑,道:“如此,在下就多谢了,告辞!”

        ……

        (未完待续。)

  http://www.3zm.net/files/article/html/21/21036/1465117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net。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