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醉迷红楼 > 第一千零二十章 结党营社

第一千零二十章 结党营社

        大观园,蘅芜苑。

        虽然蘅芜苑内没有竹林松柏,华盖榕树,但也遍布叶蔓绿荫。

        因为在大山之阴,有巨石围护,所以冬暖夏凉。

        莺儿坐在庭院内的一张小杌子上,就着月色和游廊下淡淡的灯光,打着络子。

        偶尔抬起头,回望上房,透过月儿窗,便可以看到,薛姨妈与女儿正在挂着清凉宫纱的碧莎橱内话家常。

        也不知说了些什么,姑娘满是嗔意的看了薛姨妈一眼,羞红了脸。

        莺儿抿嘴一笑,她知道,定是太太又在劝姑娘待姑爷柔顺些,放下身段,小意些,好早点生下长子……

        嗯?

        怎么回事,姑娘的脸色怎么又难看起来了?

        莺儿担忧的望着,却猜不透薛姨妈和薛宝钗到底在说什么……

        “妈,薛家嫡支长幼两房,就我和琴儿两个女孩子,都要入了贾家门儿,还……还都不是正室,这如何使得?”

        薛宝钗万万没想到,薛姨妈能想出薛家姊妹两人一起固宠的主意。

        这简直……

        偏偏身为女儿,她又不能指责薛姨妈,只好讲道理。

        薛姨妈叹息道:“你当我就不要这个体面?可是,琴丫头的心,你当真不知道?”

        薛宝钗闻言一滞,随即坚定道:“她还太小,一时糊涂了也是有的,等她回来,就想法子给她说亲。”

        薛姨妈皱眉道:“你容得下其她人,为何偏容不下你妹妹?有她帮衬着你,岂不更好?她颜色好,又听你的……”

        “妈!”

        薛宝钗实在听不下去了,道:“家里面哪有那些乱事?环哥儿最见不得在家里勾心斗角,结党营社的事,哪里能做?”

        薛姨妈冷笑道:“你也是糊涂了,若无结党营社,你当林丫头常与小吉祥、白荷她们耍什么?还见天儿的拉拢云丫头。

        如今更是来了个公主,你也和她打过交道,难道就看不出,那位公主最喜欢林丫头?

        她什么样尊贵的人物,为何拉拢林丫头?不就是因为环哥儿最喜爱林丫头?”

        薛宝钗闻言,面色连变……

        薛姨妈趁热打铁,继续道:“你道环哥儿为何最喜爱林丫头?男人,哪有不爱色的?林丫头如今出落的愈发颜色好了,以前病怏怏的,如今也被幼娘调理的好好的……

        虽然你也是好的,可环哥儿更喜欢林丫头那样的。

        家里女孩子那么多,难道你就看不出,环儿最喜欢颦儿?

        可咱家的琴儿的颜色却不输给她!

        傻女儿,你别看现在家里和和气气的,那是因为你们都还没有孩子。

        等再过几年有了孩子……

        你们自己可以不在乎得失,可当娘的,还有不为自己子女打算的?

        你姨娘为何非要和环哥儿还有他娘斗?

        她又岂是为了她自己?

        若是为了她自己,前些年,你姨丈那样偏宠环哥儿他娘,你姨妈也不过是随她去罢了。

        还不是见到环哥儿出息了,她才为宝玉担忧起来!”

        薛宝钗眉头微蹙,道:“姨妈左右是想偏了,环哥儿何时会欺负宝兄弟?”

        薛姨妈笑道:“可见你还是没长大,却不知,大树下是长不成大树的道理。

        贾家就这么大,全都让环哥儿占了,宝玉以后如何为官做宰?”

        薛宝钗实在忍不住,嗤笑了声,道:“宝玉为官做宰?”

        薛姨妈叹息道:“你还没儿子,不是过来人,不晓得这个理儿。在当娘的眼里,只有自己的儿子才是最好的。”

        薛宝钗闻言,顿时想明白过来。

        不说王夫人,就是薛姨妈,不就是这般?

        在外面,薛蟠的名声简直快成了笑话,使劲的混混。

        偏在薛姨妈眼中,他还是薛家当门户的。

        只是还没长大,长大了定是极好的……

        尽管嘴上时常骂薛蟠不成器,可心里,这世上怕没几个能赶得上薛蟠的。

        念及此,薛宝钗总算明悟了些,王夫人不停折腾的心思。

        不过……

        她道:“姨妈如今不是已经好了?”

        知姐莫若妹,薛姨妈轻轻一笑,道:“好了?呵呵……不说这个,还说你的事。

        既然你不愿让琴儿进门,为何偏打发她去西域?

        如今,怕是已经到了环哥儿那里。”

        薛宝钗断然否定道:“环哥儿是去出兵放马,如何会见内眷?”

        薛姨妈笑道:“傻女儿,难道我不知,环哥儿是带了董家丫头一起出去的?”

        薛宝钗闻言,有些犹豫道:“明月?她又不认得琴儿……她谁都不来往。”

        薛姨妈笑道:“我听说董家丫头也急着想要孩子,她自己可以随着性子来,却不会让她的孩子以后也随着性子孤零零的一人。

        你瞧着吧,只要琴儿去寻他们,董家那丫头一定和她处的好!”

        薛宝钗闻言,怔怔的道:“若真如此,也只能是天意了……”

        “太太,姑娘,林姑娘出事了!”

        薛姨妈和薛宝钗两人正说着,忽然,莺儿急匆匆的跑进来,脸色都有些发白的急声说道。

        薛姨妈和薛宝钗两人闻言登时站起身,齐声问道:“你说什么?谁出事了?”

        莺儿忙道:“是林姑娘,我听外面婆子说,明珠公主带林姑娘去一学士府作客,不想那大学士竟然阴谋造反,如今被中车府给围了,要把学士府里的人全都抓进天牢里去!还说,带头的那人,和三爷有大仇,被三爷打了好几遭,如今正要报仇哩!”

        “老天爷!”

        薛姨妈面色连变,眼睛里各种色彩变换不定。

        除了忧虑外,也不知是否还有一抹期待……

        薛宝钗却一步都不停的往外走,薛姨妈忙道:“你到哪里去?”

        薛宝钗道:“我去老太太那里,那边定也慌了神,我要让人快去镇国公府、武威侯府、奋武侯府求救,绝不能让他们欺负了颦儿去!”

        “你……”

        薛姨妈不知想说什么,却又说不出口。

        薛宝钗眼神清冷的看着薛姨妈,道:“妈,这个家里和寻常人家的家里不一样,我们可以争一争,可以闹一闹,但绝不能害人!”

        薛姨妈气道:“我何曾让你去害人?”

        薛宝钗摇摇头,道:“也不能见死不救,换做是我被围着,妈你说,颦儿会不会想法子救我?”

        薛姨妈顿时不出声了,以她对林黛玉的了解,这丫头促狭归促狭,可心底却是极善的。

        虽然常嘲笑薛宝钗,可真要有个事,她定会出头。

        见薛姨妈明白过来,薛宝钗叹息了声,道:“这才是环哥儿最喜欢她的地方……”

        说罢,薛宝钗转身急步朝荣庆堂走去。

        ……

        大明宫,紫宸书房。

        婴孩手臂粗的牛油烛,辉映着整座宫殿。

        随着朝局的一天胜似一天平稳,南方水灾退却,暹罗大米一船接一船的往大秦运来。

        江山渐固。

        靠着张廷玉布置的粮价战争,为户部赚取了大半年的财政收入。

        虽然江南粮商和士绅阶层哀嚎遍野,将张廷玉诅咒了亿万遍,但朝廷财政得以松绑,使得大明宫内的陈设,也一日好过一日。

        只是,富丽繁华的宫殿,却并未能让隆正帝的心情愉快。

        看着跪在书房金砖上的朱正杰,他面色阴沉之极。

        但出乎意料的是,就在朱正杰心惊肉跳,两股战战时,隆正帝却开口赦免了他:“起来吧,你也是忠于职事。此事,不怪于你。”

        朱正杰闻言,眼眶登时红了,哽咽了声:“主子!”

        一旁苏培盛见之,嘴角抽了抽,眼中闪过一抹嘲讽。

        隆正帝“嗯”了声,没有看他,道:“去吧,尽快将那起子逆贼谋逆案查清楚,朕想看看,他们到底有多少同党!食君之禄,受君之恩,却无一点忠谨之心的畜生!”

        朱正杰闻言,立马来了精神,咬牙道:“主子放心,奴婢拼了命,也要挖出他们所有的同党!”

        隆正帝点点头,道:“好生去做。”

        “喏!”

        朱正杰躬身离去。

        “皇上……”

        待朱正杰出门后,忠怡亲王赢祥眉心带着一抹疲惫和担忧,唤了声。

        隆正帝摆手道:“十三弟,李光地的话朕知道了。既然他要求情,朕给他这个面子又如何。只是,杜伦郭聪等人谋逆,证据确凿,却绝不可枉顾国法。

        至于林如海的女儿……

        唉!”

        隆正帝到底还有头疼的叹息了声……

        赢祥听之,不知怎地,却有些不厚道的笑出声来,见隆正帝瞪来,又来忙请罪。

        隆正帝摆了摆手,无奈道:“朕这个皇帝,当得着实憋屈……”

        赢祥忙劝道:“皇上,只有圣君明君才会有这样的想法。唐之魏征,让太宗皇帝憋屈之极,才有了唐之盛世。宋之仁宗,包龙图的口水都喷到脸上也只能认了,才有了宋之文昌。

        桀纣之流倒是可随心所欲,却成了亡国之君。”

        隆正帝闻言,嘴角浮起一抹讥讽,道:“十三弟的论调,倒是和那起子文官相似……”

        赢祥苦笑道:“皇上,臣弟与他们还是不同的,他们是想着让皇上做垂拱而治的‘圣君’,臣弟是……咳咳咳……”

        “好了好了,朕不过白话一句,哪个还要你解释?朕还不知道你?这么急作甚?”

        隆正帝一边让苏培盛给赢祥端茶,一边埋怨道。

        赢祥笑着喝了两口茶,感受着舌尖的苦涩。

        隆正帝又皱眉道:“明珠那丫头到底想做什么?”

        赢祥面色淡了淡,道:“皇上,臣弟以为,杜伦一案,和杏儿怕是没甚关系。她与李光地说的一句话很有道理,以她的能为,真要有这个心,怕就不是这点动静了……”

        说着,面色犹豫了下,还是道:“皇上,太上皇那些年,可是给了她不少人手。她真想折腾……”

        “那又能如何?”

        隆正帝细眸中眼神凌厉,咬牙道:“朕还会惧怕她?”

        赢祥摇头道:“不是惧怕,少一事,总比多以事好,何况,杏儿怕是真没这些心思。她的梅花内卫,怕也只是想自保罢了。”

        “哪个要害她,她在防备哪个?”

        隆正帝高声喝道。

        赢祥叹息了声,他知道,隆正帝只是在发泄心中的怒火,却不会真的对赢杏儿怎样。

        隆正帝身上背负的骂名已经够多了,太多了。

        若是再谋了赢杏儿……

        单说贾环那关,就过不去。

        或许正是因为知道如此,隆正帝才只是在这里咆哮。

        过了稍许,许是发泄累了,隆正帝长吁了口气后,道:“十三弟,打发两个御医去贾府,看看林如海的女儿吧。让皇后再多赏赐些东西……”

        赢祥又想笑,却忍住了,他道:“皇上,贾府已经驻着两名太医院的太医了,再派,却不大合适。不若将贾家那个女神医送回去……”

        “不行!”

        隆正帝断然拒绝道:“太后身边离不得人,其他人,朕还不放心。”

        想要皇太后暴毙的人,不知有多少。

        真要有人暗中害死了皇太后,那么“谋母”之名,隆正帝不背也得背。

        尽管他的名声已经和臭狗屎差不多了,尤其是张廷玉在江南设了一局,将大半个江南士绅都坑了进去后……

        江南满是文华之地,多是读书种子。

        读书人黑起人来,真能让人“流芳百世”……

        若再给他们递一个“谋母”之名,不定能让他们煽动出多大的动静。

        杜伦郭聪等人,便是例子……

        公孙羽出身贾府,是隆正帝能放心得下的原因。

        因为论名声,贾环和他,不相上下……

        隆正帝道:“就再派两个去,这个时候,不管合不合规矩了。再者说,这般大的恩典赏下去,那个混帐回来,凭什么跟朕闹?朕理亏么?”

        想起贾环那副混不吝的做派,隆正帝既恨得咬牙,又忍不住想笑。

        说起来,这种不涉及皇权利益的折腾,他未必就真的厌恶。

        闹腾一次,还能为这充满冰冷算计的皇宫,添加点活气……

        只是,他也怕闹的太厉害,让他头疼。

        赢祥心里苦笑了声,心道,贾家那小子倒是不一定会同你闹,可朱正杰……

        却不知能不能活命了……

        看了眼御案上高高堆积的奏折,隆正帝揉了揉眉心,看向西边窗子,道:“却不知,西域的战事如何了……”

        ……

        ps:中午吃的土豆牛腩,土豆吃多了,胃痛……

        (未完待续。)

  http://www.3zm.net/files/article/html/21/21036/1463989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net。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