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醉迷红楼 > 第四十五章 预谋

第四十五章 预谋

        “凤哥儿,今天的事你怎么看?”

        王夫人端着在太师椅上,一旁周姨娘用热水激出的毛巾小心翼翼的敷在王夫人的额头处,王熙凤则站立在另一边。

        周遭难得没有什么丫鬟,就连周姨娘在听到王夫人的话后,借口再去用热水激一下毛巾,也离去了。

        偌大一个大厅,就只有王夫人和王熙凤姑侄两人。

        王熙凤闻言,长叹息了声,道:“太太,我们要提前做打算了。”

        王夫人眼皮都不抬一下,手里一串佛珠轮转,淡淡的道:“打算什么?”

        王熙凤闻言一滞,随即咬牙道:“太太,今天一大清早,那混账闹了那么一出,大嫂、链二爷还有我都过去看了,你道我们看到什么?老三整个人如同从水里捞出来的一般,浑身都湿透了。

        就那样,他还咬着牙坚持着。我看到他冲我笑的时候,心都有点冷。链二爷原本也是一肚子的火,可看到他那个弟弟做到这一步,什么话也没说,转头就走了。”

        王夫人脸色变了变,冷哼了声,道:“那又怎样?他还能翻天不成?”

        王熙凤愁眉苦叹了声,道:“他自然翻不了身,虽说现在说什么都还早,老三到底能不能从武一道还说不好。可就看他这份心性……太太,不是我捧老三,无论是我们家的那位还是宝玉,都不如啊!”

        王夫人闻言面色骤变,皱眉道:“你可不要乱说话,他是个什么东西,也……”

        王夫人的话没说完,自己就顿住了,因为她想到了贾环一步上前,垫在地上托住了玉的场景。

        这个做法她能理解,因为如果玉碎了的话,要倒霉的人有很多,但最倒霉的一定是赵姨娘和贾环母子俩。

        能想到这一点的人也有不少,但有这份果决,能够不慌神,临机应变下决定去躺在地上的人,大概只有贾环一人。

        至少王夫人自己当时是彻底慌了,犹如天塌了般。

        这般一想,王夫人的脸色变幻了起来。

        王熙凤见缝插针道:“太太,我们妇道人家,不懂的什么大道理,也没见过从武到底该要怎么样个根骨天赋。可我听过一句话,叫有志者事竟成。太太,老三病了这一遭醒来后,大有不同呢。老爷如今看来又不反对他从武,说不得会大力支持。

        有了老爷的支持,这老三日后,多半能有所成。原本来说,这也算是一个好事,日后宝兄弟他们有老三扶持着,路走的也会轻松些。

        可问题是,朝廷勋贵的袭爵是有制度的,别说勋贵,就连皇位的承袭都和前朝不同。我大秦不讲究元出嫡长,最重视的是贤德,是能力。若非如此,如今的大位之争也不会如此惨烈……”

        “你的意思是?怎么可能?”

        王夫人闻言悚然而惊,问道。

        若是封贤不封长,那荣国府的爵位也不能由老大贾赦袭封了,那个老色棍有个屁的贤明之处?

        王熙凤苦笑道:“太太,若是家族中都没有勇武之辈,其余的自然是论嫡论长。可但凡有一人,能够从武有成,那他承袭爵位就一定优先于其他人,成为第一顺位继承人。若非如此,你当大老爷为何不愿看老三从武?”

        王夫人手都有些抖了,哆嗦着嘴唇道:“他怎么敢,他怎么敢有这等痴心妄想?”

        王熙凤摇头道:“关键不在于老三,而是老爷那里……”

        王夫人闻言,整个人如遭雷击,她缓缓的坐下,木然道:“你的意思是说,这是老爷的意思?”

        王熙凤连连摇头道:“不是不是,太太误会了。”

        王夫人依旧木然,道:“那你是什么意思?”

        王熙凤道:“老爷自然不会安排老三从武,这必定是老三自己生出的邪念。但是,老爷却不会阻止,反而会鼓励,因为,老爷希望他的孩子上进啊……”

        上进,这个词对于贾府这样的人家来说,有时候简直有些可笑。

        他们家财十万贯,又有农庄、园子等各种进项。

        他们蒙祖宗大功,政治地位极高,寻常富人们忧惧的破家县令和灭门府尹对贾家来说就是个玩笑。

        他们甚至不需要向其他人那样皓首穷经,考八股做文章,就能得到肥差美职,做的高官。

        他们不缺钱,不缺权,也不缺地位,他们什么都不缺。

        他们要上进又有什么用?只有贫贱苦命的人才整天想着上进。

        而他们,是天生的富贵!即使读书也不过是为了知礼懂事罢了。

        所以此刻听到王熙凤之言,王夫人都有些恍惚了,贾政喜欢孩子上进?

        还要怎样上进呢?上进求什么?

        爵位!

        贾政想要的难道是爵位?

        可他要爵位,也应该支持宝玉啊,再不济也是嫡孙贾兰,怎么可能去支持贾环这个庶子呢?

        王夫人很是想不通。

        王熙凤替她解惑道:“如果宝兄弟和兰哥儿也能从武,老爷自然更会大力支持。可是……”

        “宝玉和兰儿什么身份?怎能做那低贱的武事。凤哥儿,你毕竟年轻,经历过的事不多。练武之后那么多好处,只优先袭爵一道就能让多少人疯狂。可为什么这么多家豪门,最后继承爵位的没几个习武的?就是放在朝廷里,习武的大将又有几人?”

        王夫人昂着头,语气高昂又夹杂着不屑的说道。

        王熙凤闻言一怔,道:“不是说习武太苦的缘故吗?”

        王夫人哼了声,道:“为了富贵,多少人连脑袋都敢不要,还怕苦?”

        王熙凤赔笑道:“太太,我才见识过几件事,哪里能知道那么多?大抵也就听说从武非常苦也通常的痛,痛的让人想死都不得,其他的就不知道了。”

        王夫人叹息了声,道:“你说的也不错,除了苦,就是痛,痛的让人生不如死。根骨好一点还行,根骨不好的,那真是一步一刮骨,刮碎了骨头,再用火煎熬骨髓。咱们王家,单单是我知道的,被习武折磨疯的,就不下八人。那个惨状,我是一辈子都忘不了……”

        王熙凤听的简直面无人色,颤声道:“咱们王家也有……那他们这些人呢?我在金陵时怎么一个都没见着,也没听说过。”

        王夫人面色悲苦,哀声道:“都死了,是他们哀求族长,给他们一个痛快。他们再也忍受不了那种痛苦了……”

        王熙凤实在不解道:“太太,不是我怀疑您的话,可是,我王家的先祖,还有荣宁二公,还有其他四王六公,他们当初是怎么练成的?没道理他们能练成,我们这些后辈却一个都练不成啊!”

        王夫人冷笑道:“所以,我才说那个孽障怎么就敢有他不该有的念头。四王八公为何能练成?他们为何能够成就泼天的富贵伟业?就是因为命,因为天命。他们都是天命所归,是老天让他们成功的。如果不是这样,有人想要逆天而行,那他就要付出代价。看看史家吧,为了一个亲贵之爵,都快入魔了。

        他们倒是拿到手了,还是一门双侯的显赫局面。可那又如何?为了一个爵位,满府上下过的那是什么日子?官中银库里连耗子都见不到一只,嘿……”

        王熙凤总觉得这个解释有点怪,可饶是她聪慧非常,也想不出为何后人从武的难度要远朝先祖,所以只能接受王夫人的说法,或许后世之人,当真是没有天命吧。

        王熙凤沉默了下,道:“太太,那我们就什么都不用做,坐视着老三他……”

        有些事能说不能做,有些事能做不能说,因为这和她们的教养有关……

        王夫人缓缓摇摇头,道:“也不能什么都不做,你说的对,我们要想办法做一些准备了。”

        王熙凤苦笑了声,她一向自忖智慧高绝,平日里气焰高涨,可在从来不声不响的王夫人面前,她很少能掌控节奏,想不通索性就不再想,问道:“太太,你不是说习武得靠天命吗?我看老三是没什么天命的,不然也不会托生在姨娘肚子里。他要真是有大福气的,一定是托生在太太这里的。”

        对于这一记不露痕迹的马屁,王夫人淡淡一笑,道:“也是不得不防,能生在这贾府,就是有福气的。更何况……”王夫人眼睛眯了眯,语气顿了顿,道:“更何况,他还有老荣国公庇佑。”

        王熙凤闻言面色一变,摇头叹息道:“真真是没法子,老三本来就是个麻烦人物。平日里没怎么他,就一些长舌烂嘴的嘀咕庶子怎么怎么受欺负。几百双眼睛盯着,我们实在也难做。就算找个法子收拾他一顿,可老三如今的性子,我怎么瞧着,有点水火不进的意思?难道还真是祖宗……”

        “哼,你也别跟我抱怨,我就不信你没个法子。”

        王夫人不爱听那话,祖宗保佑?一个庶子也配?她直视着王熙凤,道:“这个事情就交给你了,总不能让我一把年纪再出面。而且话又说出来,日后若是环儿袭了爵,成了伯成了侯,自然少不得我一个一品诰命。毕竟,不管怎么说我都是他的嫡母。可到时候,链儿如何自处?你又该如何自处?”

        ……

  http://www.3zm.net/files/article/html/21/21036/1046093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net。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