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醉迷红楼 > 第四十四章 拜托

第四十四章 拜托

        几个女孩子,贾惜春还小,没什么感觉,只觉得好玩儿。

        但贾探春和林黛玉已经知道不少人情世故了。

        生在这么大一个豪门里,没有办法避免这些,耳濡目染之下也会明白很多。

        所以她们都看明白了贾环此举的意义。

        贾探春心里滋味是最复杂,贾环明明是她的胞弟,虽然也敬着她,可终究也只是叫她一声“三姐”,哪里有叫贾迎春一声“姐姐”亲切?

        不过,除了嫉妒,她也有自责。

        刚才,她一直都没勇气站出来为贾环说话。

        或者说,她衡量了太多的利弊后,最终选择了沉默。

        这让贾探春此刻的心情,自责的犹如蚁噬般痛苦。

        而且,自始至终,贾环的眼睛都没有在她身上停留片刻。

        这个世界上,果然没有无缘无故的爱。

        所谓的同胞血缘,如同没有感情做底,又值当什么呢?

        ……

        “三弟,你可别谢错了人哦!”

        林黛玉眉眼含笑,看着贾环笑嘻嘻的道。

        贾环嘿嘿,拍了拍脑门子,对林黛玉道:“差点忘了大恩人,大恩人在上,小的给你磕头了!”

        说罢,作势就要跪下,一旁的贾迎春看的目瞪口呆,下意识的伸手拉了贾环一把。

        贾环装模作样了半天,也没见林黛玉开口客气,心里郁闷妮子太精了不是好事。

        低眉顺目的偷偷瞥了眼,却见林黛玉抿着嘴,笑若春花,眼睛迎着贾环的目光,嘻嘻笑道:“你倒是跪呀!”

        贾环嘿嘿讪笑道:“这不是姐姐疼我,拉住我了吗?”

        “咯咯!那我可不依,你还没谢我哩!”

        林黛玉调皮的眨了眨眼睛,古灵精怪的看着贾环。

        这让贾环瞬间有了被学姐调.戏的感觉,只是此情无关风.月,纯属学姐们闲的蛋疼……

        贾环这种早已将脸皮直至身外的人,哪里会怕这种程度的调.戏,他哈哈一笑,对林黛玉道:“林姐姐,你还别说,小弟我还真有谢你的法子,包你满意。”

        这句话虽然听起来没什么不对,不过林黛玉总觉得有点怪怪的,她觑眼看着贾环,道:“三弟,你可要仔细,惹恼了我,你那姐姐可未必能帮你哩!”

        贾环嘿嘿一笑,道:“为了表示我最真诚的谢意,我给林姐姐唱个小曲儿怎么样?”

        “噗嗤!”

        林黛玉闻言一笑,道:“三弟,你还会唱小曲儿?”

        贾宝玉当了半天的路人甲,早就不耐了,此刻闻言顿时抓住了机会,道:“林妹妹,你听老三吹牛,他会什么?不过几首村言俚语,不堪入耳。咱们还是走吧……”

        林黛玉闻言白了他一眼,道:“就是村言俚语,说不定也有点趣子,听听又如何?”

        贾宝玉郁闷道:“好吧好吧,听听就听听。”

        林黛玉轻哼了声,对贾环道:“三弟,你唱吧,要是唱的不好,你可仔细了。”

        贾环古怪一笑,然后昂首挺胸,站的笔直,面色庄严而神圣,不过甫一开口,表情却陡然丰富起来,眉眼含情,只听他用一种众人都没听过的腔调唱道:“天上掉下个林姐姐,似一朵轻云刚出岫……”

        只一句,众人纷纷一震,不敢置信的看着贾环,尤其是贾宝玉,眼珠子差点给瞪了出来,他多想多想,这首小曲儿是从他嘴里唱出来的……

        至于林黛玉,整个人都已经怔住了。

        点墨如漆的眼眸中,水光浮现,痴痴而立,无语凝咽。

        “娴静犹如花照水,行动好比风扶柳。

        眼前分明外来客,心里却似旧时……友。”

        最后一个“友”字,贾环唱破音了……

        “哎呀妈呀,起高了……”

        只不过,众人并没有因为他“小沈阳”附体而大笑。

        大家依旧是满脸不可思议的看着贾环,有震惊、有醋味、有好奇,还有浓浓的不甘。

        不甘这样好的一首曲子,怎么会是贾环这个草包唱出来的?

        贾宝玉差点没把牙给咬碎了,愤怒的眼神中甚至多了几分幽怨。

        怨老天无眼……

        贾环干笑了两声看着一直不说话只看他的众人,不好意思道:“诸位哥哥姐姐,小弟知道自己的相貌美好的有些让人难以拒绝,情不自禁的就想亲近和拥抱,可是这大庭广众之中,众目睽睽之下,虽然都是骨肉兄妹,可小弟我的脸皮薄,有些害羞呢!”

        最后一个“呢”字,被贾环说的要多缠.绵悱恻就有多缠.绵悱恻,贾宝玉听的只觉得腹内翻腾,昨夜的隔夜饭有种上涌的冲动。

        而诸女孩儿,则快笑岔了气。

        贾迎春拭去眼角的泪珠,伸手捏了捏贾环的嫩脸,含笑道:“我瞧瞧,可不薄呢,不比这甬道的墙差哪里去!”

        贾环仰着小脸儿,嘿嘿傻笑道:“姐姐过奖了,过奖了,多少还差那么一点……”

        “咯咯!”

        贾迎春屈指在贾环的脑门上轻轻一叩,嗔道:“我这是在夸你吗?”

        贾环再嘿嘿一笑,然后转头看向似乎还未还魂的林黛玉,道:“林姐姐,小弟我刚才唱的不差吧?”

        林黛玉此刻没了先前的古灵精怪了,怔怔的看着贾环道:“三弟,这首小曲儿,是……是你所创?”

        贾环看了眼一旁垂头丧气的贾宝玉,道:“林姐姐说笑了,小弟我连字都不识几个,哪里是我能作出来的。”

        众人闻言再一怔,连贾宝玉都抬起头看向贾环,不明所以。

        林黛玉有些急促道:“三弟,那这首小曲是谁作的?”

        贾环好似觉得这个问题很莫名其妙,所以他的神情也有些莫名其妙,好像这个问题根本都不应该问一样,他道:“当然是我二哥做的,这还用问,不过我自己悄悄的改了两个字。”

        “啊!”

        “啊?”

        同一个字,两人截然不同的发音。

        贾环笑道:“你们奇怪什么?我只是将天上掉下个林妹妹改成了天上掉下个林姐姐。其他的都是抄袭,哦不,其他的都是借鉴二哥的。”

        贾宝玉见众人都看向他,他弱弱的问了句:“是……是吗?好像是……改的不错呢,贴切。”

        众人又不是傻子,纷纷回头再看向贾环。

        贾环哈哈笑道:“当然,二哥自己可能都不知道。不过你们看看最后一句,说的不就是林姐姐刚来时和二哥发生的故事吗?”

        众人闻言,顿时开始回想起当初的场景,那日她们可都在场哩。

        贾惜春最小,想的也最简单,只见她眉开眼笑道:“是极是极,当初二哥哥和林姐姐就是这般,二哥哥当初还说曾经见过林姐姐哩。可不就是那句‘眼前分明外来客,心里却似旧时友’?”

        林黛玉面色有些复杂的看着贾环,道:“三弟,你刚才说,宝玉可能自己都不知道,是怎么个说法?”

        贾环笑道:“这个小曲儿的词的确都是来自二哥,当然,曲调儿是我瞎哼的。是这样,我现在模模糊糊的可以记起以前的一点事,不过记不清。这首小曲儿的词,都是二哥以前曾经说的,不是在一起连续说的,就是有时说一句,另一个时间说下一句,我自己把词儿给组合起来,哼出的小曲儿。”

        林黛玉皱眉,将信将疑的看着贾环,道:“他什么时候说的这些词?”

        贾环抓了抓后脑勺,道:“记不大清了,反正有一天见二哥仰着头看天上的云,他笑一会儿楞一会儿的,忽然就说了句‘天上掉下个林妹妹,似一朵轻云刚出岫’,然后我就记住了。后面的几句大抵也是这样来的,所以我说这首小曲儿的词是二哥作的。当然,我这曲调哼的可能不大合二哥的意,二哥回去后咳……呃!”

        这可能是贾宝玉平生第一次给同性拥抱,尽管他很快就放开了,可这依旧可以算是贾府破天荒的行为了。

        当然,贾宝玉日后见多识广后,也并不排斥跟同性拥抱。

        只是那个时候的同性已经不怎么准确了,应该用娘炮来形容……

        言归正传,贾宝玉用力的拥抱了下贾环后,满脸激动道:“老三,是我小瞧你了,没想到你这么有心。唉,不过是我寻日里胡思乱想瞎嘀咕的几句,虽然也是心里话……可你若不说,我都想不起来了。还有你那曲调,虽然登不上大雅之堂,可倒也有几分韵味。罢了,看在你难得诚心的份上,我就不找人再改了,不要谢我,说谢就见外了……”

        贾环嘴角抽了抽,叹息道:“二哥,你可真是我亲二哥啊!我不如你,远不如你……”

        贾宝玉语重心长道:“三弟,你还年轻,路还长远,不急这一时半刻。你放心,日后你若有什么不解,或者想再得几首妙句,你只管来找二哥,二哥不烦你了!”

        贾环皮笑肉不笑的拱手道:“二哥高义!”

        贾宝玉也颇有江湖气息的拱手回道:“好说,好说……”

        贾环实在不想再和他说话,便转头看向林黛玉,谄笑道:“林姐姐,我这个谢意可够足够真诚?”

        林黛玉见到贾环脸上的笑容,冷不丁的打了个寒颤,警惕道:“你想做什么?”

        贾环叹息了声,低声道:“小弟我即将从武,今日又恶了……我自己倒没什么,我那姨娘,咳咳,也是破罐子破摔,没什么打紧的。可二姐姐却可能因为……当然,二哥刚才也说了,他会护着二姐姐的。可我想,二哥虽然也算聪慧,可和林姐姐比起来,多少还差那么一丁点。

        再说,人多力量更大。所以我想拜托林姐姐,若是日后有刁奴欺主,二姐姐性格温柔,恐怕会吃亏,那个时候,还望林姐姐伸以援手,三弟感激不尽!”

        说罢,贾环长揖到底,一旁处,贾迎春泪如雨下。

        ……

  http://www.3zm.net/files/article/html/21/21036/1046093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net。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