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醉迷红楼 > 第三十四章 初见焦大

第三十四章 初见焦大

        对于贾环的许诺,付鼐等人非常高兴。

        他们似乎根本没想过,贾环不过一个七岁庶子,未来能在贾府说上话的可能性几乎为零。

        贾环看着兴高采烈的众人,有些荒诞的感觉。

        只当他们真的是走投无路了,需要一个虚无缥缈的希望。

        有一个希望,就有活下去的奔头。

        “对了付鼐,你们都会些什么?”

        贾环忽然开口问道,语气有些热烈。

        付鼐等人闻言有些莫名其妙,不解道:“三爷的意思是?”

        贾环眨了眨眼睛,道:“你们可会统兵作战?”

        付鼐等人闻言吓了一跳,连连摇头摆手道:“不会不会,三爷你可别唬我们,我们可不会造反……”

        贾环嘴角无语的抽了抽,继续道:“那你们可会骑射绝技?”

        付鼐等人闻言愈发面无人色了,道:“三爷,我们连弓箭都没有接触过,哪里会什么骑射?不会不会。”

        贾环表情有些不好了,道:“那行围打猎你们总会吧?”

        付鼐苦笑道:“三爷,我们要是生长在草原,以打猎为生,这些自然不成问题。可我们……”

        贾环叹了口气,失望道:“那你们自己说说,你们会干吗?”

        “我会骑马……”

        “我会喂马……”

        “我会赶马……”

        “我会煽马……”

        听闻四人振聋发聩的发言后,贾环默默无言,以四十五度角仰首望天,眼边无声的流下了两道热泪。

        心内却疯狂呐喊了声:

        尼玛!

        ……

        果然人不可貌相,四个傻大黑粗的大汉,居然连只兔子都没射杀过……

        贾环有些郁闷道:“付鼐,你刚才说,你们是府上最忠诚的人,是什么意思?”

        付鼐一脸正义道:“无论什么时候,只要府上需要,我们就一定会好好的为贾家养马、牧马、煽马!!”

        贾环无比“感动”的拍了拍付鼐的胳膊,颤声道:“好,好,你们都他喵的是好样的。”

        付鼐等人闻言大乐,满面红光。

        贾环实在是在这个充满刁民的地方待不下去了,面无表情的转身,对赵国基道:“套马,走人。”

        说罢,头也不回的迈着小短腿儿就离开了。

        身后,一干刁民笑的声音愈发洪亮。

        等莫名其妙的赵国基带着套马离开后,付鼐却把脸上的笑容一收,看向一旁一个一直没有出声的汉子,有些紧张道:“纳兰,你怎么看?他真的是萨满算出能改变我们命运的人?”

        被称为纳兰的男子虽然看起来也很健壮,但脸上却有一些文智之气,他缓缓的点点头,道:“没见面时,我还怀疑过这位三爷是否是在说谎。可现在,我完全不怀疑了,他一定是被老国公庇佑看重的。”

        付鼐闻言眉头一皱,不解道:“我怎么没看出来,虽然确实是和以前不一样了,不过也没什么神异的地方吧?”

        帖木儿在一旁瓮声道:“只要不一样就好,我真是受够了窝在这里被人当猪狗一样施舍的生活。哪怕是战死也比……”

        “帖木儿!”

        帖木儿的话没说完,就被纳兰厉声喝断。

        帖木儿恨恨的“嘿”了声,看向纳兰道:“纳兰森若,你刚才的话是什么意思?你怎么肯定他就是被老国公庇佑的人?”

        纳兰,纳兰森若淡淡的瞥了眼帖木儿,道:“你见过一个普通的七岁孩子,会问我们对国破族灭的看法?你见过一个正常的七岁孩子,会问我们会不会统兵作战,会不会骑射绝技?”

        最后一直没出声的汉子忽然开口嘿嘿笑道:“长生天的臣民,天狼神的子孙,生长在马背上的民族,又怎么可能不会统兵,又怎么可能不会骑射?”

        “够了巴音,这些话最好少说。”

        ……

        “刁民,真真是刁民啊!”

        贾环一路上不停的抱怨道。

        原本他还真以为自己的王八之气侧漏,猪脚光环加持,诸多英雄好汉纳头便拜,纷纷来投。

        谁成想,居然是这么个套路。

        没有深不可测的武艺,不会打仗,不会射箭,只会养马和煽马!

        誓死忠诚于贾府,就是忠诚的为贾府牧马、煽马……

        难怪红楼里没有他们的身影,想来他们不知道去哪里煽马去了。

        难怪就连精明的王熙凤都感叹府里仆役奸猾,果真是防不胜防啊……

        贾环懒得再想那些烂人,环视了圈马车内的陈设,不由撇嘴。

        前世电视里看人家“康熙爷”的马车,里面又是茶几果盘,又是暖炉书橱,金箔镶嵌,多豪华。

        再看看他的车,就一个长条破凳,车底铺了层破旧布匹,然后就啥也没了。

        别说精美的果盘点心,就连个茶壶都没有……

        当然了,人家的那叫龙撵,他这个,叫破车。

        不过话又说回来,有个破车总比11路强不是?

        贾环极擅长“阿Q精神”,知足常乐。

        赵国基坐在车檐上,“吁吁”的吆着架马,也没走多久,便停了下来。

        “三爷,宁国府到了。”

        赵国基憨厚的声音传进车厢内,贾环站了起来,却没站住。

        那长条破凳太矮,贾环坐在上面跟蹲着差不多了,时间稍微一久,腿就压麻了。

        听到车厢里“扑通”一声,紧接着又一声“哎哟”的叫唤声,赵国基吓了一跳。

        连忙打开车门,一把掀开门帘儿,大声道:“环哥儿,你怎么了?”

        贾环苦笑着一边揉腿一边道:“没事,腿麻了。这个长条凳太低了……”

        赵国基探手入内把贾环扶了起来,道:“今天回去我就做一条新的,高一点。再拨拉拨拉腿,活活血……”

        贾环感觉腿好多了,就扶着赵国基跳下马车,看了眼停车的地点,不由一愣。

        这里不是书中描写的那座气势恢弘的宁国府大门啊。

        只是在一段墙上开的侧门。

        贾环道:“舅舅,这里是……”

        赵国基道:“环哥儿不是要来找焦大吗?这里就是宁国府马棚的位置。”

        贾环恍然,这才记起,就连林黛玉初入荣宁二府时,都没资格从正中间的中门进。而且那中门平常也是一直锁着的……

        下车后认真整理了下衣衫,贾环和赵国基推门而入。

        入眼处,是一个和荣国府那边差不多大小的马圈,木栏杆围着,内里是个马棚,里面有不少马匹。

        附近则有一处大大的草垛,草垛附近有一处铡刀,一个身着灰色粗布褂子的老头儿,正在那里铡草料。

        贾环用下巴朝老头儿比划了下,看向赵国基,意思是就是他?

        赵国基领悟,点了点头。

        贾环得到肯定后,仔细的观察起这个在红楼里鼎鼎大名的老仆。

        贾环前世看很多小说里,都有一个“须发如钢针”的形容。

        以前贾环一直都无法想象这种形象是什么样的,只以为可能是杀马特造型的一种。

        可此刻,贾环终于明白,原来“须发如钢针”也可能是天然如此,并非杀马特造型。

        焦大的头发和胡须,就是如此。

        被扎成髻的部分还好,没被束起来的头发,当真是根根分明,犹如钢针般倒竖着。

        胡须更甚,感觉跟猛张飞似的,一根根胡须如同杂草一般长在脸上。

        而且,须发皆白。

        不过,虽然焦大的头发胡子都是白的,却没有给人老迈的感觉。

        因为他的肌肉好发达。

        如今已经是入秋了,贾环身上都套了一件坎肩,可焦大却把袖子挽的老高,裤腿也挽起到膝盖。

        露出一身虬扎肌肉。

        关键在于,他不仅胳膊腿上有肌肉,连脸上的肉似乎都是肌肉块。

        一块一块的,棱角分明。

        似乎象征着这老头生冷怪僻的性格。

        果不其然,老头儿感到有人到来,顿了一下,侧着脸斜视了来人一番后,完全无视贾环笑的灿烂无比的笑脸,继续旁若无人的铡起草料。

        有个性,我……讨厌!

        贾环暗自腹诽了一句后,不理会赵国基的犹豫,径直的走了过去。

        那铡刀看起来大概有大几十斤重,在焦大手里却如同鸡毛一般,上下翻飞着。

        他一手握着刀柄,一手抓着一大捆草料,“唰唰唰”的切割着。

        理也不理笑眯眯靠近的贾环。

        贾环却不在意,有本事的人有点脾气怕什么?

        在这一点上,贾环是比较佩服前世小鬼子那一套的。

        不如人的时候,就把对方当祖宗一样供着,想尽一切办法偷师。

        学到手后,只要有利益冲突,立马翻脸。

        翻脸失败后,发现没学干净,又立马投降,继续当孙子,也继续供奉祖宗。

        前世日本战败后,美国大兵驻扎日本,日本不知筹集了多少青春年少的日本美少女供美国大兵嗨皮。

        几乎每个美国兵都能分到一两个日本妞出火。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后来美国白宫不怎么拿“慰.安妇”这个话题说事。

        因为它本身就中了日本鬼子的美人计,屁股上不干净。

        ……

        咳咳,言归正传。

        虽然日本人够无耻,但不得不承认,他们数次崛起,都是由于他们愿意付出一切,向强者学习的精神造成的。

        择其善者而从之,贾环认为学习一下鬼子的优点也无不可。

        所以,他无视焦大的一张又黑又丑的冷脸,笑的无比灿烂的问了声好:

        “焦太爷,您老好着呢?”

        贾环身后的赵国基闻声后连脚都忘记迈了,愣愣的站在那里看着他外甥,再一次刷新更正了心中对贾环的印象。

        嗯,他和姐姐还是比较像的。

        ……

  http://www.3zm.net/files/article/html/21/21036/1046092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net。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