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醉迷红楼 > 第二十三章 贾兰讲史

第二十三章 贾兰讲史

        赵姨娘这一倒,倒是把贾环给吓了一跳,这要是真吓出个好歹来,那贾环的良心上就实在是过不去了。

        不过贾环确实没想到,赵姨娘的心理素质这么差。

        平日里看她咋咋呼呼训这个骂这个,关键是还敢做贼……

        哪个偷儿的心理素质不好?

        可谁知道,赵姨娘的胆子这么小。

        赶紧上前两步,拉着赵姨娘的手喊了两声,然后看到她一双眼睛呆滞的望着屋顶,嘴里不停喃喃道:“完了,完了,全完了……”

        贾环见状,忍不住想笑,道:“娘,没事,人家既然没有讲明白,就是在给我们留余地。”

        赵姨娘闻言,涣散的瞳孔立刻凝聚,看着贾环不放心道:“真的?”

        贾环点点头,道:“自然是真的,否则的话,她们早就挑开了。只是她们目前还不愿说,要积攒起来。不过我觉得,要是娘你再这么‘拿’下去,保不准她们什么时候就要公开了。娘,到时候,咱们娘俩在府里就真的再无容身之处了。”

        赵姨娘闻言连连摇头,可怜巴巴道:“不拿了,不拿了,再也不拿了。天爷啊,我都这么小心了,怎么还是被她们给发现了?”

        说罢,赵姨娘目光转向贾环,怀疑道:“难道是你以前不小心,被发现了?”

        贾环扑通一声栽倒在炕上。

        ……

        中午吃完饭,休息了会儿,赵姨娘又去王夫人的屋里侍候去了。

        妾,其实很多时候就和丫鬟奴婢没什么区别。

        赵姨娘自己倒是习惯了,不过贾环心里却有些别扭起来。

        前世看历史小说,看那些叱咤风云的主角们对待下人其实和对待猪狗没什么两样。

        看小说的时候其实是没什么感觉的,心里也不怎么将这些“下人”放在心上,好像他们命该如此。

        可真换到自己身上,这滋味其实是不好受的。

        没有人愿意去端茶倒水的伺候别人,也没有人愿意看到自己的母亲去给别人端茶倒水,看人脸色。

        贾环有些沉默了。

        “三爷,三爷?”

        小吉祥把她的小手放在贾环的眼前晃了晃,有些担忧的唤道。

        贾环抬头没好气道:“干吗?叫魂儿啊!”

        小吉祥仔细的看了看贾环,见他无事,才松了口气,道:“我刚才叫了三爷好几声,你都没反应,我还以为……幸好三爷你没事,不然就糟了。对了,兰哥儿来找你了。”

        “兰哥儿”,据贾环观察,在红楼里,只有长辈和长辈身边的奴才,才能称呼晚辈为某某哥儿。

        比如贾母身边的鸳鸯,就有资格称呼贾环为“环哥儿”。

        但同辈之间的丫鬟通常就不行了,即使是袭人,她见到贾环也得称呼一声“三爷”。

        平儿姑娘之所以能偶尔称呼贾环为“环哥儿”,一来她是贾琏的侍妾,二来嘛,她的年纪要比贾环大的多。

        而能被小吉祥称呼为“哥儿”的,在贾府里,只有一位,那就是贾兰。

        因为贾环是贾兰的三叔。

        对于贾府里唯一的朋友,贾环还是有些兴趣认识一下的,最重要的是,贾兰虽然才五岁,但已经开始读书了。

        贾环有不少问题的答案需要急切知道。

        ……

        贾环有些无语的看着坐在他对面,动作一板一眼的毛头小子。

        五岁的孩子难道不应该是猫憎狗嫌的吗?

        可这位贾兰却跟正人君子一样,正襟危坐,除了先头给贾兰打招呼叫了声“三叔”,又将手里的一个小包交给小吉祥,说这是他娘李纨送给贾环补身体的,再也不多话。

        板着个小脸儿坐在那,不过眼睛倒没那么老实,时不时的扫一眼贾环。

        八成是对贾环患了离魂症,什么都不记得,并且还被老祖宗所救的事感兴趣。

        也好在他还有感兴趣的事,不然贾环真不敢和这样的人打交道。

        太恐怖了。

        “兰哥儿,最近读的什么书?”

        好歹是叔叔辈,贾环干咳了声,装模作样的问道,声调还是“前清”县太爷型的,拖的老长……

        贾兰可能第一次见到这么能装.逼的人,眼神怪怪的看了他一眼,然后道:“回三叔的话,侄儿在读《增广贤文》。”

        贾环闻言眨巴了下眼睛,不明所以,什么破书,听都没听过,不过好在演技还算不错,“嗯嗯”了两声,点头道:“那书不错,好好读吧。”

        贾兰的面色更古怪了,不过还是知礼的点点头,应了声“是”。

        然后,两人就这么干巴巴的坐着,一个比一个别扭。

        贾环真后悔了,明明两人年纪相仿,个头儿一般,他装哪门子大头蒜,还真端着叔叔的架势啊?

        “咯咯咯!”

        一旁侍立的小吉祥可能实在忍不住了,咯咯笑了出来。

        “呼!”

        终于打破僵局了,贾环呼了口气后,瞪了幸灾乐祸的小吉祥一眼,然后决定放弃装比大业,语调也恢复了正常,对贾兰道:“兰哥儿,你可能已经知道了,我这脑子最近是一团迷糊,以前的事基本上都记不起来了。不过我听小吉祥说,咱俩以前是最好的朋友。咱们以前怎么交往的,以后还是怎样,你说行不?”

        贾兰也暗自呼了口气,心里暗道从来没见过这么能装的,好在现在正常了,不然以后得躲着他走。

        贾兰点点头道:“三叔,以前你说话,没那么……嗯,没那么威严。”

        贾兰确实是一个善良的心。

        贾环笑着点点头,道:“还不是你三叔三叔叫的,我觉得要是不端着点,不显得我轻挑吗?”

        贾兰闻言,小脸儿板不住了,嘿嘿的笑了两声,道:“那没办法,辈分的事大意不得,不然祖父那里的家法可是了不得。”

        贾环好笑道:“你也挨过老爷的家法?”

        贾兰不笑了,吭吭了两声也没吭出名堂来。

        贾环见状便知道小孩子好面子,不愿多说,就转移话题道:“兰哥儿,问你个问题,你读过史书吗?”

        可能是又混熟了,发现贾环还是个凡人,贾兰小脸儿终于不绷着了,生动了些,他闻言翻了个白眼儿,道:“三叔,我今年才五岁,怎么可能读史书?”

        贾环心想也是,不过又觉得很失望,因为他实在太想了解今夕是何年。

        “怎么了,三叔?”

        贾兰好奇道。

        贾环无奈道:“你三叔我不是离魂了吗?以前的事都记不得了。现在就知道国号大秦,是明朝之后,其余的什么都不记得了。”

        贾兰笑道:“这和三叔有什么关系?”

        贾环道:“怎么没关系,我总不能活的没心没肺的,连身处什么朝代,朝廷是什么样的都不知道吧?”

        贾兰虽然觉得贾环知道不知道其实真没什么关系,不过他想了想,还是开口道:“三叔,我虽然没有读过史书,不知道其他朝代的事,但是从明末到现在的历史我还是知道一点的,因为这段历史其实就是咱们贾家的发家历史,每次祭祖的时候,大爷爷和爷爷都会说一次,所以我就记住了。”

        贾环闻言大喜,道:“太好了,只要你说的不是野史就成!”

        贾兰大惊,连连摆手道:“三叔,这话千万别让大爷爷和爷爷听到,不然你就惨了。”

        贾环闻言一愣,随即醒悟,要是他说这段源自贾赦和贾政之口的历史是野史,不等于就是说贾赦和贾政两人胡吹,说贾家的历史也是野史吗?

        讪笑了两声,贾环道:“好好,我知道了,兰哥儿你快说吧。”

        贾兰点点头,然后沉默了片刻,可能是在酝酿一下情绪,组织一下语言。

        不过贾环看着感觉有些怪怪的,这个世界就这么神奇吗?

        五岁的孩子居然能这么沉稳。

        贾兰没有让贾环多等,便用稚嫩的声音沉着道:“萨尔浒之战以后,明廷的气数就已经尽了。崇祯面对朝廷内部的党争,没有任何办法。他以为只要罢黜宦官,重用儒臣,就能中兴大明,结果大明养士二百年,却养出了世间最狼心狗肺的一群混账。

        后来大顺李自成攻入大都,崇祯吊死在煤山上,大明实际上已经完了。李自成进入大都后,原本一盖世英豪,却像是变了一个人一般,彻底堕落了,整日间不是美色就是美酒。他强纳了陈圆圆,使得山海关将主吴三桂反投清虏,最后李自成兵败一片石,江山拱手相让。”

        贾兰的声音很沉静,微微带有一些悲愤的色彩。

        贾环却觉得奇怪,因为贾兰所述,和他前世所知的历史完全一样啊。

        那么,大秦是怎么回事?

        “吴三桂降了清虏多尔衮,夹击了李自成后,清虏自此入关,南下神京,攻入大都。虏主爱新觉罗氏福临于太和门登基,成为清虏入关后的第一任皇帝。

        原本,世人都以为这一次中原华夏将又一次沦为异族禽兽的铁蹄下,冢突狼奔,就如五胡乱华再临,就如蒙元再次南下。

        然而,就在这山河破碎,黎民罹难之际,本朝太祖高皇帝赢志,并贾族荣宁二公,雄起于关中老秦地。

        竖起大秦黑龙旗,招纳八千老秦子弟,而后横行千里,奇袭卖国汉奸八大晋商的财富聚集地张家口,取得金银粮草无数,以此为根基,最终驱逐鞑虏,打下了大秦的万里江山。”

  http://www.3zm.net/files/article/html/21/21036/1046091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net。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