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醉迷红楼 > 第二十二章 勤“捡”持家

第二十二章 勤“捡”持家

        “哟!娘,你回来啦?”

        看到赵姨娘进了小院儿门后,贾环果断放弃了和小吉祥继续摆家家,迎了上去热情的欢迎。

        “黑了心的小混蛋,娘给人端茶倒水立规矩站了大半天了,怎么着,你还嫌我回来的早了?”

        所以说,人要有文化,不然不管你的原意是什么,说出来的味道和意思可能就会变的完全不同。

        看着赵姨娘撇着嘴,翻白着白眼,挥着绣帕骂骂咧咧的,贾环也只能苦笑。

        世界上有两种人不管你喜欢不喜欢都由不得你,一是生养你的父母,二是你生养的子女。

        尤其在双方还是单线连线的情况下。

        不过看到她身后跟着的一个十二三岁的丫头,贾环倒是一怔,这才想起来,赵姨娘身边也是有两个丫鬟的,一个自然就是贾环的同年好友小吉祥。另一个应该就是眼前这位了,名字大概是叫小鹊。

        这位丫鬟可是宝二爷安插在赵姨娘身边的线人,要是赵姨娘在老爷贾政身边进了什么谗言,小鹊就负责火线通知怡红院……

        或许是应了屁股决定脑袋这一句话,以前读红楼的时候,贾环曾以为小鹊是一个胸怀大义的好丫鬟。

        可现在,贾环怎么看都觉得她脑后长有反骨……

        “看什么看?也没见她脸上长出朵花儿来。哦,对了,这个奴婢就是小鹊,你应该记不起来了。以后有事就吩咐她去做……”

        赵姨娘见贾环没跟上,回头见他眨也不眨的“望”着小鹊看,不由气道。

        在她看来,小鹊连她姿色的十分之一都没有,有个屁的看头!

        没出息!

        听到赵姨娘的话,贾环明显可以看到,丫鬟小鹊的身体微微震了一下,脸色有些难看的低下,却没有说什么。

        尽管这已经是事实,但并不代表丫鬟没有尊严……

        贾环暗自感叹了句“这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后,他昂起小脸儿,对着小鹊露出一副很阳光很灿烂的笑容,打招呼道:“小鹊姐姐,你好,很高兴认识你,我叫贾环。”

        “啪!”

        贾环刚说完,后脑勺就被人抽了下,不重,但他还是晃了晃……

        “你到底是离魂了还是傻了?她不过一个丫鬟,还姐姐,她有这个福分?”

        赵姨娘絮絮叨叨的一边教训着贾环,一边扯着他的胳膊往屋里带,还不忘回头吩咐小鹊:“小鹊,你去厨房那边叮嘱一下,中午饭让柳家的给送过来,让她们多放点肉,就说环哥儿身体还没好利索,要补补!”

        丫鬟小鹊低低的应了声后,转身穿过垂花门就不见了。

        赵姨娘进了里屋后,挥挥手赶苍蝇似的把小吉祥轰走。

        不过小吉祥还小,可能还没有太强的自尊,路过贾环的时候,还对他做了个鬼脸。

        当她看到贾环回应了个更夸张的鬼脸后,就偷笑着一溜烟儿的跑掉了。

        给姨娘当丫鬟也就这么一点好处,不用随时侍立着站规矩伺候,可以出去找伙伴们耍子去……

        等贾环转过头来,就看到赵姨娘十分不雅的叉开双腿,四仰八叉的躺在炕上,嘴里低声抱怨个不停。

        “真是累死老娘了!一群黑了心的……”

        赵姨娘一边小声咒骂,一边空出一只手来,解开脖颈处的布扣子。

        原本贾环以为她是热的慌,看天儿和外面院落里落地的黄叶,此刻应该是刚刚入秋,不过可能因为反季秋老虎的缘故,天气还是有些热。

        可是让贾环惊讶的是,赵姨娘解开了一个后又解开一个,然后解了大半,直到腋下。

        可能感觉到了贾环诧异的目光,赵姨娘抬起脖子仰着脑袋,看着贾环张口就想骂,不过又想起早晨贾环的话,类似于“蛆心的虫子”之类的话终究还是没骂出来。

        贾环无辜的眼神看着赵姨娘,道:“娘,你要换衣服吗?”

        赵姨娘没好气道:“我换你娘的衣!”

        说罢,她手伸进怀里,用力一扯,扯出了一块粉红色的锦布。

        贾环仔细一看,竟然是一件衣服。

        他目瞪口呆的看着赵姨娘,不解其意。

        “看什么看?没见过啊?”

        赵姨娘似乎被贾环的眼神看毛了,怒斥了他一句。

        贾环心里有些不好的感觉,问道:“娘,这是……从哪儿来的?”

        赵姨娘闻言,有些得意道:“从哪来?嘿嘿,老娘我能白白的去给她们立规矩?这就是我立规矩的费用!”

        贾环下巴都快掉了,不可思议道:“娘,你……你这是从太太房里偷来的?”

        赵姨娘闻言,立时朝着贾环方向狠狠的啐了一口,骂道:“这能叫偷吗?蠢蛋,这叫捡!你真是没文化,没听说过勤捡持家吗?”

        贾环彻底斯巴达了,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勤俭持家原来是这样解释的……

        赵姨娘见贾环呆滞的脸,两条好看的眉毛顿时竖起就要发怒骂人,不过眼睛一闪,又变成了得意洋洋的神态,笑道:“环儿啊,你可千万不要说你瞧不起娘,你打开后面的那个柜子,在最下面那一格,你打开看看!”

        贾环心里愈发不妙了,警惕的看着赵姨娘,道:“干什么?那里都是你偷来的赃物?”

        “呸!”

        赵姨娘狠狠的瞪了贾环一眼,道:“你打开看看再说。”

        贾环不放心的又看了一眼,见赵姨娘眼中的得意神色愈发浓郁,心中却愈发不安了。

        他走过去,打开了那个比他还高一些的衣柜,里面多是一些叠起来的衣物。

        贾环没管衣服,蹲下来,将最底层的那个抽屉打开,一看,却皱起了眉头:

        “娘,这都是些什么玩意儿?”

        抽屉里塞满的瓶瓶罐罐,有茶壶,有茶盅,有小花瓶,有银色的勺子,有金色的镊子,还有玉白色的筷子……

        总之,一堆乱七八糟的小东西。

        赵姨娘听到贾环的话后,哈哈大笑,得意万分道:“你不是说娘是偷吗?老娘告诉你,你这些东西都一样,都是你偷来的!哼哼,还敢瞧不起你娘。当初我说要替你出手卖掉,你还不要,非要以后你自己去卖。得亏我没出手,不然现在怎么拾掇你?哈哈哈!”

        贾环彻底麻瓜了,这都,这都什么人?

        要不要这么得意?娘和儿子都是贼,难道就这么光荣?

        当然了,从赵姨娘的表现来看,她是当真发自内心的没把自己当贼。

        可能在她看来,这荣国府里的一切都有她的三分之一。这三分之一虽然是贾环的,但她这个生母有权代她的儿子争取。

        拿这点小东西又算的了什么?根本不算事儿!

        贾环绝对不信王夫人和王熙凤两个心机这般深沉和聪敏的人,会被赵姨娘和“贾环”的这些小动作迷惑住。

        赵姨娘和“贾环”二人自以为神不知鬼不觉的行动,绝对早就被王夫人和王熙凤两人侦知。

        但两人却从来都没有说过。

        说什么?说贾政的小妾是个贼?

        最重要的是,说出来有什么好处?

        管教她们的对手改邪归正?

        与其现在就闹出来闹成一场笑话,还不如当做把柄抓在手中,再有,一个小偷小摸的人,能成什么事?

        从内心里讲,说不定她们更乐意看到赵姨娘娘俩,尤其是贾环,成为一个这样偷鸡摸狗的人。

        因为这样的人,更不会对贾琏和贾宝玉造成什么威胁了。

        想到这里,贾环也只能苦笑了。

        说实话,他还真没想过要将贾府这个已经开始走下坡路的贵族家底儿收到手里。

        因为得到的和付出的明显不成比例。

        如果他想掌控贾府的家底,首先,他要干掉的恐怕就是贾母和王夫人,然后还有贾赦、贾琏、王熙凤、贾兰甚至李纨。

        如此一来,贾府也就没什么人了。

        他亲娘赵姨娘估计会很高兴,但贾政肯定会很生气,大义灭亲的事也肯定能做的出来。

        所以,既然他没有打算收拢这个荣国府为己有,如今倒也没必要大惊小怪。

        只是,太难堪了。

        “娘,这次就算了,你以后能不能别往家里‘拿’了?咱又不缺衣少食,何必呢?”

        贾环苦口婆心道。

        赵姨娘“呸”了一口,道:“扯你娘的臊,怎么不缺衣少食了?这次为了救你,老娘翻箱底儿翻出的那一百多两银子,不就是这样来的?要没有这一百两打底儿,哼哼,娘真真是连哭的地方都没有。”

        贾环无语道:“娘,我都给你说清楚了嘛,救我的不是马道婆也不是药王佛,是贾府老太爷。你就算……”

        没等贾环啰嗦完,赵姨娘就不耐烦道:“你懂什么?就算这次走运,可以后要是有个什么事呢?到时候该怎么办,还指望你那死鬼老太爷?去去去,哪凉快哪玩儿去,别来烦老娘。”

        贾环见好言相劝不听,也没了耐性,道:“娘,你就不怕这件事被太太和二嫂知道?”

        赵姨娘闻言,“噌”的一下坐了起来,指着贾环骂道:“你这黑了心的,你……你居然要告发我?”

        贾环苦笑道:“娘,你说什么呢?再说了,这还用我告发吗?你以为她们不知道?”

        赵姨娘脸都唬白了,颤声道:“环儿,你可别吓我。你……你听说什么了,太太和凤丫头难道已经知道了?不……不可能吧?”

        见赵姨娘被吓的发抖,贾环心里有些不忍,可他着实不愿再看赵姨娘这般荒唐下去,只好硬下心,道:“今天听二嫂话里的意思,应该是都知道了。我起初还纳闷呢,她说那些话是什么意思。什么是自以为神不知鬼不觉,什么手脚不大干净,现在才明白过来,原来她说的是咱们娘儿俩啊!”

        “啊!完了!”

        赵姨娘闻言,惊叫了两声,然后直愣愣的朝后倒去……

  http://www.3zm.net/files/article/html/21/21036/1046091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net。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