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醉迷红楼 > 第十四章 探春

第十四章 探春

        “环儿,咱们发财啦!”

        等到马道婆刚一出门,赵姨娘就一把抱住贾环,满脸桃花的蹦呀跳呀笑闹起来。

        贾环今年七岁,赵姨娘十四岁起侍奉贾政,十五岁有了贾探春,十六岁生了贾环。

        满打满算,赵姨娘今年也不过二十三岁。

        可是从记事起她就在贾府里做事,是贾母身边的小丫鬟,也就是在院子外洒水扫地喂鸟,根本没经历过什么正事。

        所以,论起见识来,估计连后世的小学生都不如。

        不然的话,她也不会整天半点城府都没有的咋咋呼呼。

        若不是有贾政宠着,这样的妾在贾府这样的豪门大院里,能不能活下去都是个问题。

        不过,或许就是这样的单纯,这样的“没脑子”,她才会让贾政如此宠爱吧……

        看着赵姨娘欣喜若狂的神色,简单的快乐,简单的笑容,不觉得,贾环也被她感染了。

        跟着赵姨娘一起蹦啊跳啊的笑叫起来。

        ……

        “娘,这笔赃银应该分我一半吧?”

        贾环一边笑呵呵的看着赵姨娘兴高采烈的翻腾着那几张银票,一边商量道。

        “放你娘的狗屁!”

        赵姨娘闻言顿时翻脸,一把把银票和碎银子都抓在手中,瞪着贾环道:“你要银子干什么?啊,你说,你想干什么?这些银子娘是要攒着的。”

        贾环彻底郁闷了,放我娘的狗屁,拜托,你老就是我娘啊……

        抽了抽嘴角,贾环无语道:“这功劳总有我的一半不是?我要银子有用呢。”

        赵姨娘撇嘴道:“你有屁用!娘告诉你,这些银子娘要统统都攒起来,以后给你娶媳妇要用。环儿,娘在府里只是一个妾,人家都是子以母贵,你就甭指望了。

        娘是贾家的家生子,做妾的,哪有什么嫁妆?不过,既然你是从娘的肠子里爬出来的,娘就得多替你操心。现在再不抓紧点攒银子,等娘年老变丑了,就更攒不起银子了。到时候看你这小畜生怎么办!”

        贾环闻言,也不知道是该笑呢还是该感动呢,就听着赵姨娘在那里絮絮叨叨骂骂咧咧的教训他。

        村俗俚语层出不穷……

        不过贾环第一次觉得,这些话似乎也没那么可恨。

        “咦,环儿,你真醒来了?”

        门外传来脚步声,很快来人就挑开门帘走了进来,看见贾环站在那里,有些惊喜的笑道。

        贾环看了看这个年轻的丫头,自然认不得她是谁。

        不过想想也差不多能想到她是谁了。

        “消肩细腰长挑身材,鸭蛋脸面俊眼秀眉,顾盼神飞,文采精华,见之忘俗。”

        九、十来岁的丫头,除了三丫头贾探春,又有谁能这般随意的进入赵姨娘的房间。

        贾环虽然猜出了她的身份,却又不便直接说破,便转头看向了赵姨娘,等她介绍。

        谁料赵姨娘的举动却让他哭笑不得。

        刚才散落了一炕的小银锞子和银票都没收拾,探春进来的又急,没时间整理。

        赵姨娘也不知怎么想的,呼啦啦的把银子和银票呼啦成一个小堆,然后一屁.股坐了上去压住。

        坐当然没问题,若只有银票倒也罢了,可赵姨娘把她压箱底的私房钱全都掏出来了。

        总数虽然不多,可碎银子却不少。

        问题是,这些银子的边边角角都尖锐的很。尤其是那些被剪刀铰过的,边角锐着呢。

        赵姨娘这一屁.股坐下去,霎时间脸色就变了。

        好在银子质软,不像钢铁那般,有个锐角就能放血。

        不过即便如此,赵姨娘也疼的眼泪花花的。

        贾探春自然不知内里缘故,抬头看去见赵姨娘一脸委屈愤怒,眼泪都要流下来了,却罕见的没有破口大骂,以为赵姨娘是气她在贾环生病中不曾来探病,连骂她都不愿骂了。

        贾探春也红了眼圈,走上前叹息了声,道:“姨娘,环弟病了我这个当姐姐的岂能不心急?那日我原本是要来看他的,可是老祖宗那里来了清虚观的张真人。他说环弟是因为沾染了不干净的脏东西,怕生人冲。所以老太太就吩咐下来,让我们都不要来打扰环弟养病,尤其是家里的女眷,怕阴气冲了。我也没有办法,只能回房间每天多念了几遍经文替环弟祈福。”

        “呸!你从我肠子里爬出来,我还不知道你?多年几遍经文有个屁用,老娘问你借点银子给你弟弟看病差点都借不出来,你的常例银子留着准备给谁?幸好环儿自个儿争气,活了过来。不然看看我饶的了你不饶?要是环儿不行了,老娘自己挂绳子上吊,死了化成鬼都不会让你们好过。滚滚滚,给我滚!”

        赵姨娘是把屁.股下的所有痛苦都转移到了脸上,一张美艳的脸狰狞的很丑,说出的话也跟刀子似的。

        贾环虽然心里也不是很喜欢这个贾探春,此刻见她小大人似的脸上满满都是痛苦,眼睛里也充满了眼泪,不由的心一软,对贾探春道:“三姐,娘今天心绪不大好。那马道婆又来……唉,你懂得。所以,还请三姐不要放在心上,娘是无心的。”

        贾探春闻言一怔,按照往常,贾环应该是给赵姨娘助攻,在一旁言语中夹杂着刀枪棍棒的讥讽她这个姐姐才是,今儿……

        是了,想起她们说的,贾环得了离魂症,前事都记不得了。

        现在看来,可怜是可怜,可人却变的清爽多了,还明是非了。

        贾探春皱眉道:“那马婆子又来要银子了?真真是混账东西。姨娘也是糊涂……唉。算了,我说了也没用,环弟,你好好劝劝姨娘吧,我明儿再来看你。”

        说着,又从袖兜里取出一个小荷包,从里面倒出了一把细碎银子,递到贾环面前,道:“这些银子你收好,等上学里的时候,让赵国基去给你买些你爱吃的零嘴儿。不过你也该好好吃饭了,别只吃零嘴儿,看看你瘦的,不只姨娘看着心疼……”

        贾环看着这一把细碎银子,挠了挠头,也不知道是多少,不过看贾探春一脸的坦然神色,想必也是她的所有了。

        贾环笑了笑,将探春的手挡了回去,道:“三姐,我自己也有常例银子,不用这个,你自己也要买些女孩儿家的东西,自己留着用吧。”

        贾探春闻言,脸色顿时黯淡下来,眼中掉下两滴眼泪,道:“环儿,你也在怪罪姐姐没来看你吗?”

        “环儿,三丫头给你银子你为什么不收着?难道都让她给了别人。哼,你才是她的同胞兄弟。还不把银子收过来?”

        坐在炕头还没缓过来的赵姨娘一边倒吸着冷气,一边指挥道。

        贾环心里暗忖,这样的老娘,实在是……

        苦笑着,贾环对探春道:“三姐,不是我生你气,我说的是实话。娘现在多的是银子,我要用的话就问她要了。你赶紧收好,等我把娘的银子用完了,再找你讨要。娘的话虽然不大靠谱,可有一句是对的,我们是同胞姐弟。”

        贾探春闻言,深深的看了贾环一眼,道:“环弟,你真的不一样了呢。我……”

        贾探春的话还没说尽,一旁的赵姨娘瞪着眼睛,强忍着臀部的痛苦,一跃而起,一把抢过贾探春手里的银子,然后指着贾环骂道:“放你娘的屁,老娘哪有银子?老娘穷都要穷死了,有个屁的银子。你倒是怪会做好人的,我……你看什么看?”

        贾环一脸古怪的看着赵姨娘的身后腰下,只见她臀上,沾着一张银票,随着她一蹦一蹦的,正迎风飘扬呢……

        这倒也罢了,刚才那一小堆碎银子,居然有几枚嵌入肉里,沾在了赵姨娘的丰臀上,随着她一抖一抖,啪啦啪啦的掉了一地。

        这个时候,赵姨娘还在一个劲儿的哭穷呢。

        ……

        “怎么着,这是我借的,不行?一府里没个有人情味儿的,我可不得到外面去借?”

        赵姨娘三两下把臀上沾的银票和银子收好后,脸不红心不跳的叫嚷道。

        贾探春见状,深深的叹了口气,摇摇头,道:“姨娘,你究竟要闹什么?这些话是你能说的吗?传出去就算老爷护着你,在后院里你能好过?你去外面借,你到哪个外面借的?这么大笔的银子,谁会不清不楚的借给你?”

        赵姨娘翻白眼,道:“你个丧良心的,管不着!谁会借给我,当然是你舅舅!”

        贾探春脸上浮现一抹恼意,道:“我舅舅,我舅舅是都太尉统制县伯王公的后裔,是京营节度使,他会给你借银子?”

        赵姨娘闻言一滞,随即开始更加愤怒的骂道:“你这个蛆了心的种子,我知道你恨不得托生在太太肚子里。我呸,也不撒泡尿照照你有没有这个命。你去问问你那舅舅他认不认得你,凭白的就自己往上攀,没囊气的贱婢,你就是一个小婢养的……”

        “行了!”

        贾环实在听不下去了,看贾探春气的全身抖的和筛子似的,再被骂下去,八成得气死过去。

        赵姨娘没想到她这个从来都蔫儿不拉几的儿子居然敢吼她,以前也只是瞪她,一时间赵姨娘给愣住了。

        贾环自个儿也气的不行,说实话,他本来是对贾探春看不上眼的。

        读过红楼的人都知道,类似刚才的争吵对话发生的次数实在不少。

        可是以前贾环觉得,这贾探春真的有些攀附富贵,心机深沉。

        现在看来,就算她有些心机,有些攀附富贵,也比她跟着赵姨娘一起变成和赵姨娘一样性格的强。

        ……

  http://www.3zm.net/files/article/html/21/21036/1046090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net。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