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醉迷红楼 > 第十一章 也配?

第十一章 也配?

        其他人倒罢,估计平日里也没谁将这个叫焦大的放在心上过,听都没听过。

        此刻听闻王熙凤之言,彼此间有个台阶下便罢了,大家都好。

        除了目瞪口呆的贾环外,其他人也没谁较真去考量这个焦大到底有没有真本事。

        包括贾母,她在乎的是家里人是不是会按照老国公的吩咐去做,至于做的好还是不好,那就不是她愿意去理会的了。正所谓男主外、女主内,女人的天职是相夫教子,而所谓的教子,也是教导儿子要听老子的话,按照老子的吩咐去做。

        至于成果的好坏,那是老子的责任。子不学,父之过嘛!

        当然,除非老国公再次托梦,她才会代替管教……

        只是,有些事可一不可二。

        就如王熙凤所言那样,仙凡殊途,见一次不知道得多大的代价,那是想见就能见的?

        再说了,就算贾环的演技再高,估计他也演不出长久的死亡状态,他憋气最长也只能憋个一两分钟,再长就要露馅了……

        ……

        “孽子,给我跪下,还不从实招来!”

        梦坡斋内,贾政一脸怀疑神色,对着也是一脸怀疑神色的贾环厉声呵道。

        贾政脸上的怀疑神色,是对贾环说的那些神神叨叨的事而言。

        而贾环脸上的怀疑神色,则是对王熙凤提议的习武师父人选有些质疑。

        焦大,不就是红楼里那个被几个家丁小喽啰按到地上后破口大骂,“扒灰的扒灰,养小叔子的养小叔子”,然后被塞了满嘴的马粪的那个老头吗?

        靠谱不靠谱?

        之所以没有被贾环直接定义为不靠谱,是因为贾环记得,这个焦大是跟宁国府那边的“老太爷”出兵放过马的。

        想来多少会有一点本事吧?

        贾环有些自卑,若不是他百分之一万的清楚他绝逼不是所谓的“读书种子”,此刻何必发这个愁?

        正愁思百转间,贾环听到他便宜老子的一声厉呵,然后毫无负担的继续用一双无辜而又清澈的眼睛看向贾政:“父亲,你说什么?”

        七岁的小正太,再加上两世为人的城府造就出的演技,顿时让儒家夫子的心软化了。

        想想眼前这个儿子险些被厉鬼带走,贾政都忍不住一阵后怕。

        多好的孩子……

        事情就是这么奇妙,儒家一直讲究抱孙不抱子。

        这里的子指的是嫡子,尤其是嫡长子。

        因为嫡子一般都被寄托了承载家族传承的期望,所以不能娇惯,必须严厉管教方能放心。

        至于抱孙,那是因为儿子可以充当严父的角色,扮黑脸儿,祖父就不必了。

        庶子则又不同,他们不需要考虑这些事,因为他们没资格去继承家业。

        或许是因为这个原因,有时候在严父面前,庶子,尤其是宠妾所生的庶幼子,反而通常比较受宠和宽容。

        就算不受宠,也不会像嫡子那些被严厉对待。

        闲话少说,言归正传。

        看着贾环闪亮的眼睛和不知所谓的表情,贾政可能是意识到这个儿子已经是痴呆儿童了,忽然有些心酸的感觉,他收起了脸上严厉的神态,表情柔和下来,抚着贾环的头发,道:“环儿,你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

        贾环点点头:“不记得了。”

        贾政犹豫了下,还是问道:“你……你真的,真的梦见了你祖父?”

        贾环依旧点头:“我也不知道那金甲将军是不是祖父,不过老祖宗说应该是。”

        贾政闻言,面色有些复杂,似乎有眷恋、有濡慕、有思念,还有……愧意。

        其实即使此刻,贾政心里还是非常怀疑贾环的话的。

        因为他非常清楚他的父亲老荣国公是什么样的人物。

        没错,贾代善的确是一个盖世无敌的武将,但同时,他也是一个儒雅万千的读书人。

        他是一个文武双全的儒将。

        如果贾环真的“遇见”了贾代善,那么他得到的叮嘱一定不会像贾环所复述的那般粗鄙糙劣。

        在贾政的记忆里,父亲贾代善从来都是一个腹有春秋、出口成章的人,说出的话也始终会让人如沐春风。

        也正是因为贾代善的这种人格魅力,才使得荣国府能够不坠先祖威名,在第一代荣宁二公皆亡后,依旧让贾家保持着勋贵第一,八公之首的超然地位。

        只可惜,荣国公英年早逝后,却是后继无人的局面。

        贾政是特别崇拜贾代善儒雅的一面的,自幼喜爱读书,而且他也知道,他是次子,不可能嗣国公爵,所以也就没勉力自己习武。

        遗憾的是,贾赦年轻的时候倒是也练过几天,可自从父亲贾代善战死之后,这二球货就完全自暴自弃养小老婆去了……

        因此,使得荣国府原本堂堂亲贵之爵,转成了宗亲之爵。

        一字之差,却是天壤之别……

        大秦的亲贵之爵,全部都由军功得封,尊崇无比。

        但是,即使是世爵,也不是说就可以简简单单就能承袭的。

        以军功得封的亲贵之爵,后人想要承袭,也要必须立下一定的功绩。

        至少,后人需要有一定的家学武道。

        否则的话,就只能转入宗亲之爵了。

        富贵倒也不差,可顶着一个干巴巴的宗亲勋爵,领那一点俸禄,家族门楣早早晚晚都要垮掉。

        宗亲之爵与亲贵之爵,最显著的一个区别就是,亲贵之爵可以掌军,而宗亲则不可以。

        以军功起家的贵门之后,却已经无法掌军。

        什么叫不肖子孙,无外如是。

        眼中的愧疚之色愈浓,不过余光忽然看到儿子依旧一副无辜样的看着他,贾政心里微微一动,抚着贾环头发的手一顿,道:“环儿,你当真愿意练武吗?”

        贾环点点头,道:“祖父大人都说了,进学一道,我就是一块不可雕琢的朽木,练武还有几分希望,以后就算没什么大用,也能保护家人。父亲,以后我要保护你。”

        这句肉麻的让人起鸡皮疙瘩的话,却听的贾政大为动容,眼中居然隐隐有一些水汽。

        “好孩子,好,为父支持你习武。只是,习武是一件非常非常辛苦,甚至是痛苦的事,你能坚持的住吗?”

        贾政很不放心的问道。

        贾环做了番让他后来悔青肠子的举动,他站在贾政面前,腰板儿挺的倍儿直,小胸脯拍的啪啪作响,也不怕拍出内伤,大声保证道:“父亲,我自己选择的路,就是跪着也要走下去!”

        听到贾环这般有志气的话,贾政的脸色又是一变,他忽然觉得,这个儿子真的变的很不一样了,而且还是往好的一面改变。

        如果宝玉也能离魂一次变成这样,那该多好啊!

        心内感慨了一句,贾政看着贾环温和道:“环儿,我看你也不像你祖父说的那般,真的是一块朽木。如果你有这般志气,为父可以亲自给你启蒙。”

        说完这句,贾环顿了下,而后语重心长道:“环儿啊,当今天下,已经承平日久。朝廷已经有一甲子年没有什么大战事了,所以武将地位日益西下。为什么那么多以军功封爵的贵门大都放弃了亲贵之爵?除了武道艰难外,最大的一个原因就是如今大势日渐文贵武贱,而且习武的花费远远超过培养一个读书种子的花费。当然,咱们这样的家庭不用考虑这样的问题。可是为了前程,你也要想清楚。”

        贾环想的很清楚,他没啥大志向,最想的就是当个纨绔子弟,整天遛狗斗鸡。

        但他也知道,作为豪门子弟,他想要这般混吃等死显然是不可能的。

        要么从文,要么从武。

        从红楼中来看,贾环显然是要去族学里打磨的,学习四书五经,琢磨八股文章。

        对这些天书一般的存在,贾环心里绝对是敬而远之的。

        他喜欢一些古诗词,但对于八股,他绝对是呵呵哒!

        所以,贾环坚定的告诉贾政,他还是要习武。

        习武苦?

        怕毛线,想当年大学军训的时候,又不是没牲口一样的在烈日下站军姿,踢正步。

        苦不苦,想想红.军二万五,累不累,看看雷锋董存瑞!

        ……

        “既然你自己决定了,为父就不多说什么了。不过你既然选择了,日后就容不得你退缩,否则仔细你的皮。习武花费很大,暂时先不用从公中取钱,就从我的份例里给你拨吧,我会给太太打招呼,你直接从太太那里取就是了。如果不够的话,就再来说。好了,你先回去吧,看看你姨娘。”

        对于贾环的选择,贾政看起来不是特别满意,但也不好多说什么,毕竟贾环打着老荣国公的牌子。

        贾环有些疑惑,道:“父亲,习武要花费很多钱吗?”

        贾政哼了声,道:“穷文富武,你不知道吗?”

        ……

        “太太,老三要是真去习武,那花费……”

        王熙凤陪着王夫人回到王夫人的院落后,语气有些担忧的说道。

        王夫人冷哼了声,道:“他能花费几个?”

        王熙凤皱眉道:“看看史家,风光倒是风光了,一门两侯,可有什么用。为了凑出这个爵位,史家银库里都能跑耗子了,熬的是山尽海干。史大妹子这么小的年龄,就要跟着她几个婶子一起做女红,攒那几个银子……真真让人不落忍。

        再说了,要是宝兄弟去练武,我们就是砸锅卖铁也要支撑。怎么说以后能嗣爵,能有点用处。可老三他……唉!”

        王夫人脸色愈发难看,低声骂道:“一个奴几生的,也配?”

  http://www.3zm.net/files/article/html/21/21036/1046090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net。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