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醉迷红楼 > 第九章 耳光

第九章 耳光

        作为贾府最尊贵的人,贾母这番嚎啕大哭,引发的震动超乎了贾环的想象。

        也没见鸳鸯出去吩咐,然而没几时,贾府里的头面人物便都匆匆赶来了。

        首先到的就是早上和贾环匆匆见过一面的王熙凤。

        “哎哟,这是怎么着了?老祖宗,今儿可是一个好日子,您可不能伤心。”

        王熙凤人未至,声先迎,身后的几个老妈子小丫鬟们留在门外候着,她自己掀开门帘走进来后,看了眼依旧抱着贾宝玉嚎啕不止的贾母,然后又看向一旁正在安慰她的王夫人。

        王夫人一边抚着贾母的背,一边冲王熙凤微微摇摇头示意无大事,又用眼神瞥了一眼在一旁装无辜的罪魁祸首贾环。

        王熙凤见状柳眉微皱,心中起厌恶,早上初见时的那一丝喜欢瞬间被湮灭。

        贾府里几百号人,一天大大小小不知多少事要等她来处理。

        可现在却因为贾环,使得她不得不抛下一堆事跑来安慰贾母。

        她能喜欢贾环才真是见鬼了。

        “老太太,要是有不开眼的人惹你生气,打板子收拾一顿就是了,无非是一些猫啊狗啊的,值当个甚?

        您老封君这样一哭,哭的满院子里都是福气。我们跟在老祖宗身边能沾着些福气自然是好的,可那些福薄的哪有这个命?这凡事过犹不及,你老人家就当可怜可怜他们,别让他们受不起。

        老祖宗快收了快收了,我在后面小抱厦里正处理事务,得到消息便赶来了。听前面大老爷和老爷他们似乎也得了信儿,正往这赶呢。

        老三,我就说你整天高脚鸡似的上不了台面。以往就算胡闹,也不过是在我和你哥哥们跟前混。这回你病倒了,把以前的事都忘了,我只当你懂事了。谁知道愈发让人气闷,你怎么就敢在老太太跟前撒野。

        你等着,等大老爷和二老爷过来,看他们揭不揭你的皮!”

        对嘛,这才是凤辣子应该有的本色。

        一番话说的又急又快,偏偏还很清楚伶俐。

        看她先满面笑脸的哄着老太太,转头就变了一个脸色,疾声厉色的对着贾环一番训斥,眼睛里跟冒火似的。

        “凤姐姐,你这可是冤枉人了哩!”

        坐在贾母右侧,一直用帕子替贾母擦拭眼泪的林黛玉忽然转头开口说道。

        贾环没有在意林黛玉为他辩解,但是却被她的声音给激的全身一颤。

        这一颤不是因为发寒激起了鸡皮疙瘩造成的,而是,玄而又玄的近乎源自灵魂的一颤。

        林黛玉的声线非常独特,非常的清脆,似童音,可偏偏又天然蕴含一种根源于女人本性的嗲意。

        这种嗲意不是刻意做作出的嗲,比如林X玲的嗲,让人觉得那是在发浪……

        林黛玉的嗲,是蕴涵在清洌的声音本质中的嗲,媚而不腻,让人心醉却又无杂念。

        最重要的是,这种嗲,绝对不会让人心生厌恶,即使最道貌岸然的道德先生都不会。

        贾环看向林黛玉的眼神有些发呆,直到触及她望来的目光。

        星星点点,林黛玉的眸光中似乎始终都蕴含一掬清水,能浸人心脾。

        如初晨时将起将灭的月光,清冷、孤寂,也有些许芬芳……

        贾环发现自己居然有些紧张,仓促间挤出一个笑脸,却发现人家早已转过头去。

        傲娇不?

        不过看到她连王熙凤询问的目光都懒得搭理,也没有理会对面小胖子的猪哥神色,贾环也就释然了。

        这个小妖女在清洌的气质中妩媚天成,自然风.流,资本雄厚架子果然不小。

        切!不就一十来岁的小丫头片子吗?

        贾环有些酸溜溜的腹诽道,不过随即莞尔。

        这种感觉就像前世读书时,毫不起眼的他坐在无人问津的角落里,时不时将目光落在教室里的某一处时的体会。

        那一处坐着班里的班花儿……

        王熙凤不愧是八面玲珑的人,几句笑话就把贾母哄的收住了眼泪。

        不过没等贾环轻松下来,屋外就响起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门外站着的不知多少嬷嬷丫鬟们,此刻纷纷做福行礼问安,闹哄哄的乱成一团。

        门帘掀开后,几个男人阔步进来。

        尽管在脑海里勾画过无数次贾府男人的形象,但此刻却没有一副能对上的。

        还真别说,一个个都卖相甚佳,气宇不俗。

        为首的中老年同志,大概就是荣国公府里年纪和爵位都最高的贾赦。

        在红楼里此人被描写成一个老色痞的形象,令人憎恶,可此刻贾环所见,此人相貌可以用端正魁梧来形容。

        看起来已是知天命之年,而五官端正,颌下三尺长须打理的非常齐整,平添了三分威严。

        头顶员外帽,身套一袭紫色锦袍,华贵,气派。

        而其后紧跟着的,大概就是他的老子贾政了,更是一个中年帅大叔的形象。

        容貌俊逸,气度儒雅,一身月白锦袍衬的他充满了文人风采。

        再其后的是一个青年,应该就是荣国府里这一代年龄最大出身最正的公子哥儿贾琏了,亦是一派倜傥不俗的表现。

        此刻三人均是肃然的神态,为首的中老年大爷贾赦走近跟前后,先是跪着行了一礼,然后没等贾母应答就站了起来,也不理会一旁王熙凤带着贾宝玉和林黛玉向他行礼,看着贾母关心道:“母亲,您这是怎么了?”

        贾母虽然已经收了声,但还在难过中,而且似乎连话都说不出了,悲伤的抬起手,指了指下面站着的贾环。

        贾赦顺着贾母的手看向了贾环,眉头顿时皱起,眼神凌厉。

        只是因为贾环的父亲就在这里,他不便直接教训。

        果然,没等他说什么,跟在他身后的贾政就自动一步向前站出,怒发冲冠的指着贾环,厉喝道:“你这个孽障,简直无法无天了。说!你到底做了什么大逆不道的混账事,将老祖宗气成这般模样?今天你要是说不出个理来,我就亲手杖毙了你这个忤逆的畜生。”

        气氛压抑到凝固,贾环用无辜的眼神看了眼面前的帅大叔,又看了眼不能言语的贾母和事不关己的王夫人,还瞥了眼吓的跟缩头鹌鹑似的的贾宝玉,最后又注视了下嘴角擎笑与林黛玉低声说悄悄话的王熙凤。

        “啪!”

        可能是嫌他东张西望的惹人厌,气急的贾政怒不可揭的甩了一记很响亮的耳光。

        完全没有防备的贾环顿时倒地,这次他确定真的看到了传说中的金光了。

        贾环有些木然的擦了擦嘴角,低头看去,发现了一抹殷红。

        他脑子里有些嗡嗡作响,第一反应是:艹,敢打老子?!

        不过脑海里刚升起的一点反击念头还没成型就自动扑灭,不是他在乎百善孝为先,他对这个便宜老子半点印象都没。而是因为眼前那麻杆儿一样细的胳膊告诉他,他很可能干不过……

        既然现在还干不过,那就先夹起尾巴求活要紧,贾环有些头晕的站了起来,随手整理了下衣衫后,抬头看向贾政,用很无辜的语气问了声:“你是谁?”

        “哗!”

        众人一阵讶然,就连贾母和王夫人等人都有些不相信,她们知道贾环离魂了,前事尽忘。

        但一个人怎么会连自己的老子都能不认识?这么大逆不道!

        贾赦贾政等人就更是不敢置信了。

        贾政气的全身打起了摆子,心中刚升起的那一丝痛爱全失,面目涨的通红,颤着手指着贾环道:“好,好,好!不想我贾政居然生了这么一个目无尊长的畜生,居然连自己的生父都不认了。今天我一定要杖毙了你,否则我还有何面目生在这世间。来人,来人,给我请家法来!”

        看模样贾政是气坏了,门帘后人影闪动,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去请家法了。

        一般而言,所谓的家法不是戒尺就是木棍,由家族的长辈所设立,可以用来教训家族中的不肖子弟。

        贾环自然没有兴趣见见贾家的家法,贾政连贾宝玉都能下手打个半死,何况他这个庶子。

        贾宝玉有贾母和王夫人呵护着,可贾环看了看上方的诸位女豪们,似乎对替他解释一二的兴趣不大,所以贾环只能自己开口辩解了。

        “这位先生,你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贾环目光清澈,虽然只是一个七岁的毛头小子,但也能做到不卑不亢。

        只不过他这句话差点没把贾政给气昏过去,一张帅脸也扭曲成紫黑色,看情形,他确实还不知道贾环患了“离魂症”一事。

        可能是不想贾政被气死,或者不想事后让人对她这个主母“另眼相看”,毕竟她是知道事情原委的。

        一旁的王夫人终于幽幽的出声了:“老爷,环儿不只是不认你了,他从昨夜醒来后,就得了离魂症,谁都认不得了。”

        “吓?!”

        贾政、贾赦还有贾琏,都目瞪口呆的看着一脸无辜纯真状的贾环,满脸质疑。

        而软榻旁站立的小胖子贾宝玉,或许生平酷爱读闲书的缘故,此刻猛然双眼放光的看着贾环。

        离魂症?

        太神奇了,太刺激了,有木有?!

  http://www.3zm.net/files/article/html/21/21036/1046090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net。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