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申公豹传承 > 第十七章 入荒林

第十七章 入荒林

        古木苍茫,玉独秀一袭补丁衣衫,五颜六色,看起来甚是花俏,唯有周身漏出来的肌肤闪烁着荧光,细腻而有光泽,看起来颇为不凡。

        修行者五感敏锐,远胜于普通人。

        从家门中迈出的那一刻玉独秀就知道,自己将要面对这一片未知的世界,未知之所在。

        想起小妹红肿的眼圈,细碎的银牙紧咬着嘴唇,令红唇的周边失去了血色。

        消瘦的手掌颤抖着为自己整理衣衫,最后含泪目送自己远去,唯有风中的叹息愈加深远。

        此时玉独秀身上背负着一个比他身子要高出不少的布棍,不错看起来是一个被各种颜色布条缠起来的棍子,唯有高出头部的地方显露出奇怪的形状,才显出这个棍子与众不同。

        三尖两刃刀被玉独秀用布条缠起来,背负在身后。

        在肩膀的另外一侧,挂着一个盛箭矢的盒子,腰间跨着强弓。

        强弓是玉独秀亲自制成,足足有八石之力。

        在玉独秀的身前悬挂着一个竹条编制而成的药篓,走过苍茫的丛林,要是发现什么草药,可以采摘下来,在外面卖出一个不错的价格,再说了,丛林中行走的王道就是必须熟识各种常用的草药,不然突发意外,就是等死。

        这苍茫的荒林中,一直都是村子中禁忌之所在,所有进入这荒林之人,就再也没有出去过。

        玉独秀手中拿着一个木杖,猛然间在前面一挑,一挑周身翠绿的青色毒蛇就被挑飞,啪的一声摔在树上,瞬间跌落而下。

        毒蛇凶猛,那翠绿色的长蛇猛然间一窜,再次向着玉独秀咬来。

        打蛇打七寸,这一次玉独秀下手无情,棍子带着呼啸之音,瞬间来到那翠蛇的颈部,猛然间将其打飞,在丛林中扭动一阵,再也没有了声息。

        看着那不动的翠蛇,玉独秀嘴角挂着冷笑,小心的在身边的树上折断一个枝桠,瞬间脱手而出,将翠蛇的七寸叉在地上,令其无法动弹。

        果真,那翠蛇狡诈,乃是诈死,不过这回被玉独秀固定了七寸,就是真死了。

        感觉到不妙的翠蛇在不断扭动,不过却无法摆脱那树杈的固定,只能徒劳的挣扎。

        玉独秀冷冷一笑:“我不杀你,你却要杀我,而我不想死,所以只能你死了”。

        说完之后脚掌猛地一跺,踩中了翠蛇的七寸之所在,瞬间将其七寸给睬成肉泥。

        看着死的不能再死的长蛇,玉独秀轻轻舒了一口气,顾不得血腥,将蛇胆掏出来,打开胸前的背篓,里面有一个黄皮葫芦,揭开盖子,一阵浓郁的酒香在丛林中扩散开来。

        玉独秀将蛇胆放入其中,再次盖上盖子,隔断了酒香,这酒乃是村中的普通杂酒,是玉独秀用鱼肉换来的,不过经过玉独秀的蒸馏,变成了高浓度的烈酒,最适合在这丛林中行走之用。

        “这蛇肉怕是不能吃,此蛇有剧毒,被我击破血管,那毒素怕是流窜至血肉中,污浊了血肉”玉独秀看了眼地下的翠蛇,放弃了作为食物的念头。

        看着莽荒的树林,玉独秀轻叹,怪不得村中的猎户进入这里之后就再也没有出去过,就单单眼前这条死蛇,就不是普通人能应付的,要不是玉独秀经过脱胎换骨之后五感敏锐,怕是也着了道。

        “打草惊蛇”玉独秀手中的棍子不断在周围拨弄,将一些隐藏在草丛中的小动物赶走,倒是不怕因此引来大型动物,要知道此行就是为了大型动物皮毛而来,要是有大型动物送上门,玉独秀高兴还来不及呢。

        “株樱花,此花柔和,能开解肝木之毒”玉独秀看着脚下的一株红色花朵,轻轻将其一部分枝叶折断,留下大部分主干在原地,不绝了此植株的生机,或许日后能救人一命,也未尝不准。

        “百步草”玉独秀看着脚下的小草,再次停住脚步。

        百步草有剧毒,百步之内定然绝命。

        将一株株药草全部采摘起来,玉独秀嘴角挂着笑容,有了这些草药,他在这丛林里的日子好过不少。

        玉独秀在丛林中独走,此时丛林外却来了一大队人马,这队人马有老有少,有武者大半,有白发飘飘的老者,在其身后是衣着华贵的私家士兵。

        “迎吉小主,这荒林内有妖兽横行,老爷的病自然有老奴操心,这中域愿意为老主人效劳之人何止千万,只要小主一声令下,定然千万人共同前往此地,为老爷寻找到还素花,小主何必冒此大险,致自己生命于不顾,要知道小主的性命可是金贵的很,要是小主出了事情,这中域内不知道有多少人会为此而掉脑袋”那白发飘飘的老者摸着胡须,绵连苦涩的劝谏道。

        老者口中的迎吉小主乃是一个身穿紧身衣,衣着得体,甚是华贵的少女,此少女面若凝脂,肌肤如玉,一双眼睛分外有神,容貌绝美,却是比那桃李更艳三分。

        听闻此言,那迎吉小主眸子一瞪:“你懂什么,小弟正是年幼,却是当不了家中的主,这全族男女老幼,乃至于王都权贵都在看着我温家的笑话,我身为温家的长女,要是不站出来,还有谁能撑得起诺大温府”。

        说到这里,少女昂起头颅,露出犹若凝脂一般的玉颈:“再说了,我这般动作,定然会引起哪位的注意,若是来年进入宫中,定会受到天子的青睐,到时候不但有了忠孝之名入得天家法眼,我父亲的伤病更能就此痊愈,温家也会更上一层楼,如此两得之事,如何错过”。

        老者闻言不再多言,只是愁苦的脸上更是多了一抹褶皱。

        看着那一望无尽的山林,少女骑在马上轻轻一夹,挥了挥马鞭:“走吧,找到还素花,我定然会为诸位请功”。

        说完之后,这少女一马当先冲向了荒林中。

        荒林的沉寂瞬间被打破,大队人马所过之处鸡飞狗跳,鸟雀奔逃,四处溃散,丛林一片喧嚣。

        玉独秀站在树林中,听着远处鸟雀惊恐飞舞之音,面色凝重:“鸟雀这般惊慌,定然是有猛兽经过,还需谨慎一点的好”。

        说着,玉独秀手掌一伸,将身后的三尖两刃刀拿在手中,几个跳跃,居然攀上了不远处的一颗大树。

        站在树上,玉独秀向着远处瞭望,哪里有什么野兽,映入眼帘的赫然是一大队衣着华贵的人马,当先一公子骑着马匹,在丛林中慢步行走,所过之处鸟雀被惊醒,振翅高飞。

        玉独秀摸了摸眉毛:“这队人马衣着华贵,看起来倒像是那家大户子弟来到这荒林中游猎玩赏,有钱人果真好气魄,这普通人视之为死地的荒林,居然被对方当做狩猎场”。

        要是让温迎吉听到玉独秀这句话,定然挥着马鞭给玉独秀来一个满脸开花,你来游玩的,你们全家都是来游玩的,这荒林中对于普通人都有危险,虽然在其身后有不少武者,但修行之人却一个没有,纵使是温家家大户大,也没有修行者跟随护送。

        修行者何其宝贵,大家都忙着打坐修炼长生之道,除非是长生无望,或者是眼见着无法躲过三灾,才来红尘享受乐趣,不然谁会来红尘打滚。

        看着这一队人马,各各衣着华贵,玉独秀不愿意惹麻烦,正要远远的避开,却不想那人群中一个武者倒是眼尖:“那里有人”。

        一个凶险的荒林中居然有人,能在荒林中独自行走,此人不是莽撞无知之辈,就是一个无惧危险的高手。

  http://www.3zm.net/files/article/html/20/20766/1026750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net。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