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春秋我为王 > 第57章 雨夜惊变(上)

第57章 雨夜惊变(上)

        对于桑羊翁的坚持,赵无恤惊讶之余,也不由得佩服他的固执。

        鲁国的乡中国人曹列说过:“肉食者鄙。”这位老农心里,大概也是这么想的吧,对于自认为是对的东西,就坚持到底,不盲从权贵,这就是先秦国人刚烈而自信的性格。

        赵无恤已经得到了满意的结果,对反对者,他也不想一味打压。

        反正桑羊翁家里也仅仅几十亩田地。

        赵无恤笑道:“也罢,不必勉强桑羊翁,这样吧,我不在你的土地上推行代田法,那些田地,就作为对照组吧,桑羊翁觉得不服气,那来年种粟时,收成可不要输给了其他各里!”

        “对照组?”虽然没太听明白,但桑羊翁一下子燃起了斗志。

        “若是我输了,若是我输了……”老人想着,要是自己输了,得付出什么代价。

        “若是桑羊翁输了,就请尽力帮我改善代田法,改善农具吧。”

        国人们听后,纷纷对赵无恤的胸襟感到佩服。

        现在,唯独成垄和几名成氏大宗的人还站在中间,这种一边倒的局势,是他们事先万万没有料到的,也没有定下相应的对策,如今尴尬无比。

        赵无恤没有再理会成垄等人,反正他和成氏大宗的仇怨早已结下,就算强行按着他们的头执行,也会遭到反抗和懈怠,何苦来哉。

        而且,不树立一个典型,怎么能显现出代田法的先进性?怎么能让参与冬种的国人在丰收后有优越感?这种有利的事情,就放在这里,你爱做不做,待到明年麦熟时,后悔的可是你们!

        在冬祭收尾后,赵无恤站在空无一人的社庙前,闭着眼睛为今天所做的事情向冥冥中的神明忏悔。

        身后传来脚步声,却是计侨一言不发地走到了无恤的背后。

        “先生不是去测量日长,估算数九去了么,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计侨却单刀直入地问道:“君子,今日所谓占卜之事,到底是真是假?”

        赵无恤知道他想说什么,对于和他亦君臣亦师友的计侨,他也不想隐瞒。

        “我听说过一句话,神为民主!小子只是把有利于民众的事情,借助神灵之口说出而已。计先生,你只需要说,信不信我?”

        “侨已经向君子委质效忠,自然是信的……”

        “那就够了,其实,这农事其实和解数题是一样的,只有动手去做了,才知道能不能解出。明日,成邑便要开始推行代田法,先生只需要尽心尽力去统筹规划即可,待到麦熟时节,一切自然能见分晓!”

        “不过到时候,我也要与先生打一个赌。”

        “以一年上计,甚至是成邑的土地来打赌,未免儿戏,侨宁可让君子赢了去,敢问要赌什么?”

        赵无恤沉吟片刻,缓缓说道:“我知道先生宗族以计吏为业,算筹之术都是历代相传,除了教给我这等卿大夫之子外,一般是不外传的,对否?”

        “那是当然。”

        “但小子有一个请求,来岁若是麦粟丰收,我便会在成邑开设一个学堂,收纳聪慧的国野孩童入学,到时候要请先生执教,传授数科,以及周髀数字等,如何?”

        计侨没料到居然是这么一个要求,这的确与计氏一族的规矩不合,他犹豫了片刻后道:“周髀数字本是君子传授,自然可以按君子说的办,侨纵算是违背宗族规矩,也心甘情愿将平生所学倾囊相授!”

        ……

        冬至日,除了祭祀外,还要更易新衣,备办饮食,迎阳贺新,在这一天,人们要有交贺活动,互相拜贺,又称贺冬。

        而给赵无恤贺冬的国人、野人,居然从乡寺一直排队到了社庙……经过今天的事情后,赵无恤已经被再次神化了,民众们似乎都想凑上来沾点福禄。

        在夜幕将黑时,赵无恤总算招待完了所有的宾客,忙完了各项事务,回到了乡寺后的居所里。

        他虽然全身劳累,但心情却很是不错,今天可以说是大获全胜,未来一年的道路,已经铺平了。

        刚进门,他就见自己屋里的两个女婢,媛和薇都穿着织工新做的深衣,如同两只匍匐在地的蝴蝶般,向他行礼问好。

        无恤眼前一亮,他目光都盯在一身素色的薇身上,对媛,则正眼都没瞧,只是不怀好意地朝她挥了挥手,安排她去给穆夏准备飨食。哼,今天本君子心情大好,就给你们创造个机会……

        薇红着脸,双手高高举起,献上了为赵无恤准备的冬至礼物:一双细葛布做的鞋履,还有边角料制作的足衣。

        “这是下妾亲手所做,请君子不要嫌弃……”

        “冬至,数九,献履贡袜,以迎福践长”,这贡献鞋履和足衣,是为了祓厄迎福,让人的生命得以长久。

        赵无恤自然毫不客气地收下了,还习惯性地说了声谢谢,让薇愣了半响。

        随后,赵无恤还给薇放了假,让她能和弟弟敖一起度过佳节,看着姐弟俩欢声笑语地走了出去,他心里不由得有些羡慕。

        虽然夜色已黑,但今天还有难得的群饮和燕飨活动,冬至聚会饮酒,庆祝一年劳作告一段落,并不受限制。只是需要加强下外边的守备,防止酗酒滋事,嗯,尤其是田贲,一口酒都不能让他喝。

        赵无恤一边想着,一边穿起了薇草献上的履和足衣,看得出这是用心细细缝制的,但是……

        依然比不上季嬴做的旧履、旧袜舒服合脚啊。

        他的尺寸,大概都记在季嬴的心里了吧,也不知道这佳节里,姐姐在做什么?也在眺望满天星斗么?

        正在赵无恤仰头思念时,却听到外边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何人敢夜闯君子住所!”却是穆夏深沉厚重的声音……

        “是我,是我,下宫的竖人宽,有紧急要事前来禀报君子!”

        赵无恤听闻,不由得大生疑窦,下宫的竖人宽,那不是在赵鞅身边走动传话的几个竖寺之首么,他怎么跑到成邑来了?

        在门边核对身份后,一身皂衣的竖人宽忙不迭地跑了进来,见到无恤后,隔着老远就扑通一声跪倒在地上,双手高高举起一件物什,口中说道:

        “主上有令,要成邑立刻动员两百兵卒,随时待命!调兵虎符在此,请君子合符!”

        求收藏,求推荐,第三更在晚上12点左右……这周的推荐是分类新书推荐,有点不好找

  http://www.3zm.net/files/article/html/19/19840/990358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net。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