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我要做皇帝 > 第三十五节 厚恩(2/3)

第三十五节 厚恩(2/3)

        刘德到底是窦太后的亲孙子,窦太后也不可能真的恼他什么。

        因此,当刘德把姿态放低,说了些好话,加上陈阿娇跟刘嫖在一旁帮着活跃气氛。

        因此窦太后的气也慢慢消了,于是问道:“刘德,听说皇帝叫你出宫去内史府那边帮着晁错打理长安?”

        “回皇祖母,孙儿正是来跟您禀报此事的……”刘德低着头道,至于什么之前太忙了忘了来跟窦太后报备这种事情,刘德自然不会傻的去主动提。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角色。

        刘德现在的角色就是大汉天子的好皇子,窦太后的好皇孙。

        怎么会犯那种低级错误?

        政治是什么?

        前世刘德就已经了解的很透彻了。

        所谓的政治就是睁着眼睛说瞎话……

        “哦……哀家知道了,你出了宫,要用心做事,不可依着身份在外面胡来……”窦太后也像忘记了之前的不开心一般,叮嘱刘德道:“这汉家的江山,是先帝一点一滴的才重新建立起来的,切不可在你们这一代的手里败坏掉!”

        刘德听了,立刻就知道窦太后已经不再追究他之前没来报备的错误了,笑逐颜开的道:“诺,孙儿谨奉皇祖母教训……”

        “你能记得就好……”窦太后在刘嫖的搀扶下慢慢站起来,牵着陈阿娇的手往后殿走去:“你事情多,哀家也就不留你了,出去好生做事吧……”

        “诺!”刘德恭敬的叩首,然后起身退出这永寿殿。

        等到刘德走出了永寿殿,一直在旁边没有说话的刘嫖埋怨着自己的母亲道:“母后为何这样急着赶刘德出去呢?留他下来用个膳也好啊……”

        “你啊……”窦太后轻轻的用手打了一下刘嫖的背后,轻笑道:“你以为哀家是你呀……无牵无挂,无忧无虑,哀家要是留着刘德下来吃饭,传出去,这**里的大大小小的妃嫔跟美人要不舒服了……皇帝也会不高兴的!”

        刘嫖撇撇嘴,这宫里的妃子,没几个能被她正眼瞧过。

        只是……

        “天子能有什么不高兴的?”刘嫖问道:“母后留着刘德下来吃顿饭,这祖孙之间,不正该是如此吗?”道理刘嫖自然也懂,只是既然已经下决心押注刘德了,那么刘嫖也就不在乎揣着明白装糊涂了。

        不得不说,刘嫖这人,只要押了注,那她就会尽心尽力。

        毫不夸张的说一句,全长安的贵族都知道,找馆陶办事,只要馆陶肯收钱,那事情肯定能办成,绝对的业界良心

        “所以哀家才说你无牵无挂,无忧无虑……”窦太后笑道然后她像是想起了什么,神色严肃的道:“正好今天你也来了,有个事情,你去帮哀家探探皇帝的口风……”

        “母后请吩咐……”一听到窦太后有事情交代,刘嫖立刻就打起精神来了。

        “这刘武不是快要回封国了吗?”窦太后叹道:“但哀家就是舍不得呀,你去给哀家探探皇帝的口风,看看能不能让刘武在长安多留些时候?”

        “刘武在长安已经呆了快半年了啊!”刘嫖眉头一皱道:“按规矩,是该回封国了的,国不可一日无君嘛……”

        窦太后道:“祖宗规矩哀家自是知道的,只是先帝的时候,刘长不也在长安常常一呆就是一年吗?”

        “难道说刘武在皇帝眼里连当年的刘长都不如?”窦太后说着说着情绪就有些激动了:“你就别管这么多了,去探探皇帝的口风,再回来跟哀家说……”

        “诺!”听到窦太后如此坚持,刘嫖只能应下来。

        可惜刘嫖却不知道,此时的窦太后,已经在暗中谋划着给刘武的皇太弟之位铺路了。

        将刘武留在长安这是第一步。

        只要能留下刘武,那么,接下来的事情就好操作了。

        当了二十多年皇后跟两年太后,窦太后眼睛虽瞎,但心里一点都不瞎。

        她看的仔细,皇帝的儿子们都已经长大了,也懂得了争取权柄。

        再不行动,那她的宝贝儿子就真要跟储君之位拜拜了。

        特别是刘德的异军突起,让窦太后心生警觉,这才借着刘德没跟她报备的借口,发泄了些情绪。

        否则,以她的精明和心性,岂能看不出有人在她面前诋毁刘德吗?

        她不过是顺水推舟,顺便敲山震虎,看看皇帝、刘德的反应罢了。

        如今,见了刘德后,窦太后已经万分确信,她这个皇孙也在觊觎大位。

        …………………………………………

        出了永寿殿,刘德整理了一下衣冠。

        心里寻思了一下,反正今天也不可能办成什么事情了,索性就去淑房殿探望一下薄皇后,顺便加深一下联系吧。

        于是转道去了淑房殿。

        到了淑房殿,见了刘德前来,薄皇后很高兴,就留着刘德在她哪里吃了饭。

        母子两人吃过饭,各自坐着聊天。

        “吾听说陛下命你出宫了?”薄皇后自然难免问到这个问题。

        “回母亲的话,是的,父皇命儿子在晁内史门下听政……”刘德自也不隐瞒,一五一十的禀报了一番。

        “善!”薄皇后高兴的点点头,如今她已将刘德看做自己的亲儿子一样对待了。

        “李信……”薄皇后吩咐了一声。

        “老奴在……”大长秋李信立即出来弯腰行礼。

        “你去把吾的那口箱子拿出来,搬到刘德的车上去……”薄皇后吩咐着。

        “诺!”李信显然早得了吩咐,只是出来走个过场而已,没多久就有几个宦官抬着一口沉重的箱子,搬到了刘德的车上。

        刘德见了,连忙问道:“母后您这是做什么?”

        “吾儿出去做事,怎能没有金钱支撑?”薄皇后拉着刘德手笑道:“吾虽然久居深宫,但也知道,到了外面,什么都要花钱,所以这一千金,吾儿先拿去应付,若是不够,吾再去想办法……历年来先帝跟太皇太后赏赐的庄园跟珠玉吾还是有些的……”

        刘德看着薄皇后,久久无语。

        其实刘德心里很清楚,他对薄皇后半是利用半是感恩,本没有多少真感情在的。

        原本他也以为,他跟薄皇后不过是各取所需。

        但此时看着薄皇后真切的情感,他知道,薄皇后是真将他当做儿子来看了。

        要知道那可是一千金!

        汉代黄金通常都是制成金饼,每个重量都是一斤,一千金就是一千斤黄金,即使汉制斤两大约只有后世的一半不到,但那也是差不多两三百公斤的黄金,此时一个食邑五千户左右的彻侯,一年租税所得,也差不多只有这么多!

        刘德深吸一口气,跪下来道:“母后厚恩,儿子无以为报!”

        推脱之类的矫情话他也懒得说了,说了也是虚伪。

        他现在确实急需用钱!

        ………………………………………………

        额,看了下书评区,回答一下。

        @无聊之梦月:麻烦看仔细点,本书主角是穿越后再重生的~so其实历史上真正的刘德怎么死的,看过历史书的都知道,刘彻逼死的呗~就像我在书里说的那样,刘荣一死,刘德就天然的构成对刘彘的威胁,不管刘德做什么都摆脱不了刘彘对他的猜疑。所谓‘汤以七十里,文王百里,王其勉之’这可是刘彻亲口说的,然后历史上刘德听了这话回家就日夜饮酒做乐暴病而亡了。

        @像个人类:确实有点想太多了,这个问题我也发现了,可能太久没写文了,有点生疏了,尽量改正吧~

  http://www.3zm.net/files/article/html/18/18795/910495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net。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