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我要做皇帝 > 第二十四节 做个出头鸟(3/3)

第二十四节 做个出头鸟(3/3)

        将那四市的关门印信与令符丢给刘德后,晁错就随便找了个借口,把刘德打发了出去。

        看样子是有点眼不见心不乱的味道。

        只是除了那四市的印信与令符外,晁错没有调拨一个属官给刘德,更没有指示任何一个差役协助刘德。

        而内史的属官们见了此情此景,那个还敢跟刘德说话?

        想巴结刘德,投资刘德的人肯定有。

        奇货可居的故事可才过去百多年。

        只是这现官不如现管。

        别说刘德只是个皇子了,就是太子,在九卿之一的内史面前,也跳不起来。

        当年刘德的便宜老爹刘启还是太子时,就被张苍逼的狼狈不堪,甚至有次,连先帝都被迫脱帽谢罪。

        所以,当晁错摆明车马,表示出明显的排斥刘德的倾向后,再有想法的人,也只能把想法藏在脑子里,不敢表露出来。

        否则,晁错会很高兴杀鸡儆猴,将那个不知死活的家伙吊起来抽上一万年,就是死了,以晁错的性格,他也不介意鞭尸。

        简而言之,刘德在这内史衙门被孤立起来的。

        他想做任何事情,都不可能得到内史衙门的任何帮助。

        而且,刘德也毫不怀疑,晁错已经在那四市里给他挖好了陷阱,就等着他傻乎乎的跳进坑里的那一刻了。

        “人才啊人才!”坐在马车上,刘德叹息了一声。

        无论前世今生,他都缺乏人才,缺乏可以帮助他,协助他处理各种事情,并且给予补充和意见的人才。

        虽然派了王道去雒阳征辟剧孟。

        但就算征辟到了剧孟,他的手下依然单薄,可谓势单力薄。

        想凭着一个剧孟就打理好那情况无比复杂的四个市,无异于痴人说梦。

        若是没跟粟姬闹翻,那刘德倒还可以求助他的外家粟氏。

        粟氏虽然不成器,也没什么办事的人才,但至少能帮他摇旗呐喊,壮壮声威。

        如今刘德唯一能指望的恐怕就是薄皇后的母族了。

        只是薄氏外戚,向来人丁单薄,这一代的枳候薄戎奴,听说统共也就生了三子两女,未必能给他多大的帮助。

        此时就显出薄氏外戚的弊端了。

        薄家声望固然好,而且家声也不错,朝野议论中也能得到不少加分。

        可人丁单薄就意味着他们也帮不上什么忙,甚至连摇旗呐喊这种事情都显得气势不足。

        “看来我得找机会去拜见一下我的那位长公主姑姑了……”刘德心中想着。

        现在也就顾不得什么节操下限了,尽快给自己找些外援,多些帮助才是正道。

        而馆陶长公主,无疑是个很好的潜在盟友。

        跟馆陶长公主关系搞好了,就能接近如日中天的窦氏外戚集团。

        窦氏外戚可不是薄氏外戚。

        当年,窦太后的弟弟窦少君与窦太后相认之后,先帝请了许多当时的名家与大才为窦少君与其兄长授课,教导他们礼仪与规矩,于是窦氏兄弟‘由些退让君子,不敢以富贵骄人’。

        优秀的教育资源,直接导致了窦氏外戚人才辈出。

        像是窦婴,无论手段、能力、才华都是一时之人杰。

        前世窦婴与刘德一同辅佐着刘荣,呕心沥血,错非是刘荣实在不争气,而且粟姬那张嘴从来不带门,否则,刘荣的储君大位应该是相当稳固的。

        除却窦婴外,窦彭祖的能力与才干,也是不错,刘德前世与之有过几次会面,知道这窦彭祖可能不如窦婴,但是中上之姿还是有的。

        尤其重要的是,某些事情,作为皇子,刘德真不好出面。

        但是,要是有个姓窦的或者是姓陈的帮着出面,那就不同了。

        只是想要拉拢馆陶,那就要下血本。

        前世王娡怎么拉拢馆陶的?

        首先是重金开路,王娡的几个兄长王信、田蚡、田胜,某段时间甚至天天提着一箱箱的黄金甚至田册往馆陶长公主的府邸跑,前前后后怕是送了三千金以上的财富,这才砸开了馆陶长公主的家门。

        其次,就是刘彘出马,用一个金屋藏娇的诺言,换得馆陶真正下定决心。

        黄金,刘德没有多少。

        他手里统共就不过六七百金的积蓄,这其中扣掉王道带走的一百金,剩下的那点钱,在长安真算不上什么,现在一匹上好的良马,也要个百金左右呢!

        所以,想来想去,刘德发现,他唯一的办法,就是卖身了……

        本来,刘德对此还是有些抗拒的。

        毕竟堂堂七尺男儿,做出那种吃软饭的行径,多少是有些没节操的。

        只是,到了这一步,节操那玩意是什么?

        别说陈阿娇长的还不错,是个粉嫩嫩的可爱小萝莉了,就是凤姐,刘德捏着鼻子也只能上了……

        在那之前,刘德觉得,还是先去看看晁错丢给他的四个市是个什么模样吧!

        于是刘德拿起一块令符,看了看其上的文字,对赶车的马夫吩咐道:“去平信市!”

        “诺!”车夫点点头,调转车头,朝着东北方向驶去。

        当马车行驶到了武库的街口时,一队值班的卫兵走了过来,那车夫亮出皇家的印信,吩咐道:“皇子刘德奉诏出宫,尔等护卫左右不得有误!”这就是便宜老爹的吩咐了,毕竟,刘德出来做事,肯定要保证他的安全,因此给了他一道调兵虎符,可以调派一队五十人的卫兵为刘德护翼。

        那卫兵中走出一位队率,接过印信与虎符,查看了一番,再将虎符与自己手里的虎符对照,确认无误后,那队率跪地道:“末将奉诏!”

        刘德坐在车中没有出面。

        他只是想去巡视一番他将要管理的四市,因此,有着一队禁军护卫,虽然招摇了一些,但却是能给长安所有的贵族大臣发出一个明确的信号:我刘德出来了,我要冲击太子大位!各位看准了机会赶紧下注,错过这次抱大腿的机会,以后再想混个潜邸之臣,从龙功臣的资历,那就晚了!

        错非刘德实在是势单力孤,孤立无援,他也绝不会出此下策了。

        毕竟枪打出头鸟,蹦跶的太欢了,摔下去会很疼的!

        …………………………………………………………

        呼呼,任务完成,睡觉觉去啦~~~~~~~~~~

        Ps:回一下书评区的朋友,俺确实糊涂了,老把萧何陈平混淆了,嗯,贿赂单于宠妾的应该是陈平,俺记错了,没去查资料就自以为是的写了上去,不过应该无伤大雅吧?

  http://www.3zm.net/files/article/html/18/18795/910494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net。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