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我要做皇帝 > 第十八节 王娡的黑材料(1/3)

第十八节 王娡的黑材料(1/3)

        薄皇后刚刚抹去眼泪,还没来得及擦干时。

        一位宦官已径自走进殿中,跪下来禀告道:“皇后,天子有诏,请您移驾清凉殿……”这宦官抬起头看到刘德,又叩首道:“殿下也请一并前往……”

        “成公,发生了何事?”薄戎奴不动声色的走过去,显然与那宦官相熟,刘德看到薄戎奴暗地里塞了块玉佩给那宦官。

        “君侯,奴婢可不敢乱说……”那宦官拿捏了一下那玉佩,最终却还是将之退回薄戎奴的手里:“这是要掉脑袋的事情……”

        薄皇后与刘德听了,脸色立即就严肃了起来。

        在汉室,宦官收受贿赂,这是由来已久的潜规则。

        宫廷内部的行贿之风几乎没有停止过。

        当年,高皇帝刘邦被围白登山,是萧何以重金贿赂了冒顿单于的宠妾,这才消弭了一场大变。

        吕后在位之时,诸侯大臣竞相贿赂诸吕子弟,齐王刘肥为求自保,甚至拿出了一个郡的地盘贿赂鲁元长公主。

        高层如此,下面的大臣、宦官自然是有样学样。

        而这宦官居然拒贿,这可是了不得的消息,说明天子必然是发火了。

        薄戎奴笑嘻嘻的将那玉佩塞回那宦官手里,赔笑道:“我薄某人送出的东西,几时收回过?成公,您这是看不起鄙人呀!”

        那宦官这才脸色好了一些,默默的收下玉佩,塞到怀里,低声道:“奴婢别的都不能说,只能告诉皇后与殿下,这次陛下是动了真怒,不过却不是冲着皇后与殿下来的……”

        “嗯,多谢成公提点!”薄戎奴笑了笑道。

        薄皇后与刘德对视一眼之后也起身道:“刘德,你便与吾一同去清凉殿觐见陛下吧……”

        “诺!”

        薄皇后所住的淑房殿与天子所在的清凉殿之间是颇有一段距离的。

        大概约莫有个两三公里的距离吧。

        这是因为皇后的淑房殿是在长乐宫之中,而天子的清凉殿是在未央宫中。

        其实最初,长乐宫才是天子的居所,未央宫才是**妃嫔所居之地。

        只是高皇帝死后,吕后临朝称制,尽收权柄于手。

        于是,惠帝刘盈搬到了未央宫居住,将长乐宫让给了吕后。

        平灭诸吕之后,拨乱反正。

        但吕后之时的种种规矩与制度甚至法律却都保留了下来。

        因此,皇后与天子不在一个宫中的规矩就此成了常例。

        而因为未央宫在长乐宫之西,所以又被称为西宫,长乐宫自是东宫,两宫之间有车道与阁道相连,故而,一般不管是从长乐宫去未央宫,还是未央宫前往长乐宫,都是乘车而行,少有人走路。

        乘着皇后的凤车,大概一刻钟后,刘德就来到了清凉殿之前。

        刘德与薄皇后下了马车,这才发现,天子传召的不只是他二人。

        便宜老妈粟姬与刘荣惴惴不安的身影出现在了眼帘前,刘德甚至还看到了王娡姐妹的身影。

        见到刘德与薄皇后同时出现。

        王娡姐妹与粟姬都有些惊讶,碍于礼仪,她们才硬着头皮上前问安:“见过皇后!”

        “三位夫人快快请起……”薄皇后蹲身回礼。

        话音未落,就有通传的太监喊道:“太后驾到……诸妃与皇子见礼!”

        窦太后的仪仗从远处的车道上出现了。

        “这是要出大事了……”刘德看着心里想着。

        将正妻与母亲都召集过来,这在民间就是主人要执行家法,严肃家规的预兆。

        而在皇室,则是暴风骤雨的前奏。

        只是,到底发生了什么?

        刘德心中没底。

        先前,他以为是粟姬与他之间的矛盾惊动了便宜老爹,但看现在的架势,却不太像了。

        家庭内部矛盾,用不着惊动窦太后。

        只有妃嫔出了丑闻,才有可能让天子将太后、皇后聚齐。

        若是应对不好,那个犯事的妃子就很可能被打发去永巷自生自灭。

        在汉代,永巷是宫中低阶宫女与下人居住的地方,同时也是被贬斥的妃子与犯错皇子面壁之地。

        前世,刘德差点就被关进永巷之中了

        “儿媳见过母后!”薄皇后首先迎上前去,其余三妃则各自跪下迎接窦太后。刘德、刘荣也不例外,跪下来口呼:“孙儿问皇祖母安!”

        窦太后下了马车,在侍女与宦官的搀扶下,冷着一张脸,只是对薄皇后道:“皇后,随哀家先进去见皇帝……其他人,先给哀家跪着,好好反省反省!”

        “诺!”薄皇后低眉顺目的应了一声,搀扶住窦太后,只在经过刘德身边时冲他点了点头。

        刘德见了此情此景,不禁有些脑洞大开的联想了起来。

        能让窦太后都发怒的事情,会是什么?

        难道是……

        刘德就不禁想起了一件在前世后来广为人知,但此时却绝对是禁忌的事情。

        刘德回头看了一眼跪在边上,满脸忧愁的王娡。

        前世十几年的经历,刘德知道最多的大概就是王娡姐妹的黑材料了。

        要说这王娡,心机之深,手段之强,在刘德前世所见的女人之中都是顶尖的。

        而刘彘改名刘彻,登基称帝之后,有关于这位皇太后的隐私,就再也瞒不住也不必瞒了。

        在前世之时,刘德就听说了,这位王娡王美人在进宫之前是嫁过人,生过孩子的,甚至后来刘彻都上门去认过亲。

        在汉代,女子的地位不是后世所能比拟的。

        民间的女子,不止能与丈夫平起平坐,甚至能做一家之主,堂而皇之的以户主的身份出现在官府的户籍名册之上。

        不止如此,倘若瞧老公不顺眼或者觉得对方窝囊了,一脚踹开,改嫁他人,也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

        像是后来刘彻朝的大臣朱买臣就是一个曾被老婆一脚揣开的悲剧。

        但民间如此,不代表皇室能接受这样的行为。

        尤其是王娡当年是赶在太**选美之前一脚揣开她的原配丈夫的。

        此事在前世,直到刘彻登基之后,才渐渐大白于天下。

        那是,便宜老爹已死,自然没人敢指责已为太后的王娡。

        然而,此时若是此事被捅开了的话,那王娡不死也要掉层皮了。

        便宜老爹虽然喜欢美人,而且生熟不忌,可他最恨的却是被人欺骗。

        而且王娡做的那事情,无论是在道德上还是情感上,都无法让一个男人接受。

        只是……

        刘德前世从未听说过那件事情曾被人捅给便宜老爹,便宜老爹到死都不知道那事。

        那么,会是何事呢?

        刘德开始沉思起来。

        ………………………………

        第一更送上~

        Ps:回书评区的朋友的问题,额,我确实是糊涂了,疏漏了,那个箭在弦上的典故此时确实没有发生。

        不过,只是瑕疵吧,大家就当不知道吧00

        Ps2:晚上还有2更~~~~~~~~~~~

        求收藏求支持

  http://www.3zm.net/files/article/html/18/18795/910494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net。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