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千三百六十六节 第三世界

第一千三百六十六节 第三世界

        不过这些事情不急,现在的当务之急,还是立好规矩。

        没有规矩,就容易坏事!

        而在所有规矩里,最重要的,莫过于军队的规矩!

        受谁指挥,谁节制,谁来组织、建设。

        这都是重中之重的事情。

        这个规矩立不好,百年后,恐怕就要有祸事!

        藩镇割据,甚至是重演春秋战国。

        所以,在这些日子以来,刘彻就一直在思考此事。

        首先,长城之外的世界,讲道理的话,越向西,长安的控制就越发乏力。

        若越过河西走廊,到了西域,刘彻甚至怀疑,长安的命令是否还有效力。

        毕竟,这不是要搞西域都护府。

        而是分封!

        大规模的分封!

        分封的贵族和大臣,为了自保,也为了发展,肯定会组织武装力量甚至是军队。

        而诸侯王们肯定就会干脆上正规军。

        打个最浅显的比方。

        今日的梁国,依然拥有军队接近五万,而且全副武装。

        尽管今天的梁**队在训练、装备上已经全面落后了。

        但拉到塞外,也是一支强大的力量。

        在河西和河间、幕南地区,长安还可以限制,还可以控制。

        但去了西域的话……

        旁的不说,长安的命令光是走起码也要走三五个月才能到。

        根本就无法有效制衡和控制类似梁国这样的超级力量。

        但要是不想办法控制住,这诸侯王和列侯大臣们的力量,就会迅速膨胀。

        叛乱不至于,但把长安的命令当成擦屁股的纸,在未来却是有可能发生的。

        所以,怎么设计这个武装力量的制度和组织,就尤为关键了。

        好在,中国最大的优点就是历史足够长。

        漫长的历史上,中国人实验了几乎所有的已知人类制度和组织。

        远古的先王玩过‘选举’也玩过‘共和’。

        后代的帝王将相们,甚至连宗教国家也搞过(太平天国)。

        可以说,没有什么东西,中国人没有试验过,没有见过的。

        想到这里,刘彻就看着群臣们说道:“朕决意在塞外设立‘折冲府’,折冲府最高统帅为大司马,暂时由朕亲自担任……”

        这虽然有些问题,但也无所谓,中国皇帝本身就是一切的主宰。

        “要服诸国各设折冲府,以百户为基准,更设折冲队率、折冲司马、折冲校尉、折冲都尉、折冲将军,各折冲府皆从大司马号令、调遣!”

        这就是要抄袭隋唐的府兵制度了。

        但又与府兵不同。

        府兵在最初,是一种以氏族、血缘为纽带团结在一起的军事制度,在最初的诞生之时,府兵们是职业军人,完全脱产的。

        到后期在隋唐之间,才渐渐变为了半兵半农的存在。

        很显然,现在的汉室不需要这种纯为战争而存在的军事机器。

        列侯封君们的军队也用不着这样奢华。

        大的战争,有野战军,用不到他们。

        府兵在汉室目前的存在价值,只要保护好移民的生命财产安全,并且为野战军团提供各种辅助就完全可以了。

        换句话说,在刘彻的计划里,府兵的地位,应当是一种类似郡兵的存在。

        但,大臣们却听得有些糊涂了。

        折冲府?

        这是做咩?

        “陛下,各级折冲府的主官,谁来担任?”丞相周亚夫忍不住问道。

        这个问题确实很关键。

        列侯们就非常关心此事。

        毕竟,这武装力量,是他们未来安身立命,作威作福的保障。

        总不能在长城内,大家当孙子,出了长城,还得继续当孙子吧?

        “折冲府如屯垦团故事……”刘彻笑着解释道:“各地折冲府主官由当地封君列侯兼任,只是其丞令将由朕长安策命……”

        给出去的列侯贵族们较大的自主权,这是肯定的。

        总不能,他们遇到问题就要请示长安吧?

        这既耗时耗力,更是完全没用!

        对外扩张,刘彻很清楚,这需要汉家贵族大臣士大夫甚至是豪强地主商贾充分发挥他们的主观能动性。

        遇到不服的,直接干死就可以了。

        当然,必要的制约还是要有。

        所以这折冲府的丞令,就得由长安派遣。

        这既可以加强中央权力,还可以增加就业。

        当然,主要是增加就业。

        毕竟,在长城附近还好,若是离长城几千里甚至上万里。

        那就真的是山高皇帝远,一般的事情,难以约束了。

        只要不是捅了篓子,闹出了乱子,长安就算想管,也有心无力。

        大臣们,自也知道这个。

        所以,听到这里,他们都纷纷点头。

        甚至有人开始琢磨着未来去西域大展身手了!

        “有关折冲府的结构和具体的组织,朕已经命尚书令拟好了草案……”刘彻笑着道:“诸卿若有兴趣,散朝后,可去兰台领一卷草案回去仔细看,有问题,就提出来,朕会在明岁大朝议上,与天下公侯共商此案,作为定律!”

        这也正常,毕竟,这个事情,这样重大的政策变化,肯定不可能是三公九卿朝堂大臣和皇帝关起门来自说自话就可以决定的。

        必须经过大朝议这样的有着天下士大夫、公侯贵族、地方两千石甚至诸侯王们共同参与的大会才能定下基调,才能让天下人服气。

        不然,未来出了问题,谁来担责任?

        “诺!”群臣听了,立刻拜道。

        “朕与诸卿,再来说一说这荒服之地的分封吧……”刘彻望着地图,面带笑容。

        倘若,葱岭以东,刘彻的打算是在未来,用五十年到一百年的时间,将它们本土化。

        那么,这葱岭以西的世界,在刘彻眼里,至少在现在,就是殖民地!

        殖民地跟本土,是完全不同的。

        假如,在葱岭以东,刘彻还会温情脉脉,还会软硬兼施,还会做好各种规划。

        那么,在葱岭以西,刘彻的态度就是谁占有,就是谁的。

        只要给朝廷交税,给足了钱,朕才懒得去管你们在那里是杀人放火还是敲骨吸髓呢?

        这也是刘彻现在最直观的想法。

        这个地图代表他现在对世界的认知。

        长城之内是核心,是第一世界,是世界的核心和国家的根本。

        长城之外,葱岭以东,是第二世界,是将来拱卫中国的边疆,也是未来百年要全力经营和同化的地区,最终,将当地完全汉化。

        而那葱岭以西,就是第三世界了。

        第三世界,是刘彻定义的远方,是现在汉军暂时无法影响的地方,也是未来作为殖民地来经营的地区。

        可以参考后世欧陆殖民者对其殖民地的态度。

        刘彻不在乎他们,是不是用中国制度,中国文字,也不在乎他们信仰的是什么。

        只要他们跪下来,认可中国天子的威权,岁岁纳贡,将他们的资源、财富和人力,全部送上来就可以了。

        为此,刘彻不会去破山伐庙,也不会去动摇当地的秩序和制度。

        不管他们信仰的是佛教,还是印度教,仰或者拜火教、希腊的奥斯匹林诸神。

        全都无所谓!

        他们就是中国的血袋。

        剥削和压迫的地方。

        当然,也是可以分封的。

        望着地图,刘彻轻声道:“将来,若有列侯封君,愿意去此处开拓者,可以得其五倍封国食邑土地,还可以免除一切贡税!”

        此话一出,立刻就让无数人心潮澎湃。

        这才是列侯贵族们真正想要的东西。

        开宗做祖,启一世代之新!

        就如同春秋战国的那些诸侯一般,真正的主宰一国命运,执掌一国大权。

        不同的只是,头上多了一个天子而已。

        不过,无所谓了!

        现在,天子的这个承诺,等于向他们打开了整个葱岭以西的世界,并且将这些地方全部送给他们。

        随他们取用。

        甚至有聪明的列侯,已经在心里打起了算盘。

        譬如,桃候刘舍。

        刘舍的脑子里面,现在全是各种数字。

        他数学本来就很好,近些年来为跟上形势,数学自然也变得更好了。

        这个出了名的刘氏马屁精,现在开动了他的全部脑细胞,紧张的运算了起来。

        桃候侯国始封之时,仅有一千余户,这几十年来历代天子的加封和他拍马屁拍的好得到的恩封加起来有两千户,使得他的侯国食邑户数达到了三千户。

        但别急,这还只是一个开端。

        他的儿子,已经改名为姓项的鲁国公也有三千户食邑。

        这鲁国公的食邑,当然不好动。

        这是要给项羽血食的,也是天子的脸面。

        但没关系,儿子肯定有儿子。

        嫡子袭位,而其他庶子,依照当今天子的推恩令,可以分得部分的家产甚至包括食邑。

        刘舍不傻,他自然知道,只要自己运作一二,那么自然,就至少可以分出五个食邑两百户以上的封君。

        这些封君不比列侯,不需要老爹挂了才能分封。

        他们现在就可以顶着封君的名头出来闯荡。

        这样,等于他的家族就多出了五个封君。

        而且,是可以充当开路先锋和中坚力量的封君!

        你要知道,鲁国公,作为当今天子给项羽选的嗣子,隔代的后人。

        在江东吴楚地区,有的是脑残粉。

        尤其是那些自诩为项王遗老,楚国心腹的地主豪强和文人以及游侠,数不数胜。

        而他的孙子们,只要打起项羽后人的旗号,悄悄一声张,再有鲁国公配合,轻轻松松,就可以拉来上千甚至上万的江东豪杰为己所用!

        这可了不得啊!

        更何况,刘舍一共有六个儿子。

        长子给了项羽当儿子,还剩下五个。

        嫡子刘哲,未来会继承他的家业。

        而剩下的四个儿子,完全可以在今后想办法送上战场去镀金。

        只要混到军功,就又可以为家族的兴盛添砖加瓦。

        若运气好,有一子能为列侯,桃候家族就要大兴!

        整一个一万户候,去要服占一个千里之地,称王称霸,甚至在未来,前往那身毒、大夏之地,开国家,建社稷,再造大楚!

        这样想着,刘舍就跟猫抓了一样,迫不及待的想要回家去找家人商议。

        刘舍如此,其他列侯里的聪明人,当然也不少。

        大家都开始摩拳擦掌。

        现在,人人都知道,只要燕蓟之战结束,匈奴帝国再败,虽然立刻灭亡不大可能,但这陷入亡国之局,却是必定了。

        匈奴灭亡不灭亡,什么时候灭亡?

        大家不在乎。

        大家在乎的是,在匈奴败亡之后,他们让出来的那些土地。

        整个幕南,三千里山川草原,再加上那河西的两千里峡谷山川绿洲,都将成为汉室的口中之物。

        而这些地方,适宜定居的地方有不少。

        最起码,从居延泽到祁连山一带,完全可以开垦出百万顷良田,再造一个八百里秦川。

        但这些地方,却得早些准备,早些活动。

        不然,就会被其他人抢了,自家就只能等汉军未来再进军西域才能捞到封国了。

        当然,也有心思更加机灵的人,在心里面悄悄的盘算了一下自己的力量后,他知道,自己无论如何恐怕也拿到不到什么好地方当封国。

        与其如此,倒不如退而求其次。

        譬如……

        去找一个水草富饶之地,建立起自己的畜牧王国!

        若在从前,没有人会去这么思考。

        但在现在,却是不同。

        天子在造阳地搞的青储窖和定居实验,使得定居畜牧成为可能。

        只要拿一块水草富饶的地方。

        譬如说,类似于匈奴右贤王驻地南池那样的绝好牧场,还怕家族不能起飞吗?

        甚至,还有着五千户以上的顶级列侯,也在思考要不要对牧场下手!

        毕竟,养马和养牛,那可是比耕地,在土里刨食还要赚钱的啊!

        一匹好马,动辄就是数万钱,若是宝马,更是无价!

        而且,国家和贵族封君们,也肯定会需要大量大量的牲畜的。

        甚至,很可能在未来,对马匹和耕牛的需求量会大的超乎想象!

        就在这时,忽然,一个侍中从外面急匆匆的跑到殿中,拜道:“陛下,大捷!大捷!车骑将军已经全歼了匈奴胥纰军、逼落军、黑鸦军,斩首上万,捕虏无算!”

        大臣们听了,再也按捺不住内心的喜悦,人人脱帽拜道:“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这一次,他们心悦诚服,五体投地,对自己的君王的决断,再无异议!(~^~)

  http://www.3zm.net/files/article/html/18/18795/1464172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net。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