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千三百六十一节 演技派们

第一千三百六十一节 演技派们

        “臣错昧死以奏陛下:陛下因齐王长者故,不忍致法于王,臣等深感陛下之仁德,然……”晁错抬起头,看着刘彻,大义凛然的道:“齐王将闾废先帝法,不听天子诏,臣受先帝恩惠,辅佐陛下,不得不弹劾其三大罪!”

        捧着手里的奏疏,晁错将之打开,然后大声念道:“其罪一:昔者吴逆作乱,齐王将闾明知吴逆背上作乱,不予阻止、检举,此大逆!”

        这个事情,就是齐王刘将闾的心病。??

        当年没有站队站稳,所以,一直被人常常提起这个事情。

        让他头疼不已。

        好在,从前刘彻不计较,甚至非常宽宏大度的将所有相关奏折留中不。

        可惜……

        在此刻,刘彻闻言,却故作惊讶,问道:“竟有此事?”

        他站起身来,一副难以相信的样子:“齐王当不至于此吧……”

        “启奏陛下,臣等有铁证……”早就等不及了的少府卿刘舍和舞阳侯樊市人立刻就跳出来,拜道:“臣等一直在查证旧年与吴逆勾结之人,如今已经查明,齐王将闾,曾多次与吴逆使者会面,更曾有意起兵……”

        “啊……”刘彻闻言,脸色铁青,但似乎还是有些心软,道:“这是旧事……且齐王乃王叔,宗室长者,必当不至于此……或只是与吴逆周旋一二……卿等就不要捕风捉影了……”

        大臣们见到这个情况,立刻就在心里面笑了起来。

        天子现在的表现,就跟此地无银三百两,隔壁王二不曾偷一般,简直就是在欲盖弥彰。

        这些话,落在大臣们耳中,其实就是‘朕觉得,这个罪名还是太轻,搞不死齐王啊,你们再想想……’的意思。

        晁错俯拜道:“陛下既言:齐王长者,必当不止于此,臣虽有所不同,但仍当奉诏……”

        “不过……”他捧着奏疏,大声道:“臣却还要弹劾齐王第二宗罪:齐王不听天子诏,坏先帝法!”

        他慷慨激昂的道:“汉家制度,诸侯王不可私出国界,先帝及陛下也曾屡下赦命:私出国界者弃市!齐王自恃其宠,屡犯禁令,自元德以来,六出关津……齐王宦者令李吾常劝之,齐王不听,反阴使人杀之……”

        刘彻听着,脸色也铁青了起来,显得非常生气。

        但实际上,这些事情,他早就知道了。

        但他就是一直隐忍不。

        为什么?

        就是为了今天啊!

        同样的故事,还生在很多人身上,譬如,他的那几位亲爱的兄弟。

        像是刘荣,他私底下悄悄的在王宫里扎刘彻小人儿,请巫师作法诅咒……

        这些事情,刘彻清清楚楚,他甚至能够知道刘荣什么时候给他扎了小人,又让巫师诅咒了他什么?

        但他就是不管。

        因为他知道,现在捅出来,弄不死对方。

        撑死了也就削他两个县,让他跪下来认错罢了。

        与其如此,倒不如让他继续作。

        就跟刘将闾一样,自己作死了,那好,新账旧账一起算。

        这样才能玩死人!

        然而,刘彻知道,不代表其他人知道。

        尤其是保守的列侯大臣们,现在听到晁错的弹劾,脸色也立刻铁青了起来。

        齐王居然敢私出国界,还敢阴谋杀害劝谏他的大臣?

        这真是找死!

        要知道,汉律中对诸侯王最不能容忍的事情里,这私出国界,排行老三。

        在这个罪名前面的只有谋反和乱。

        而基本上所有私出国界的诸侯王,最终都会变成乱臣贼子你要不是想造反,干嘛私出国界?别告诉我你只是出来看看世界,顺便大保健的?

        晁错继续道:“臣还要再弹劾齐王将闾大不敬之罪!”

        “前岁,齐王获病,陛下忧心,乃遣御史探望,齐王不欲受赐,不肯见御医……”

        这话一出,顿时无数人都是议论纷纷,交头接耳。

        大家都觉得,齐王刘将闾真是狼心狗肺。

        但几个人知道,当时的情况?

        那个时候,正是齐鲁四王王冠落地的时节。

        给刘将闾一百个胆子,他也不敢见御医啊万一被精神病了,他跟谁哭去?

        但大臣们可不管这么多。

        皇帝好心好意,派御医给臣子看病,作为臣子,没有感激涕零也就罢了,居然胆敢拒见,真是狼心狗肺!

        只能,官字两张口,好坏都是他们了算。

        晁错接着道:“元德二年,陛下怜天下百姓,乃定屯垦之政,齐王将闾不欲其民迁安东,乃对使者曰:齐国无无地之民……“

        “元德三年,陛下赐齐国百姓年六十以上者,布帛酒肉,齐王将闾,暗中侵吞钱千万,布帛三千匹……”

        “元德四年,陛下立主爵都尉,制天下商贾,齐王将闾阴使其内史臣丰、五大夫臣则、都尉臣明等人,破坏主爵都尉各官之事,甚至于勾结地方强人,阴杀朝廷命官……其五大夫则,因忧事,惧国法之惩,欲劝之,竟为其所杀……尸骸被弃于东海之中,至今无踪……”

        晁错将刘将闾曾经干过的这些好事,一一出来。

        每一件,朝臣们的愤怒就多一分。

        而其实,刘将闾之所以要死,也是因此。

        要知道,这个家伙,一直就在背地里,悄悄的跟刘彻的政策对着干。

        从一开始的屯垦政策,到最近的主爵都尉收税的问题上。

        这货表面上高呼陛下圣明,天子万岁,但背地里,却因为利益,而屡屡阻扰。

        可能这些事情中的脏事,很多刘将闾本人并不知道。

        但这些事情是他的手下做的却是一定的。

        刘彻能忍他到现在,已经很给面子了。

        但他却不知悔改。

        一再挑衅的,如今更是会跟窦婴串联,要干涉国政。

        只能,完全就是自己作死!

        特别是去年,三位主爵都尉衙门的官员和五名绣衣卫的探子在临淄城里失踪,生不见人,死不见尸。

        这彻底惹毛了刘彻。

        原本,刘将闾在刘彻面前还有些那么一丝丝香火情。

        所以,尽管他做的事情,确实有些问题。

        但刘彻捏着鼻子忍了。

        毕竟,他不大愿意继续在宗室之中大开杀戒杀的人已经够多了。

        没看到,连燕王刘定国,他都不打算绳之于法,只是悄悄派绣衣卫去处理吗?

        但奈何,这个世界上的人啊,总是会拿着别人的善良和忍让当成自己的依仗,却不肯去想一想,这忍让和善良,总有被消耗一空的时候。

        更何况,盯着齐国地盘和财富的人,多如牛毛。

        所以,刘将闾根本就是自己找死。

        要知道,得罪了绣衣卫,那就跟在米帝得罪了中情局、联调局。

        而那主爵都尉衙门,则是未来的国税局。

        刘将闾一次性将这两个怪物都得罪了。

        绣衣卫和主爵都尉衙门里的人想他死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

        不然,你以为晁错人宅在长安,哪来如此多的情报和罪证?

        他又不是顺风耳,千里眼,不可能知道这么多的。

        现在,他又把整个列侯集团和军功贵族集团惹毛了……

        只能,年度作死小能手的桂冠,已经非他莫属。

        …………………………

        “臣还要再弹劾齐王将闾:阴聚党徒,厚养死士,意欲不轨之罪!”晁错就跟一条咬钩的鱼一样,死死的咬住了自己的猎物,不肯松嘴。

        他顿再拜道:“自元德五年以来,齐王将闾,私养各地游侠及亡命徒以百计,其中,为廷尉通缉者数人,关中重犯郑可,甚至光明正大,出入齐王王宫,与齐王把臂同游,日赐黄金百金……”

        “其意欲何为,尚且不知……”着晁错就深深的一拜:“伏请陛下明察之!”

        刘彻听着脸色更加阴沉,杀机浮现。

        其实,这个事情他也是知道的。

        甚至,蓄养亡命之徒,这是汉室贵族的传统了。

        想当年,袁盎甚至带着季心,包庇这个杀人犯,逃出关中。

        吴王刘濞在吴国,养的死士以万计数。

        梁王刘武在睢阳,也曾养了上千人的游侠。

        就是刘彻自己,最初也养了许多游侠,现在,更是养了绣衣卫。

        而大家这样做,都是为了找人给自己做脏事。

        但问题是……

        墙倒众人推,树倒猢狲散。

        在齐王风光之时,这种事情,小事而已。

        甚至连廷尉都未必敢管。

        但在现在,这些事情却成为了刘将闾必死无疑的罪证。

        毕竟,与吴逆私通,那是陈年旧事,现在再提,刘彻也没脸。

        更会让天下人以为他这个皇帝小鸡肚肠,不能宽恕他人。

        而那些大不敬的罪证,也最多只能让刘将闾认错反省,撑死了,大不了跑到他老爹甚至高帝的神庙里躲起来,对外自称反省就好了。

        顶多,削几个县,撑死了,也就是换个地方当大王。

        想要弄死他,还是不够格。

        至少,无法让东宫的两位太后下定决心。

        但,这私蓄党徒,厚养死士,却是个要命的东西!

        在这样的大罪面前,刘将闾非死不可!

        也没有人能保得了他!

        想到这里,刘彻就深深的看了一眼晁错,在心里暗叹晁错手腕的厉害。

        他的这个弹章,分明就是经过了精心考虑和设计,专门给刘将闾准备的死亡弹章。

        他用刘将闾过去跟吴王刘濞往来的旧事来事,不是为了弄死他,只是为了证明他不是个忠臣。

        毕竟,天大地大,忠字最大。

        尤其是在皇室宗族内部,再大的罪过,也可以用忠臣来掩盖。

        而,晁错揭露刘将闾过去跟吴王刘濞勾结、牵连的事情,直接断绝了他是忠臣的可能性!

        一个不是忠臣的诸侯王,当然就是逆贼。

        既然是逆贼,那么,他之后的种种大不敬行为,就有了解释因为他是逆贼啊,所以,他才对天子大不敬,甚至目无王法,真正是从头坏到脚!

        而这些大不敬的罪证,更在证据链上佐证了刘将闾的良心大大的坏掉了。

        他不仅仅良心大大的坏掉了,而且,还目无君父、国法。

        一个没有良心,还是逆贼,更不将君父、国法放在眼里的诸侯王,私蓄党徒,厚养死士,难道只是为了养望或者给自己找乐子?

        他必然是想干坏事!

        什么坏事?

        当然是谋逆!

        看,多么完美,一层接一层,一环扣一环。

        天下人看到了,绝对不会觉得刘将闾有什么冤屈。

        至此,刘将闾的命运已经确定了,再也不会有可能翻身!

        刘彻相信,哪怕是东宫太皇太后再念宗族之情,再想和和美美,也断然不会让他活着!

        天下人尤其是广大百姓、士大夫们更会知道,这绝不是他这个皇帝贪图齐国的财富和土地,实在是齐王不当人子,无药可救啊!

        “唉……”刘彻装模作样的挤出一滴眼泪,叹了口气,假惺惺的问道:“齐王,果真已经丧心病狂至此了吗?”

        这句话,等于宣判了刘将闾死刑。

        立刻,所有大臣都心领神会,纷纷拜道:“陛下息怒,齐王将闾,不听天子诏,坏先帝法,对陛下大不敬,目无国法,又阴蓄党徒,厚养死士,臣等皆以为”

        无数人抬起头,目光灼灼,杀气腾腾的看着刘彻,斩钉截铁的道:“将闾论法当弃市!”

        刘彻再次叹了口气,但心里却高兴坏了。

        这样的话……

        就不是他要杀刘将闾,而是天下人要杀他啊!

        不过,演戏还是演全套。

        刘彻看向廷尉赵禹,问道:“廷尉也是如此认为的吗?”

        赵禹立刻拜道:“臣禹以为,论法,齐王将闾合该弃市!”

        刘彻于是看向丞相周亚夫问道:“丞相呢?祖宗制度可有法?”

        “回禀陛下!”周亚夫深深拜道:“依高帝制度,太宗律法,先帝诏命,齐王将闾按律确当弃市!”

        “唉……”刘彻站起身来,叹道:“法虽如此,朕却还是不忍致法于王……不过,齐王干犯大罪,朕负宗庙之重,受先帝之命,不敢不奉法而行……诏赦齐王死罪,废勿王,以驷马迎齐王入宫罢……”

        这也是因为刘彻前两年一次性干掉了四个堂叔,副作用有点大,他又爱面子,不肯自己身上有污点。

        就只能这样了。

        其实,他还可以选择将齐王送去安东……

        不过,淮南厉王故事在前,他不敢习了。

        就只能这样。

        但,其实,结果都是一样的。

        齐王刘将闾必死无疑!

        只是死法不同罢了……(未完待续。)8

  http://www.3zm.net/files/article/html/18/18795/1460069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net。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