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太上章 > 034、兵者不祥之器(上)

034、兵者不祥之器(上)

        石刀只有不到一尺长,却能整齐的切开五尺巨石,不仅是因为石头顺着刃口裂开,更重要的是有一股劲力沿刀刃透石而过。那只是普通的石刀并非法器,若山也并未施展其他的神通手段,这就是开山劲中的武丁功!

        据西岭所知,若山至少是一名四境修士,他从未见过这样的修士还去下苦功修炼开山劲的。一位练成了开山劲的战士,当然很强大也很受重视,但其地位却远不能与那些真正的修士相比。

        这倒是其次,说不定蛮荒部族中有就修士自己愿意修炼开山劲,还有若水那等修士亲手编织葛布呢,但开山劲在民间并不流传。想修炼这门功夫,必须是健康强壮的男子,才能受得了那样日复一日艰苦磨砺,不仅脱离了劳作且需要比平时多得多的供养,普通人谁能练得起?

        普通人家或村庄,不可能专门供养壮劳力天天去干这种事,就算能练得起,也未必能练得成,上百人里能练成一两个就不错了,还要吃那么多的苦头,谁又愿意呢?所以开山劲只能是国家培养精锐武士的秘传功夫,在大规模征召的的军队中挑选壮士进行训练。

        数百年前,第一代国君进入巴原建立巴国的时候,所招募的勇士中有三百人练成了开山劲。他们为国君架桥开路、征战四方,被后人称为三百武丁。

        武丁最早其实是一种称号,意思是最强壮有力的勇士,后来有些人就用它做了自己的名字,开山劲的最高境界也被人称为武丁功。这三百武丁,有人在战场上捐躯,也有少数人后来返回了各自的部族,剩下大部分一直都是国君的亲卫、终老于国都中。

        民间很难修炼开山劲也无其秘法传承,它一直都是国家所掌握的培养精锐武士的方法,当巴原分裂为五国之后。情况仍是如此。可是若山这位蛮荒部族的族长,修为不仅至少突破了四境,且将武丁功练到了如此境地,当然令西岭惊讶异常。

        若山闻言大声答道:“我是路村族长、族人以路为姓,此姓得自我的祖先路武丁。他是巴国开国国君刚刚进入巴原时的座前武士,亦是逢山开路之英雄。路村族人世代修炼的开山劲,便是这位祖先所传。

        有鱼村的祖先。当年只是为巴国理正挑担的仆从,清水氏的封地与他们何干?鱼大壳所谓的继承,难道是想让国君纵仆窃其主吗?清水氏已灭,山中各部族皆居其故地,若真要追论国中礼法,开国之君座前英雄。难道还比不上一位后世大臣的挑担仆从吗?就算国君要在此地新封氏号,也轮不到鱼大壳吧?”

        巴原上的国度,最早就是在各部落联盟的基础上建立的。所谓联,就是各部融合,修建城郭、开凿道路、对外征战,像是被一根绳子系在一起;所谓盟,就是绳子上打的结。大家共同遵守的约定。

        这种约定后来又发展成了礼法,行国事就要讲究这些,凡事都要论个源头和道理。蛮荒各部族长可能不太懂这些,但若山却比鱼大壳明白得多,这番话说得无懈可击,就连西岭也不得不点头。

        若山又接着说道:“西岭大人也不必为难,我并不是求国君要做什么。只是今日你为定盟之事而来,有利于山中各部。我也想尽量帮助君使大人完成使命。此事由各部族协商而定,您只需顺势而为,为国君做个见证。”

        西岭大人只得点头道:“多谢山爷提醒,那我便顺势而为,代表国君为各部族见证,并将今日之事禀报国君。”他其实何尝不想这样,可是又不好直接提醒若山。鱼大壳已经准备了军阵恐怕就要动手,而这支军阵就是有鱼村在巴国的帮助下操练的。

        西岭料得不错,鱼大壳此时已站起来悄悄来到棚外,身边有一人举起一根绑着兽尾的长竹竿朝远处晃了一下。谷地边缘传来整齐的号令与脚步声。一支百人军阵走了出来,他们全副武装就在棚外的空地旁站定,无形的肃杀之气漫延开来。

        这些渔村战士一看就经过长期严格操演,皆是清一色的青壮男子,分成三队阵列。前排战士身着坚韧的皮甲护住胸腹及大腿等要害,左手持可以支地的长木盾,右手拿着锋锐的硬木长杆梭枪,枪尖竟然是青铜铸成,共有三十三支。

        第二排则是弓箭手,腰佩长刀手持硬弓,箭筒中皆是清一色的羽箭,也是三十三人。在他们的后面,还有一排战士同样手持硬弓,每人身边都插着好几支石尖梭枪,行动时可将索枪夹在腋下跟随战阵一起前进,在接近敌人时能投出梭枪攻敌。

        这种经过专门操练的军阵,远非各部族的狩猎队伍所能敌,乌合之众一旦被他们冲开,往往便四散逃溃,人数再多也没用。在军阵之前,有三位有鱼村的长老率领,此刻还多了巴原来的三位四境高手。

        假如若山提前没有准备,就凭他和水婆婆两个人冲入这种军阵,假如被高手纠缠住又被军阵合围,恐怕也很难全身而退。西岭大人变色道:“大壳族长,你这是何必呢?今日商谈的是蛮荒结盟之事,没必要摆开军阵引发冲突,我看大家还是坐下来好好谈吧!”

        这支杀气腾腾有军阵一现,围观的各部族人便四散而开,棚外立刻就空出了一大片地方,棚中的各部族长全部变了脸色。

        鱼大壳狂笑道:“君使大人,我这么做就是为了各部族今日能顺利结盟。这几年来得国君之助,有鱼村已训练一支军阵足以保护这一带的安定。有人破坏结盟大计、行不利之事,我绝不客气!君使大人就放心好了,您今日一定会能成国君使命。”

        鱼大壳早就料到,若山今天一定会站出来破坏他的计划,他也没打算放过路村与花海村,此刻终于到了该翻脸的时候。此时路村与花海村留守的全部族人,应该已尽灭于羽民族之手。而得手后的羽民族大军,正在族长大毛率领下沿山路飞往中央谷地,他这边也该动手了。

        鱼大壳今天要当着君使大人与各部族长的面,镇压路村与花海村,只要这个最大的障碍不在了,他理所当然将成为此片蛮荒之主,没有人再能、也没有人再敢反对什么。

        鱼大壳训练的军阵,有绝对把握可击败若山带到中央谷地的这些人,他为何还要安排羽民族去袭击路村与花海村、行灭族之事呢?因为他的目的不是打败对方,而是彻底消灭对手永绝后患。

        鱼大壳最怕的就是溃散的路村与花海村族人逃回去,只要逃出谷地进入山路便不好追了。假如他们逃回村寨,将山路一封据险固守,鱼大壳虽有军阵也很难攻伐。假如是那样的话,他就算占据了中央谷地自称部盟首领,各部族也不会乖乖听话。

        但今天路村和花海村人如果逃回去,不仅村寨被毁、部族已灭,且在山中恰好将迎上的羽民大军飞在空中的射杀,一个都跑不掉!想当初清水氏一夜灭族,虽至今不知是何人所为,但也给了鱼大壳启发,他也要这么对付路村与花海村。

        可他这个计划太过狠毒,所以除了另外两位心腹长老外,其余族人也皆不知情。这么做一方面是为了保密,另一方面有鱼村人虽支持他成为部盟之主,但绝大多数族人也不会同意无端行此灭族之事。

        事情到了这个时候,鱼大壳绝不能让西岭大人被若山的花言巧语说动了心,必须要将巴国使者和有鱼村绑在同一条船上,立即摆开了军阵。

        但若山却丝毫没有惊慌的样子,他并没有逃开仍站在原地,神情竟然在冷笑。这时就听见一声震吼,远处的很多围观者甚至头晕腿软一屁股坐到了地上。那训练有素的军阵正面承受这震吼冲击,虽没有人倒下,但很多人猝不及防间也晃了几晃,以手中的枪盾拄地。

        各部族长在棚中都扶着桌子站了起来,目瞪口呆的望着谷地的另一个方向,那边同样也走来了三队军阵。两翼约各有百人,身着轻便的简易皮甲,手持武器队列整齐。最引人注目中军战阵由五十余人组成,也分成三行排列,战士们穿的皮甲是特制的,坚韧轻便带有光泽、包裹住全身要害,大家竟认不出那是什么材质。

        这些甲衣是犀渠兽的皮制成,犀渠兽皮有好几寸厚,水婆婆将它们从中间剖开成三层,并以法力炼化使之既轻柔又坚韧、寻常刀枪难破,几年间制成了五十多套甲衣,给那些练成了开山劲的精锐战士准备。

        这队精锐中军,前排十七名战士也是左手持盾牌右手拿梭枪,他们的梭枪是由整根兽骨磨制而成,又经过了法力的炼化变得坚韧锋锐。后面的战士腰佩长刀,各持梭枪、弓箭,保持着整齐的队列。他们往那里一站,无形的威压之气便弥漫而开,将对面百人军阵的气势完全给压下去了。

        战阵的正前方,站着一位手持枪盾的彪形大汉,正是路村的狩猎队伍首领伯壮。伯壮身边有一条花尾巴小狗,似人一般以两条后腿直立,样子非常搞笑。但此刻谁也笑不出来,因为方才那声震吼就是这条狗发出的,余音尚在谷地中回荡未绝。

        Ps:Ps:多谢大家的月票支持!感谢书友“被你咬的苹果”、“无聊找乐”飘红鼓励!继续拜求月票!

  http://www.3zm.net/files/article/html/17/17322/799050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net。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