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太上章 > 032、其未兆易谋(下)

032、其未兆易谋(下)

        各部族长前后到场,大家纷纷找座位坐下。他们各自也带了不少族人随行,但普通族人没资格进入棚中,便纷纷好奇的在远处围观,蛮荒中哪见过这种大场面。西岭大人当然坐在兽皮棚最中央的位置,他一直在注意观察走进来的人,他们形形色色奇形怪状。

        这些人和鱼大壳打过招呼便自找座位,有很多人在大声的问:“大壳,鱼呢?”

        鱼大壳则笑着解释道:“一会儿就好,今天管饱,等人到齐了就开始。”

        并没有人和西岭打招呼,大家只是好奇的看了看他便自顾自坐下了,甚至连问都没人问。看西岭的打扮应该来自山外,可能是有鱼村招待的商贩吧。鱼大壳又低声向西岭解释道:“大人,深山野民未经教化,不懂礼数,请您不要介意。”

        西岭笑着摇头道:“我怎会介意,否则国君何必派我来呢?……你特意对我提到的路村族长若山,究竟是哪一位啊?”

        鱼大壳答道:“此人一向狂傲,各族长都到了,他却还未来。”

        西岭微微皱了皱眉头,他也注意到一件事。各部族长虽然随意而坐,却把最靠近自己的三个位置给空了出来。鱼大壳就坐在他的左手边,然后依次是有鱼村的长老会诸位成员。有鱼村长老会共有七人,包括三名年纪最大的长者以及已突破初境得以修行者,此刻在座的有四位,另外三人是军阵指挥者,所以并未出现。

        鱼大壳的对面、西岭的右手边,依次排开三个位置始终是空的,各部族长谁也没坐,显然是留给什么人的,而且大家都认为那三人理所应当要坐在最前面。

        西岭大人猜对了,这三个位置是留给若山、若水、蛊辛的。各部族长用不着商量,他们毕竟是每个部族中的首脑人物,当然也懂不成文的规矩,最受尊敬的、最重要的人,应该在吃饭的时候坐在最早分发到食物的位置。水婆婆虽然不族长,但昨日也来到了中央谷地中,有鱼村请人吃鱼哪能不请她呢!

        西岭也在暗中观察各部族长,从他们的言谈举止中也能看出各部族目前处于什么状况,从他们的穿着打扮以及随身携带的饰物中,则可以大致判断部族的生活环境以及物产,这些都是很重要的信息。细心的比较之下,有鱼一族确实是这片蛮荒中最富足、最繁盛、最开化的部族。

        正在西岭这么想的时候,已入座的各部族长突然全部站起来了,纷纷向一位刚刚走来的人问好,还用乱七八糟的各种方式行礼表达敬意——原来是山爷终于到了。

        山爷并不是一个爱摆架子的人,他不像其他各部族长就是来吃鱼的,早就清楚这顿饭意味着什么,也清楚有鱼村的军阵正在谷地边缘的树林里待命。他来得稍微迟了点,是因为若水不肯同行,怎么劝也不行。

        若水说道:“这顿鱼有什么好吃的,你就那么馋吗?明知道他们不怀好意,你还得陪着笑脸去!反正今天就是要翻脸的,等他们摆开军阵过来,我们也亮出军阵不就行了?”

        若山劝道:“事情不是这么办的,就算要打架,也得先吃饭。各部族长都在呢,听说还有相室国的使者来,鱼大壳必然要说出他的想法,而我有些话也要对国君使者以及各部族长说清楚。等到摆开军阵的时候,已无需交战则最好。”

        若水:“你说的话总有道理,想去就去吧,反正我不去,难道还想我陪那些臭男人一起吃鱼吗?……你也别一个人去,带着伯壮,或者把盘瓠也带上。”

        若山忍不住笑了:“有鱼村请的是各部族长,至于特意请你那是为了表示尊敬。伯壮待会儿还要指挥军阵呢,带一条狗去也不像话。……你放心好了,我不会有危险的,在那种场合谁也伤不了我。”

        就因为在水婆婆这里耽误了一会儿,若山才到的比较晚,然后受到众人的欢迎。这场面让西岭吃了一惊,这些蛮荒族人并非不懂礼数,虽然他们的礼节很混乱,但都向若山表达了礼貌与尊敬,而自称蛮荒各部领袖的鱼大壳却没有这种待遇。

        西岭本以为若山是一位桀骜不驯的彪形大汉,头发上抹着泥浆插着鸟毛,身上乱糟糟的裹着兽皮,脖子上挂着各种兽骨兽牙串,身上还画着乱七八糟的图案,结果完全不是这么回事。若山大约三十多岁的样子,穿着干净整洁的葛布衣衫,手持一根骨杖,相貌很英俊举止也很谦和。

        若山自然的走到了最前方鱼大壳对面的位置,一路和众族长打着招呼,接受大家的行礼与问候。西岭不由自主的就站起身来,鱼大壳也赶紧站了起来在一旁介绍道:“西岭大人,这位就是路村的族长山爷。……山爷,这位是巴国国君派来的使者西岭大人!”

        若山闻言向西岭行了一礼道:“西岭大人好,我代表这一带蛮荒各部欢迎您的到来,路途艰险崎岖,您辛苦了!”

        西岭又吃了一惊,没想到若山竟然懂得巴原上巴国的礼数,迄今为止除了有鱼村众长老特意学过,在场的蛮荒各部族长还没人会这样行礼呢。他下意识的还礼道:“山爷客气了,快请坐下!我是带着国君的使命而来,也是为了造福此地各部族。……请问您怎么会熟悉巴国的礼仪呢?”

        鱼大壳在西岭面前一直称呼若山之名,但是当若山来到面前时,他还是忍不住叫了山爷。虽然今天已有大获全胜的绝对把握,但是见到山爷本人,鱼大壳还是莫名赶到心虚。而若山走进棚中时,所有人也一律称呼他为山爷。所以连西岭自己都没意识到,他无意之间也这么叫了。

        山爷答道:“君使大人不必惊讶。六十年前,我曾远离蛮荒,在巴原上游历了三年,也曾想建功立业,只惜乱世纷纷,最终一事无成!”

        西岭惊讶得差点得说不出话来,六十年前!那么这位若山今年该多大岁数啊?可他看上去还这么年轻,要么是胡说,要么就是一位修为深厚、懂得驻颜秘法的高人!鱼大壳说他是一位境界高深的修士,看来是没错的。

        刚才他们几人的谈话,众族长也都听见了。当听说西岭的身份是君使大人时,大家都纷纷看了过来,目光中带着惊讶与好奇。但若山自称六十年前去过巴原时,众族长的反应都很淡定,看来此言非虚,而这里的人早就知道。难怪大家都叫他山爷,也确实该叫一声爷!

        西岭再仔细打量山爷时,发现此人虽形容年轻,但感觉给人的感觉绝不止三十多岁,有些东西是形容不出来的呃,那是属于岁月的沉淀、无形中所赋予气质。如此看来,鱼大壳先前介绍的情况恐不尽属实,这位若山族长绝非什么化外野民,反而可能是这一带蛮荒中最有见识的长者。他受到各部族长的尊敬,就连有鱼村的两位长老刚才都向若山致意了,只有鱼大壳与另一位长老是例外。

        众人又重新坐下,鱼大壳皱起眉头问道:“山爷,水婆婆和蛊辛怎么和没和您一起来?”

        若山不紧不慢的解释道:“有鱼村今天邀请的是各部族长,若水说她不是族长就不来凑这个热闹了。……至于蛊辛,是因为族中有事,今天来不了。”

        鱼大壳微微一惊,面现不悦之色道:“我一个月前就把话说清楚了,今天要商议与各族将来有关的大事,花海村的族长怎可以不到?”

        其实鱼大壳担心的是另一件事,他已勾结羽民族族长大毛,今日去袭击路村与花海村。没想到那边还留下了蛊辛这样一位高手,大毛可能会碰到点麻烦。但转念一想,根据已掌握的情况,路村与花海村的精壮男子几乎都来到了中央谷地,就算还留了一个蛊辛,也不可能是会飞的羽民族的对手,便又放下心来。

        而若山答道:“大壳,你不是请大家吃鱼吗?蛊辛没来也没关系,我可以给他带几条回去。如果你有什么事要说的话,对我说也是一样的,花海村与路村已经结盟,我也可以代表花海村。……时间不早了,大家也都饿了,快把鱼端上来吧。”

        有人早就等得不耐烦了,既然山爷开口了,就有族长嚷道:“快点把鱼端上来吧,我们都闻到香味了!”

        鱼大壳知道这些人的脾气,再不上鱼估计他们都快掀桌子了,在用鱼把大家的嘴堵上之前,也谈不了什么正经事,他赶紧一招手,已经做好的鱼和一盘盘端了上来。这是鱼海中特产的一种冷水鱼,刺很少而肉质鲜美,有鱼村人世代打渔,也掌握了给鱼去腥的方法。

        鱼是装在陶盘内煮好的,以山中产的花椒和野蒜调味,还配了菽豆苗与血皮菜的嫩叶为辅蔬,非常好吃。这等精心烹制的美食,就算是有鱼村的村民也很难享受到,鱼大壳确实做足了准备,毕竟在座的是各部族长还有君使大人。

  http://www.3zm.net/files/article/html/17/17322/799050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net。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