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太上章 > 032、其未兆易谋(上)

032、其未兆易谋(上)

        虎娃今天终于暴露了,他隔空操控石头蛋打下那么多鸟人,绝大多数族人从未见过这么神奇的手段,但蛊辛应该明白是怎么回事。已经活了三百多年的理清水,当然早就想到过各种状况,他曾告诉虎娃:“你不要对任何人说出在这片修炼宝地中发生的事情,但假如有一天有人发现你身怀神通法力、问你是怎么回事?你便去找族长若山,告诉他一番话,他自会明白该怎么做。”

        理清水要虎娃转告若山的那番话,虎娃当然一直牢记在心,但他正在定坐涵养,若山也不在族中,他想转述也得等山爷回来后再说。蛊辛在等山爷那边传回的消息,树得丘上的理清水也同样在关注着路村以及中央谷地中所发生的一切,枯坐中难免又想到了很多。

        虎娃今天本可以不像现在这么累的,他在点燃火海洒向空中的鸟人时,其实神气法力尚未耗尽。假如那个时候他跳下祭坛,捡起几个石头蛋跳上南边的寨墙,不再用御物之法,而是直接奋力朝天空砸出去,就像当初打倒那只犀渠兽一样,也可以再打下好几个鸟人。

        当时他的筋骨之力并无耗损,且神通法力亦未用尽,只要保持清晰的感知用力扔出石头蛋便可。虽然那样砸出的石头蛋不会拐弯,但以虎娃那么准、那么有力的手法,羽民族人在天空又是那么大的目标,怎么可能打不中呢?就算一枚打不中,再来一枚也能补中啊!

        而虎娃一直站在祭坛上闭目入定,操控一枚石头蛋直至神气耗尽,他本人的处境就有些危险了。假如后来从近处突然射出一箭,他甚至没有余力挡住或躲开,这让理清水多少感到有些后怕。不过最终的结果总算有惊无险、虎娃也安然无恙,这样也好,免得别人再追问什么。

        理清水转念间想到了这么多,然后又暗自笑了,觉得自己太想当然了。他是以旁观者总览战场全局的角度、事后去分析这些的。而当时在战场中有且只有一个人在总览全局,就是祭坛上闭着眼睛的虎娃。

        若虎娃真像理清水所设想的那样做,当然是事后看来最佳的选择。但虎娃当时想的只是不能让一个鸟人逃走,而非自己的神气法力是否耗尽。况且祭坛周围落下的羽民族人,已被潮水般冲出屋子的路村人淹没了,还有谁能伤得了他?

        虎娃今天巧妙的运用了水与火,已经超出理清水的预计并令他惊叹不止了,怎可再要求更高?假如虎娃真像理清水想的那么做了,反倒不正常了,他还只是一个孩子。虎娃既无恙,理清水又将注意力集中到中央谷地里若山与盘瓠那边。

        ……

        路村人吃饭是在正午之前,今天村中少了很多人,分发食物也省了不少时间,所以大家吃完比平时更早。蛊辛发觉羽民族人来袭,就在正午左右,这番激战持续的时间并不长。紧接着蛊辛就派砂岩率二十名精锐战士,带着一批东西火速下山赶往中央谷地。

        从花海村前往中央谷地的路,假如是天亮后出发,在路上小心各种险况,中午短暂休息吃顿饭,能在黄昏前到达,大约要走整整一个白天。而这几年花海村也在中央谷地中建造了定居点,经常有族人往返其间,走的人多了,路也就更容易通行了。

        蛊辛给砂岩命令,是不要有任何耽误地全速赶路。砂岩率领的是清一色精锐战士,他们也走惯了崎岖的山路,连续飞奔的脚程当然比平时赶路要快得多,在下午就会到达中央谷地。而这天的中央谷地很热闹,各部族的首脑人物齐聚,气氛却显得异常凝重。

        ……

        早在一个月前,有鱼村的族长鱼大壳就向在中央谷地中建立据点的各部族传了话,请他们族中的首脑人物今日来“吃鱼”。鱼大壳的话说得很讲究,这几年来各部族打的交道越来越多,彼此之间相处的也越来越好,就更应团结协作结成联盟。有鱼村这是为了答谢大家并共商要事。

        至于商量的要事,与各个部族将来的命运都有关系,如果商量成功,则大家今后都能过得更好,甚至经常会有鱼吃,也能得到山外强大的巴国支持,此地将变得更加富庶繁华。但假如有谁不来的话,那么各部商量的好事恐怕就没有他们的份了。

        这些话,有的是巴国使者授意鱼大壳说的,还有一些是鱼大壳自己想说的。鱼大壳之所以选择这个时间请各族首脑来吃鱼,一方面是经过了几年的准备,他自认为时机已经成熟,所操练的百人战阵足以对付路村和花海村的乌合之众;另一方面更重要的原因,是相室国的国君又派了一名使者来到此地。

        相室国,只是如今巴原五国中以示彼此间区别的一个称呼,而五国皆自称巴国,相室国君当然也自称巴国国君。由于交通往来和信息传递不便,在这样的年代做成一件事情可能时间比较漫长,但若无意外,只要决定了就会持续的做下去。

        这几年中相室国派人给这一带的蛮荒部族提供了很多帮助,虽然得到好处的只是有鱼村,但在国君看来就是给各部族的,因为几年前曾来朝贡的那批“野人”声称代表了各部族。现在国君终于又专门派了一位使者,正式召集各部族议事,让其结为联盟成为相室国的臣属。

        虽然这种臣属关系可能只有象征作用,但意义也非常重大。这一带蛮荒的部落,只有一条路可以出入巴原,他们若想与外界发生联系,也必须通过相室国。假他们整合为统一的部联盟,相室国也可以得到深山中特有的物产,并征召各部能人勇士,等于打通了一条潜在的后援道路。

        这位使者并非上次来过的悦耕大人。悦耕大人因为立了功令并国君大悦,同时他的氏族在相室国境内也颇有势力,如今已升任城主。那座城建在“高地”,因此也被称为“高城”,悦耕大人因此又得了一个新的氏号

        “高城氏”,他的子孙也能以高为姓。

        养尊处优的悦耕大人高城氏,上次奉命出使蛮荒便吃尽了路途艰难、山野险恶的苦头,当上城主之后更不会亲自再来了,所以相室国君又从都城派了一位名叫西岭的使者。西岭大人率领一支十几人的扈从队伍,并按鱼大壳的要求带了几名高手随行,蛮荒路途虽有些艰险,但也没遇到太多的麻烦,还算顺利地到达了有鱼村。

        西岭的任务不再是调查试探,而是要完成国君给他的使命,所以不可能在有鱼村住几天就走,而是要召集各部族首脑宣布国君的慰问和招抚命令。按照鱼大壳的说法,有鱼一族就是蛮荒中各部族的领袖,不仅拥有最强大的实力,且能号令其他各部,唯一有点麻烦的就是深山中有两个不开化原始部族一直在捣乱。

        深山野民,远离教化,不知山外有巴原、巴原有国、国中有君,行事无知野蛮也可以理解。但凭借有鱼一族绝对的实力,自可召集各部协商劝说与震慑那些捣乱者,届时再由西岭大人出面安抚即可。西岭来此地之前,悦耕就是这么对他说的,所以在他看来,这本是一个比较轻松的任务。

        西岭在有鱼村中见到了那支百人战阵,也觉得很满意,在这种蛮荒部族中能训练出这样一支精锐军阵,有鱼村确实有过人之处,绝不是化外野民那些乌合之众能够抵抗的。然后他就跟随鱼大壳,带着这支军阵去了中央谷地,召集各部族首脑“吃鱼”。

        鱼大壳所说的捣乱者,就是路村与花海村,这两个部族勾结在一起专门阻挠有鱼村建立部族联盟的计划。说起来这两个村子也没什么大不了,就是人口多点,有鱼村本能轻松对付。但是路村却拥有两位高手,若山与若水,他们凭借强大的修为境界经常欺负各部,对付起来可能还有点棘手。

        所以鱼大壳请求西岭大人带高手来,并将这些高手编入有鱼村的战阵。西岭做事很认真,为了一举完成国君的愿望,尽了能请在来了四名四境高手,这在巴国中也是不容小看的力量,另外十几名扈从也都是强大的战士。

        有鱼村这天请客并不是在房子里,中央谷地也没有什么房屋能容纳那么多人。他们在一片平坦的空地上摆开木桌,桌旁放着兽皮垫子,用竹竿支起缝成整片的兽皮遮阳,搭起四面透风的大棚子,在蛮荒中这样的场面已经显得极为奢华了。

        坐在兽皮棚中的包括有鱼村长老会的全体成员,还有各部族来的首脑。有鱼村的村民当然也来了不少,普通族人没资格坐在桌边,他们都在外面忙着做鱼呢。由于请的人多,准备的食物也很精细,所以这顿饭是在正午后才开始的。

  http://www.3zm.net/files/article/html/17/17322/799050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net。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