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太上章 > 031、妖族(上)

031、妖族(上)

        不用蛊辛下令,路村人已经从屋中冲了出来,抄起各种家伙斩向敌人。山爷带走的是族中的精壮男子,但并不代表剩下的数百人不可一战,原始部族中有些女子打架发起狠来比男人还凶,众人此刻也没什么手下留情的想法。

        生活环境越古朴原始的部族,在战斗中可能越是冷血残酷,更何况今天差一点就是族灭的下场,只差了那么一点点!四处传来各种惨叫与哀嚎声,有的鸟人翅膀上带着火落下,终于点燃了几座屋顶,又有不少族人忙着去杀敌救火。

        已经用不着蛊辛再出手,当他一箭射穿最后一位挣扎着想飞逃的羽民族人,便收起弓箭跳下了寨墙。叔壮仍在后山密林中追杀身受重伤的大毛,他又命几名战士火速赶去协助,同时命令剩余的战士们协助村民们清理最后的战场。

        快速下了两道命令,蛊辛便奔过混乱的空地跳上了祭坛。虎娃还站在这里,祭坛上没有其他的人,却落了一地的石头蛋和羽箭,他到现在都没动,此刻不是不想动,而是感觉有些动不了。

        当蛊辛来到身边的时候,虎娃终于抬起了眼睛,弱弱的说道:“蛊辛大叔,我觉得好累!”说话间身子晃了晃,仿佛就要倒下去。

        蛊辛赶紧伸手一把抱住了他:“孩子,你怎么了,受伤了吗?”

        虎娃的声音中充满倦意:“我要休息,好想睡一觉。”

        虎娃累了、无法形容的疲惫,一旦精神放松下来,眼睛都快睁不开了,人也快站不住了,几乎连自己的身体都控制不了。这并不是单纯的身体上的累,他的筋骨之力并无消耗,甚至一直保持在安定放松的状态,而是耗神过度。

        虎娃今天真正体会到水婆婆编织水布时的意境,但他并非是在编织水布。水婆婆织布只需将那些葛丝在方寸之间精妙地控制成形,而沉重的石头蛋飞行轨迹遍布整个村寨的上空,追缉那些会飞的敌人。

        他首先定坐在屋中操控水珠熄灭火箭,然后冲出来操控那么多石头蛋打落鸟人,接着又操控点燃火的苔藓绒草散向天空截住逃敌,最后奋起余力控制一只石头蛋砸中欲冲出村寨的羽民族人。虎娃的神气法力已完全耗尽,感觉整个人就像被抽空的躯壳,还有些恶心欲吐。

        蛊辛也是一名三境修士,立刻查探了虎娃的状态,发觉这孩子只是神气耗尽,但并没有受伤,赶紧把虎娃抱回小屋让他休息。虎娃今天的表现把蛊辛给惊到了,蛊辛惊骇的同时亦是狂喜,假如不是虎娃突然站出来,今天这一战的后果将不堪设想!

        蛊辛从迈入初境得以修炼,至今已有二十多年。他很清楚虎娃今天做的事情,虽神通手段并未超出三境御物之功,却自己是根本办不到的,甚至连想都不敢想!

        这个孩子就一直生活在众人身边,蛊辛竟一点都没有察觉,难道是若山和若水私下里传授他的吗?可是山爷和水婆婆恐也不能教会一个十二岁的孩子如此本领,更不可能做得这么毫无痕迹!

        假如是在十几年前,蛊辛定会认为是山神显灵了,假借这个孩子之手挽救路村和花海村于存亡关头,如此才是唯一能解释通的。可如今山神已隐寂,蛊辛便无论如何也想不通是怎么回事了。但看虎娃疲弱至极的样子,需要赶紧休息涵养,所以他也无法追问。

        虎娃回到屋中并没有立刻躺下睡觉,而是于小床上定坐行功。他感觉很昏沉,身体都仿佛快消失了,只能尽力保持最后一丝清明,让生机元气自行运转。假如换一个人,如此动用神通法力说不定会受伤,是那种表面上看不见的伤势,伤在元神中。

        假如是那样,对于还在成长发育中的孩子来说,将来的隐患就非常严重了。而对于一位三境修士而言,也可能对突破下一层境界会造成严重的障碍。修炼开山劲的人假如过度运用力量,总是超出身体所能承受的极限,会留下内伤隐患;虎娃虽然没有修炼过开山劲,但其中的原理是一样的。

        好在虎娃控制得很精妙,一直就保持在他所能做到的极限状态,并未伤及元神。那么多藕茎与莲子可不是白吃的,当虎娃在定坐中自然运转生机元气时,那融合于形神之中的灵效也开始绵绵不绝的被悄然炼化。

        蛊辛骇然发现,虎娃生机运转几乎处于完美的状态,人虽已经疲惫到了极限,但只要好好休息涵养并无什么凶险,这才彻底的放下心来。外面还有很多事情要等待他处理,他命两名战士守在门口不让任何人打扰虎娃,便又匆匆离开了小屋。

        蛊辛亲自去了后山,将仍未搜到大毛的叔壮等人叫了回来,并令叔壮赶紧休息,这几天不要有任何剧烈的活动,一切等山爷和水婆婆回来之后再说。叔壮受了内伤,精气神一理松懈下来,伤势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突然发作。

        这一战虽大获全胜,但路村与花海村也有伤亡。羽民族人在惊慌中也会射箭还击,落地被斩杀时还曾奋力撕咬,路村与花海村总共亡六人、伤十三人。其中最倒霉的一位族人其实并没有参加战斗,他躲在屋门后探头想看清外面的战况,被混乱中斜向飞来的一箭射中了脑袋。

        但无论如何,这已是大大超乎预料的最佳战果了。他们一共斩杀了一百二十一位羽民族人,大毛率领的队伍全军覆没,只有他自己带着重伤跑掉。追杀大毛倒不是眼下最重要的事,蛊辛又吹响竹哨发出了信号,花海村那边留守的二十名战士已飞快地赶来,带队的是一位名叫砂岩的男子。

        砂岩是一名二境六转修士,也是花海村中除了蛊辛之外,唯一迈入初境得以修行者。他带领的这些战士并没有参加战斗,还保持着最充沛的体力。蛊辛隔着断崖下达了命令,并扔过去不少东西,让砂岩率人以最快的速度就从那边的路下山,通知中央谷地中的山爷和水婆婆这里发生的状况。

        而蛊辛本人并没有离开路村,仍然在此镇守,防止还有意外状况出现。他手持梭枪就坐在祭坛旁看着虎娃的小屋,心中充满了疑问。

        ……

        相比大部分对羽民族一无所知的村民,蛊辛对这支妖族多少还算有些了解,但在路村和花海村中,最了解羽民族的并非是蛊辛,也不是最有见识的山爷和水婆婆,而是虎娃。虽然虎娃在今天之前从未亲眼见到羽民族人,但这支妖族的情况,山神曾详细告诉过他。

        理清水对虎娃介绍过蛮荒中各部族的情况,也包括偏远深山中的几支妖族,而且重点提到的就是羽民族。当初虎娃曾好奇的问道:“山神,他们为什么会长翅膀,难道也是一种天赋神通吗?”

        理清水答道:“并不能说是天赋神通,只是一种祖先所遗留的天赋,就像鸟儿长着翅膀能飞翔,这是天生的本能而已。他生下来也不过是普通人,却长着翅膀。”山神对虎娃做了详细的解释,介绍了蛮荒中所有妖族可能的来历。

        提到羽民族,虎娃以前虽未见过,但也不能说没打过交道。八年多以前,被路村人斩杀的那只白翎蛊雕,就与羽民族有关。

        那只白翎蛊雕是羽民族的“守护神禽”,有点相当于盘瓠在路村的角色,但它的地位可比盘瓠高多了,受到全体羽民族人的敬奉与膜拜,住在最高处的巨巢上。当山神隐寂之后,羽民族人简直就把那只白翎蛊雕当成新的神灵了。

        那只白翎蛊雕最早是在山野中自悟修炼而成妖,它能来到羽民族的村寨,也是得自山神的指引。十几年前,理清水发现一只妖禽飞入这一带蛮荒,担心它会伤到各部族人,同时也不想看见它胡乱闯祸被人斩杀,便指引它去了羽民族的驻地栖息修炼。

        与如今的盘瓠一样,当时它的修为尚浅、灵智初开,理清水也没有办法指引它更多高深的秘法,只能让它暂且继续自悟修炼,并尽叮嘱与告诫了一些事情。

        但是后来山神隐寂,这只白翎蛊雕不仅失去了指引也失去了约束,懵懂中的妖禽虽和羽民族人安然相处,但它好像忘了山神让它不要袭击各部村落与族人的告诫,外出猎食偶尔飞过路村的时候突然扑下袭击,结果被路村人斩杀。

        羽民族的族长大毛已有四境修为,当然清楚那白翎蛊雕不过是一只妖禽而已,但它能够栖息在族中接受供奉,大毛也乐得如此。羽民族人生活在树屋上,地面上的猛兽很难威胁到他们,但是幼弱者也会受到大型猛禽的袭击,有了这么一只妖禽守护,族人们也安全了许多。

        白翎蛊雕一去不回之后,大毛还曾外出寻找了很长时间。

        山神理清水之所以指引那只妖禽去羽民族,不仅是因为羽民族人长了翅膀也会飞,还有另一个原因,羽民族的祖先就是一只数百年前的白翎蛊雕。那是一位雌性禽妖,拥有八境修为,也就是修士们通常所说的化境。

  http://www.3zm.net/files/article/html/17/17322/799049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net。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