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太上章 > 026、善御外物(下)

026、善御外物(下)

        相室国的使者悦耕大人第一次来到有鱼村的时候,若山并不知情,但后来相室国君又正是派人来到有鱼村,在这么长的时间里发生了那么多事情,不可能不走漏任何风声。一直在关注有鱼村动静的若山,自然打探出了很多消息,他还悄悄的潜入有鱼村附近暗中查探,掌握了不少更隐秘的情报。

        于是若山返回路村,找来若水以及花海村的族长蛊辛商量对策。按若山推测,自从上次鱼梁失踪后,有鱼村已经难有异动了,不料事情却出了意外的转折。鱼大壳派鱼与游去了巴原,竟然成了代表蛮荒各部向相室国君朝贡的使者,由此得到了相室国的赏赐与支持。

        有鱼村本就是如今蛮荒中最强大的一个部族,拥有鱼盐之利,远比其他大部分部族富足,如今又得到了相室国派来的农师和兵师之助,生产更为发达、物资供养也更为丰富,有更多的人可以脱离日常劳作,专门操演军阵。

        若山道:“有鱼村训练了一支百人战阵,并非为狩猎所用,就是专为攻伐备战,恐怕过不了多久,他们就会强令蛮荒各部奉其为尊,不再是如今相安共处局面。”

        蛊辛说道:“就算他们有百人战阵,难道还能穿越蛮荒中这么艰险的长途道路,来攻打路村和花海村吗?在这种地方,他的战阵也摆不开啊,只要稍受挫折,时间一久必然溃败。”

        若水也说道:“就算有鱼村得到了相室国的支持,那相室国还能派大军深入蛮荒帮助有鱼村攻打各部族吗?再强的国力也经不起这样的消耗,而且得不偿失!”

        他们俩讲的都是同一个道理,蛮荒中各部族之间的争霸,漫长艰险的路途是天然的屏障。劳师袭远,小股队伍起不到作用,若是大队人马长途征伐,其后勤压力恐怕是任何一个部族都无法长期承担的。况且这种山路上根本无法运送辎重,武器和粮食都要靠人随身携带,在很难运送补给的情况下,这么多人也不可能只靠打猎为食,谁也坚持不了太长时间。

        只要路村和花海村有所准备,占据地利在咽喉要道上据守,有鱼村就算有强大的军阵,也是不可能攻占村寨的。

        若山却摇头道:“有鱼村根本用不着长途远袭路村和花海村,也用不着去攻打别的部族。他们进入那片中央谷地,路途是最方便的,而且早已建立了据点。因此只要在谷地中决战就可以,摆开军阵谁也难敌,若是有鱼村完全控制了那片中央谷地,各部族将不得不听命。

        届时就算路村和花海村不愿听从,但与山外联系的道路已被掐断,与各部族之间的交流交换必须通过有鱼一族的地盘,也必须遵守他们的规定了。否则我们就在只能封闭自守在这里,无法与各部族交换所需之物,更得不到除了自身物产之外的东西,部族迟早会衰落下去,将来还是无法对抗有鱼村。”

        蛊辛皱眉道:“如此说来,中央谷地中迟早会有一场冲突。若我们提前有所准备,将两族精锐战士都集中在那片谷地,再将精壮男子都带上,足有三百多可战之众,能否一战而胜呢?”

        若山:“我担心的正是这个问题,有鱼村本就富足,又得到相室国之助,所以能长期供养与操练一支百人战阵。而我们虽然能够聚集三百多名战士,但也只是临时之举,不可能让他们长期驻守谷地操练,我们也供养不起。

        经过训练的战阵,加上他们装备的衣甲与武器皆适合作战,战斗力远非寻常狩猎队伍能比,更非杂合之众能敌。假如真的在平原上列阵作战,就算我们能及时召集三百名战士,恐怕也不是对手。而且这样的一战,其损失也是你我两族无法承受的。”

        此话也是实情,蛊辛所说的三百多名可出山作战的战士,同样也是两部族最重要的壮劳力,他们不可能长期脱离生产只在中央谷地中防备着有鱼村。假如冲突来临,他们很可能根本来不及集结,就算能够集结一战,结果也会很惨烈。

        假如这三百名壮劳力伤亡过重、折损太多,对于部族来说也是灭顶之灾,在蛮荒中将很难继续维持以往一样生存,届时胜负都没有意义了。

        若水冷哼道:“若山,到时候你我出战就可以,直接冲垮他们的军阵,宰了鱼大壳!”

        若山苦笑道:“我也曾这么想过,假如这样就能解决,当然是最好不过。届无需你冲锋陷阵,我一人前往即可。”

        若水很不满意的说道:“什么?你难道看不起我的修为,就算想死也要一个人去!”

        蛊辛一听这话的语气不对,赶紧劝道:“水婆婆,山爷的意思是不想让您涉险,若有凶险之事,他将冲锋在您的身前。”

        若水:“我就是不满意他这种想法,总以为自己本事大,有什么事情一个人就能搞定,用不上我这个女子帮忙!”

        若山赶紧解释道:“我绝无此意,你还没有听我把话说完呢。方才说假如能这样解决,当然最好不过,可惜你我在这片蛮荒中虽算高手,怕也不能独自战胜训练有素、装备精良的战阵。须知他们中也有修士,只要能抵挡拖延你我片刻,兵甲一围而上,情况可就不妙了。

        而你我若有闪失,路村和花海村就失去了庇护,就算想独存于蛮荒亦不可得。而且我们要对付的不仅是有鱼村,还有相室国。相室国虽然不能派大军至此,但总可以派几位高手来。他们不必比你我的修为更高,只要能配合军阵挡住我们的冲击便可。”

        若水也皱起了眉头:“你说了这么多,左右都是不敌,那我们究竟该怎么办,难道就这么认命了吗?”

        若山温言道:“你别着急嘛,其实对这件事,我另有想法。想当初清水氏一族是蛮荒中的共主,大家相安无事也没什么不好的,如今我们只是不希望看到鱼大壳实现他那种野心。相室国若想整合蛮荒各部,使之结为部落联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路村与花海村结盟至今,对两族人不是都很好吗?”

        蛊辛突然插话道:“我多少明白山爷的意思了,既然相室国插手了蛮荒中的事情,想让各部族结为联盟,那我们就顺应形势推动结盟,但不能让有鱼村得逞,也不让鱼大壳实现他那种独私之野心。”

        若山点头道:“没错!各部族结盟,从此打通与巴原的正式联系,我们能得到巴原上的很多东西,那是蛮荒中出产不了的,也可以将这里多余的物产交换出去,又有什么不好呢?路途艰远,相室国也不可能派大军征伐与控制此地,只能是名义上的招抚而已。若各部族人愿意接受巴原上的征召、去山外的世界闯荡一番见见世面,就像我路村的祖先一样,那也未尝不可。”

        蛊辛连连点头,若水却又冷哼一声道:“去巴原上闯荡一番见见世面?你当年不就是这么做的吗,如今还念念不忘,还想再去吧,说不定还能在巴原上弄个城主当当?”

        若山又赶紧解释道:“不不不,这可是不是说我自己。只要你在哪里,我就会在哪里。”

        蛊辛发觉现水婆婆今天对山爷说话的语气很不对,总是想挑刺争执,也不知这两位之间有过什么往事,今天在讨论正事呢,水婆婆却翻起旧账来了,他便知趣的闭嘴不言。

        若水又说道:“你说来说去,还不是得在平原上战胜有鱼村的军阵吗?刚才已经分析过了,我们并没有什么好办法。”

        若山:“战胜与战胜的含义不同,既看清了形势,便要想最合适的应对之策。我们也可以训练一支军阵,届时足以与有鱼村的军阵对峙,并告诉相室国的使者,他们受到了有鱼村的蒙蔽,假如放弃支持有鱼村独尊的想法,蛮荒各部仍可结盟,只是要听各部的意见。”

        蛊辛又忍不住开口了:“可是我们怎样才能训练一支军阵?好像并没有这个条件啊!”

        若山:“这就是我今天找来二位商量的原因。早年我曾在巴原中闯荡过,当时巴原各国正陷入内乱纷争,我也曾学过怎样操演军阵,那与利用地形的狩猎不同。我们也训练一支队伍,人数不必太多,五十人左右即可,这是我们两族能够供养的。若这支军阵中人人都拥有强大的力量,甚至有人力大无穷、比普通的二境修士更强,就足以决定局面了。

        我早年亲身经历过战乱,听说当年统一的巴国,鼎盛时在平原上统御近四十万人口,可是经过长年内乱,各国人口最少时一度只剩下十余万,近几十年来才渐渐恢复,但也不复当年鼎盛局面。我无论如何也不想看到这一带蛮荒各部族也陷入那样的局面,否则有很多小部族将就此消亡。因此若掌握制胜之道,能不战而胜是最好。”

        蛊辛不解道:“可是我们怎么可能训练出那样一支军阵呢?如果有这等本事,还用坐在这里发愁吗?”

        若水却突然反应过来了,看着若山道:“难道你要训练路村和花海村的族人,修习我们的祖先武丁传下的开山劲吗?”

  http://www.3zm.net/files/article/html/17/17322/799048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net。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