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太上章 > 026、善御外物(上)

026、善御外物(上)

        良久之后,理清水的心神才恢复安定,于元神中问道:“虎娃,你是何时突破三境的?这三境初转御物之功,你又是如何掌握的?”

        理清水之所以惊诧,就是因为虎娃并非是用手将琅玕果直接从树上摘下来的,而是隔空以御物之法摘取,此刻还能将那枚琅玕果就这么悬停于身前,就像有一只无形的手在托着。三境与二境最大的区别,就是能够隔空御物,因此三境也常被称为“御物境”。

        理清水并没有教虎娃各派修炼秘诀,更没有教他什么神通法术,就是让他在这种符合大道本源的自然状态中修炼。比如二境,在理清水所修的法诀中,被称为朝元境,而在赤望丘的传承中,二境又被称为练形境。虽然境界是一样的,但注重的求证方式不同。

        可是理清水从来没和虎娃讲过这些,对虎娃而言二境就是二境,只是体验这种自然的身心状态,不必刻意去追求像开山劲那样的力大无穷、或朝元境那样的生机不绝、或练形境那样将来可拟化各类神通。虎娃什么都不刻意去追求,但他的根基却是最纯粹的,将来一切皆有可能。

        理清水当然知道虎娃早已二境九转圆满,但他根本就想不到虎娃此时就便突破三境,这与他此前的判断不符啊,十一岁的孩子并没有完全长成,难道其中另有他所未解的玄妙?没想到也就罢了,可是虎娃刚才就在他眼皮子底下定坐行功,他居然要等到虎娃施展出御物之法后才忽然意识到这孩子已突破三境,如何能不震惊?

        这是理清水第一次和虎娃提到三境之妙,意念中自有讲解。而虎娃也有些好奇的反问道:“原来这就是您所说的三境修为吗?我最近一直在体会啊,但是还没有试过,方才听您告诉我如何摘取果子,我听懂了,所以就试了一下。”

        有那么一段时间,理清水除了叹气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然而虎娃又说道

        “谢谢山神的指点,刚才您教我怎么摘果子,我突然明白了一件事。我小时候曾看见一只怪鸟伤了盘瓠,还差点将绿萝姐姐抓走了,它能隔空摄物,原来就是这种境界。”

        理清水能清晰的查知虎娃的神气运行,为何没有发现虎娃已突破三境?可能是因为成见太深吧,世人皆称三境为御物境,到了境界自会拥有相应的手段,而虎娃时从未施展过这些手段。理论上他随时可以突破三境的修为,实际上却一直仍在修炼二境。

        在二境九转圆满状态中,那延伸的感知仿佛能触摸到周围的事物,这种“触摸”越来越清晰,到最后,感知会凝成实质的力量,就像无形的手伸出去,甚至可以抓住与操控身边的东西。虎娃的“手”确实是伸出去了,但他一直都在“摸”,却从未“动”过任何东西。

        直到今天,理清水告诉他可以动琅玕果试试,意念中包含一段将这种感知凝成实质的法决。于是虎娃就这么摘下了一枚琅玕果,他是第一次,却如水到渠成般的自然。

        理清水没有发现虎娃不知何时已突破三境、或在这种状态下随时可突破三境的原因,就是从二境突破三境,是有关障存在的,很多人终生也迈不出这关键的一步。在二境九转圆满之后,延伸的感知仿佛能触摸周围的事物,这种感觉越来越清晰,会给人带来极大的困扰,对周围的事物非常敏感,往往一点小小的刺激就会造成很大的惊扰。

        练形之功已到极致,但一个人的心态或者说精神状态却难以适应这种新的变化,想突破三境仅靠继续洗练形骸是不可能的,需要伴随心境的改变,精神上也需要更加安定与强大。虎娃是怎样经历这个过程的?困惑中的理清水突然想明白了某些事。

        虎娃三年前来到太昊遗迹,定坐中就能将形神与这片小世界的气息融为一体,感受着琅玕树琼光的洗练。这片小世界中所有的东西,包括它们的气息,对助益修炼皆有神效,不会对虎娃造成什么惊扰或刺激。况且虎娃这几次都是服用过莲子之后再定坐修炼的,想炼化那苦涩的莲子芯芽,又使元神保持着清明自然的状态,这本身就是一种极艰“苦”的锻炼。

        可以说虎娃在前段时间已不知不觉突破了三境,或者说就是方才尝试摘取琅玕果的那一瞬间真正突破了三境,而在此之前是谁也无法察觉的。

        至于这孩子为什么在十一岁时就迈过了二境?按理清水原先的推断,在虎娃十六岁之前是不可能迈入三境修炼的,因为二境伴随了筋骨腑脏的洗练,而虎娃的身体还没有完全长成呢。通常情况下的确如此,理清水的猜测没错,但虎娃这种情况也不算“反常”。

        虎娃服用了这么多不死神药,而且一直在二境圆满状态中炼化吸收,腑脏筋骨早已达到理性中最完美的纯净状态,已经无所谓继续洗练。在将来的岁月里,他就会继续在这种完美的状态中长大成人,伴随着不死神药灵效的不断炼化发挥。

        理清水错愕良久之后,终于渐渐想明白了其中的关窍。虎娃却突然睁开眼睛喊道:“盘瓠,你不能去爬那棵树,也不能摘树上的果子!你现在修为未足,不入三境有御物之功,就不知道怎么把那些果子摘下来,反而会浪费了!”

        这时盘瓠已经从莲池里蹦了上来,抖了抖身上的水,见虎娃摘了发光树的一枚发光果,它也很好奇的想模仿,已经跑过去准备爬树了,却被虎娃喝止。理清水又吃了一惊,因为虎娃与盘瓠说话时并未出离定境,所施展的法术也没有受到任何影响,那枚琅玕果仍然悬于身前。

        绝大多数修士刚刚突破三境之时,尚未将御物之功掌握纯熟,定境中勉强延伸感知之力、隔空抓起了某样东西,但稍一分神东西便重新落地,很难始终保持那种专注施法的状态。虎娃现在当然是分心了,否则怎么会睁开眼睛对盘瓠说话,但他分心却未走神,仍在那种元神定境之中,是否睁眼说话并无区别,御物只在似有意又无意的一念之间。

        理清水没有再说什么,虎娃很自然的能做到这一点,已经不再令他有更多的惊讶了。他想了想又问道:“孩子,你还记得那只怪鸟当时从天空扑下的情形吗?”

        虎娃:“当然记得,那一天的情形,是我能记起的最早的事情。”

        理清水:“怪鸟差点把绿萝抓走了,它是以御物之功直接抓人的吗?”

        虎娃答道:“不是,我今天才知道不是。怪鸟不是直接隔空摄取绿萝,它是以御物之法卷动了风,而风将绿萝卷向了天空。御物之法就像意识的操控,对于本身就具备自主意识的生灵无效,只能操控那些毫无灵智的东西。”

        理清水追问道:“你刚刚掌握三境中的御物之功,怎么就能明白这个道理呢?”

        虎娃:“我方才发现盘瓠想爬树,就想用御物之法阻止它,却发现并无作用。它的身体受它的灵智控制,御物之法无效。……山神,有没有什么办法能够定住这条狗呢?”

        理清水笑着答道:“有倒是有,那是定身法,以你目前的境界尚无法掌握。但也可以用别的手段达到同样的效果,想当年若山凌空定住了那只怪鸟,用的也是御物之法,操控怪鸟周身的流动之风,却比那怪鸟高明多了、功力也深厚多了。”

        现在回想起来,那只怪鸟死的也够冤的,起因不过是想抓两只母鸡而已,不料却惹出了人,当它再想抓人的时候,盘瓠蹦了出来,然后山爷出手了。

        其实以御物之法操控无形之风,要比操控琅玕果一类有形之物难多了。那怪鸟飞翔在天上,接触最多、的最熟悉的就是风,在漫长的岁月中自悟掌握了此道。但它却无人指点,虽有御风之能,但对御物之法的根基还没有领悟透彻,碰见山爷这种高手当然是死定了。

        接下来山神并没有再说话,而虎娃也闭上眼睛继续行功,也不知是在修炼二境还是三境,但看上去他应该是在修炼三境吧,因为那枚琅玕果就一直悬停在身前三尺处,散发着淡淡的光辉。虎娃继续定座了整整一夜至第二天正午,也就是说他也始终不停的在施展御物之功。

        这世上恐无人把施展法术本身当做一种修炼,但虎娃不是故意在卖弄什么,而是在入定中好像忘了这枚琅玕果,就一直保持在这种状态里。假如换成其他刚入三境的修士,看见这一幕恐怕会惊讶得下巴都要掉下来,这孩子怎么能这么干?

        三境修士施展御物之功,通常只在斗法或演练之时,突然隔空催动外物,出其不意让人防不胜防。但这只是一瞬间的功夫,就算时间长一点也不过是片刻而已,谁能像虎娃这样一直在施法,始终都操控这么一件东西悬于空中,一般人也消耗不起这等神气法力啊!

        但虎娃并没有感觉自己消耗了太多神气法力,这是一种绵绵若存、用之不勤的状态。理清水看得清楚,却也没开口提醒,反正虎娃已经吃了那么多不死神药,刚刚突破三境之后,其吸收的灵效将会更充沛的被炼化,管他浪不浪费呢,只要虎娃能够保持在这种恒常的体验中,就是最大的收获。

        倒是盘瓠一直盯着虎娃身前那枚悬空发光的琅玕果,神情仿佛在说:“老大,你怎么还不收了神通?”

  http://www.3zm.net/files/article/html/17/17322/799048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net。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