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太上章 > 023、知者不言(下)

023、知者不言(下)

        既然猴子的事情虎娃能够理解,那么他就应该能理解山神此时的叮嘱。山爷是路村的族长,但是山神在蛮荒的地位,那就相当于是守护深山各部族的族长,他与虎娃的约定,是针对所有人保密。而虎娃想了想,也点头答应了。

        山神已经印入元神中的意念,他自然能够接受与解读,恰恰在他点头答应的时候,自然出离了定境。虎娃睁开眼睛,看见的仍是这一方奇异的小世界,池中的五色莲花与昨天所见不太一样,都呈现一种含苞待放的状态。而他虽然回答了,却不再能“听”见山神说话。

        虎娃与理清水在心神中交流沟通了这么久,谈的都是自然的修炼感悟,与虎娃所处的身心状态相谐,所以并没有出离定境,但此刻终于离定也是很自然的。虎娃回想起山神刚开口时的叮嘱,只有在那种状态下才能与之交流,于是又收摄心神入境,重新在心念中呼喊道:“山神,您还在吗?”

        理清水这次又吃了一惊。虎娃出离定境并不令他感到意外,意外的是当虎娃意识到自己不在那种状态中时,很自然的又进入了定境,自然得就像平常呼吸一般,这可不是一般四境以下的修士能轻松办到的!虎娃的功力可能尚浅,可是境界之纯粹是理清水前所未遇。

        理清水的意念又印入了虎娃的元神中:“是的,我还在,一直都在。看来你已经知道该怎么与我交流了?”

        虎娃:“只有这样,我才能与你说话吗?”

        理清水解释道:“我是这里的山神,你平时的一言一行,我都看得见、听得见。但你如果想听见我的声音、能与我交流联系,只有在这个地方,于定境将周身神气与此地灵息融为一体,才能够办到。……至于为什么,你以后会明白的,而如今修为尚浅。”

        理清水又叮嘱了虎娃很多事情。他告诉虎娃,有坏人也在寻找这个地方,打的都是坏主意,所以来时千万不能让人注意到他的行踪、从而追踪到此。他也让虎娃答应了另一件事,假如将来修炼到更高的境界,一定要好好保护与尽力指引盘瓠。

        这些当然没问题啊,虎娃很痛快也很高兴的都答应了。最后他们约定,虎娃如果在修炼中有什么问题想请山神解答,就找机会悄悄到这里来。这个地方对修炼很好,有机会他也可以在此练功,但是来往的频率不能太频繁,一每次也不能有太长时间,否则会引人起疑。

        理清水最后说道:“孩子,你离开村寨已经两天了,回去的路上至少还需要一天多,现在就该走了,否则会引起人们的注意。假如族人发现你跟着盘瓠跑到山野中过夜,以后恐怕就不会让你出来了。”

        盘瓠睡了一天一夜,是自然醒的,它打了个哈欠扭了扭,一轱辘爬起来抖了抖身上的毛,这才以两条后腿直立像人那样伸了个懒腰,感觉全身每一个毛孔都是那么的舒泰。虽然睡了这么长时间,却一点没有刚睡醒的迷糊感,又是精神抖擞的一条好狗!

        再看那池中的五色莲花,一朵朵静静的绽放,与昨日所见并无什么分别。虎娃恰在此时从那白玉祭坛上走了下来,拍了拍盘瓠的脑袋道:“你睡醒啦?都整整一天了,我们快走吧!”

        盘瓠扭了扭脑袋看了看周围,它也很惊讶自己竟睡了这么长时间,刚才还以为只是打了个小盹呢。孩子领着狗离开了太昊天帝千年前留下的遗迹,他并不清楚自己在这里看到的诸般宝物叫什么名字,假如不小心说出去恐怕会引起世上无数人的疯狂,只知道在这里遇见了山神,而山神叮嘱他不要把此地发生的事说出去。

        ……

        回去时虎娃已经知道路,不需要盘瓠在前面领着,一双小脚丫迈开大步疾行。这是山神特意叮嘱的,他告诉虎娃回去的路上可以试着走快些,虽快却不能急,尽量要在行走中也保持入境时那种状态,心安稳而步如飞。

        理清水并没有解释为什么,只是让虎娃这么做,而行走在这样的高原蛮荒中是很危险的事情,本不适合快速赶路,必须有超越常人的敏捷身法和敏锐感知,还要保持冷静清醒以及充沛的体力,不知这个孩子能否做到?

        盘瓠发现,回去的时候虎娃的速度明显比来时更快了,仅看身姿不看速度的话好像是缓步而行,但每一步都踏得是那么稳健而轻盈,盘瓠要四蹄着地始终保持着奔跑状态才能跟得上。

        走着走着,虎娃自己也感觉步履越来越轻健从容,他处于一种清醒的定境中,行走中的人仿佛不在动,而天地山川就像一幅随着步履律动的图画。通常情况下人应该是越走越累,但虎娃却觉得越走越舒服,体内有一股流转的力量在自然的运行。

        虎娃在这种状态下自己觉得是在走而不是在跑,但盘瓠却知道他有多快,一直在身边撵着追,虽不需要速力冲刺,却必须保持一个恒定的速度与节奏。

        虎娃离开了那白玉法座,理清水便无法清晰的察知其神气运行状态,但仅看他的样子也能知道,虎娃不仅按照要求做了,而且做得比理清水期望的更好,简直达到了一种理想的完美境界。

        理清水不禁暗暗赞叹甚至也有些惊讶——虎娃是在赶路吗,还是在定境中行游山川?看他的身形步伐,难道是五境修士才能施展的神行之法?虎娃当然不是五境修士,他没学过也尚不可能掌握神行之法,但无论什么样的五境修士施展神通手段,二境中的修炼都是根基。

        虎娃展示的就是这样一种自然的境界,别说是五境修士,就算是理清水这种世间绝顶高人、可飞天而行腾云驾雾,但是他们若脚踏实地走路、不动其他的神通手段时,能做到的也无非如此,排除年龄和体力的差距,恐怕还不如虎娃呢!

        理清水知道是什么原因,还是因为那五色神莲的藕茎。天帝所有的不死神药那强大的神效,岂是区区一个孩子一夜定坐功夫就能彻底炼化的?但虎娃昨夜炼化与吸收药性并不是任何人教的,就是他觉得应该那么做,莲藕的神效已融入形骸百脉之中,此刻仍在继续抒发。

        二境中洗炼形骸百脉之功,并不仅仅是在定坐中运转神气,还需要腑脏筋骨在运动锻炼,讲究动静相融。理清水要虎娃这么做,就是让他把五色神莲已炼化的神效发挥出来。

        五色神莲藕茎之灵效强大,对于虎娃这样的二境小修士而言,简直就是江海之于小溪,只有在气血运中连绵不绝的运转,才能够得到最大的助益。而这高原上崎岖险峻的无路之路,对于一个孩子本是无法穿行的绝地,可是虎娃偏偏带着一条狗走过去了,这就是最好的行功修炼。

        而神药虽好,也须人的境界能至,这是任何外物也强求不了的。假如理清水知道,虎娃就是在回去的路上,达到了二境九转圆满的状态,还不知会怎样惊讶?假如虎娃已是一个成年人,修炼二境多年未得九转圆满,在师尊的指点下服用了五色神莲藕,依秘法行功终于达到圆满状态,这倒不令人意外。但虎娃的情况并非如此。

        理清水看着虎娃和盘瓠在山中飞速行走,心中也甚为感叹,同时觉得很侥幸。想当初他看见婴儿和幼犬被抱回路村的时候,还曾想过他们能不能活下来?由于艰险的生存环境,各部族的成年人死亡率都很高,婴幼儿的夭折率就更高了。

        路村的情况已经算很好的,因为有山爷守着、水婆婆罩着,但也不能保证族人不会遭遇意外,很多时候族人伤病的袭扰,水婆婆也无力回天。虎娃从小并不觉得自己很奇怪、与其他孩子有什么不一样,他懂事后又见识了花海村,就更不认为自己特别了。

        因为村寨中也有些孩子与他一样,在很小的时候父亲或母亲就意外夭亡了。对于父母不在的孤儿,都是由族人共同抚养的。就算是有父母的孩子,大部分时候还是与其他孩子一起长大。

        虎娃这个被拣回来的孩子,健康成长至今,既说明他足够走运也说明路村人照顾的不错;而盘瓠这么一条小狗,在蛮荒部族中也平安的长大了,而且还开启了灵智。这让理清水觉得万分幸运——他终于有机会等到了指引传人的这一天。

        理清水心目中的传人是盘瓠,但目前看来,他暂时只能寄希望于虎娃了,**之通灵修炼,还需要相对漫长的时间。

        虎娃二境九转圆满,又遇到了与初境修炼时同样的问题,他并没有突然三境,仍在自然的二境体验中,或者说他并不是刻意在修炼什么。他们是午后出发的,当太阳尚未落山、天还亮着的时候,就已经到达了来时曾过夜的地方,那株枝桠张开的参天巨木下。

  http://www.3zm.net/files/article/html/17/17322/799048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net。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