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太上章 > 017、水婆婆打猴子(上)

017、水婆婆打猴子(上)

        017、水婆婆打猴子(上)

        声音来自高崖上,那里生长着大片茂盛的冷箭竹,在竹林的边缘有一道细瀑流下,的视野非常好,向前后能看清花海村和路村的位置。那么远的声音传到耳中已细若蚊蚁,但虎娃却能听清楚。

        只听一名男子问道:“那孩子,就是你说的虎娃?”

        另一名男子答道:“是的,就是他!鱼大人,你快抓住他吧!”

        “大人”是个很奇怪的称呼,虎娃以前从未听见过,他还以为这个人的名字就叫“鱼大人”呢。但第二个开口说话的人他却认识,就是被花海村驱逐的猴子。猴子居然又骗人了,骗了全村的人!蛊辛让他永远不要再接近花海村的十里之内,他此刻显然已违反了这个约定。

        那位鱼大人又吩咐道:“周围没有别人,正是好机会,你们悄悄摸过去把那孩子抓住。花海村比较远,不会听见动静的,但要小心断崖那边的路村。这个位置比较高、远远的能看见,你们到下面的树林里动手。”

        离得比较远、旁边还有流水声干扰,他们以为这个孩子不可能听得见,可是虎娃偏偏听见了。紧接着他又听见了更多的声音,有人从山崖上小心翼翼向下攀登,加上猴子总共竟有十五人,从偶尔传来的磕碰声中还能分辨这些人带着武器和弓箭。

        他们居然要抓自己,虎娃不清楚为什么,突然想到可能是猴子想报复。猴子上次就用弓箭指着他的后背想射杀他,如今又带着这么多同伙来,虎娃也清楚自己根本不是对手。

        人能不能躲开弓箭?假如距离足够近,等箭离弦时再躲已经来不及了,动作反应也是需要时间,最好在对方即将射箭时提前避开。虎娃本能的想到,假如这么多人同时向自己射箭,避开了一支但旁边还有别的箭射来,他也是很难保住小命的,所以得赶紧闪。

        对方不想惊动路村的人,要在低处在密林间悄悄的动手抓他,而虎娃也一转身走向低处进入了密林。密林可以遮挡视线,对方从高处看不见自己,可他随即又有一种非常特殊的感觉或者说感应,他发现自己躲不掉,那种被人盯着的感觉并没有消失,哪怕是隔着密林的树冠。

        虎娃倒也没有慌,那些人正从陡峭的山崖上爬下来,又尽量不发出太大的动静,速度不可能太快,而这个距离和视线他们也不可能拿箭射他。虎娃一边往山路那边走,一边拣起了几块鸡蛋大小的石头,也没管样子长得像不像鸡蛋了。这个距离又隔着树丛,他也同样砸不中那些人,只是提前做个准备。

        高崖上爬下来的人,并不清楚虎娃已经发现了他们,见虎娃进入了低处的密林心中暗喜,展开队形也悄悄的摸了过去。虎娃走得并不快,但速度总比那些人快一点点,所以距离还是缓缓拉开的。等到他钻出林子来到蜿蜒的山路上时,突然撒开小脚丫向着路村的方向全速狂奔,同时用力吹响了水婆婆给他的那根竹哨。

        鱼大人并没有攀下山崖,他自以为身份高贵不必亲自动手,有事下个命令就行了,而十五名精壮男子在山林抓一个孩子当然手到擒来,更何况其中还有两名二境高手呢。他的修为已如四境,这次还带着族中的法器,刚才虎娃虽然在山崖下密林中,可他延伸的神识能将其行踪锁定。

        如果这位鱼大人想杀虎娃,刚才虎娃近山崖下时他就可以动手了,祭出法器便可凌空取其性命。但他的目的不是来杀这个孩子,而是悄悄的将之活捉带回去,而且也不认为这种事情需要自己动手。

        虎娃一路往回走一路拣石头,他也没有太在意,虽然这孩子不知不觉中已经走出了他的法器能攻击的范围,但他的手们也下了山崖跟了过去。可是等虎娃突然飞奔吹响竹哨时,鱼大人脸色急变,他万没料到这孩子已经发现了危险,而且吹哨示警,想阻止已经来不及了。

        那十五名携带武器的手下听见哨音,他们本能的愣了愣,这时就听鱼大人在远处山崖上喝道:“回来,我们快走,已经暴露了!”

        虎娃的哨音很响很有穿透力,不仅路村那边听得清清楚楚,就连花海村都能听得见。鱼大人倒是很干脆也能判断清楚形势,立刻放弃了目标决定赶紧撤离,趁着那两村的族人没有赶到之前、对方也不可能看清自己是谁的时候,从山林中消失。

        只要不暴露身份和企图,下次还可能有得手的机会,否则鱼大人本人就算能逃走,他的手下也会被截住。这位鱼大人直至此刻,都不认为自己会有什么危险,他这样一位四境高手,当然是想走就能走,只是怕暴露手下的身份和自己企图。

        林间追踪虎娃的十五人,有十四个听见命令立刻转身,快速的又向山崖上面爬。只有一个人挥舞着一只梭枪,也撒开脚丫飞速地追了上去,看架势要将虎娃截杀在山路上才甘心,正是被逐出花海村的猴子。

        鱼大人暗骂一声该死,立刻站起身来张弓搭箭,他瞄的却不是虎娃而是与自己同来的猴子。一般人是不可能将箭射出那么远的,但他却能做到,凭借着神通法力锁定目标并操控箭支的飞行轨迹。猴子只要还没有跑到断崖边那么远的距离,他便能射中。

        恰在这时,身后突然有个声音冷冷的问道:“鱼梁,你怎会出现在这里?”

        鱼梁大惊失色,手中弓箭落地随即转过身来,怀中飞出一件弯月形的骨器,散发光华护住周身,但他的心却沉了下去。他的十四名手下还没爬上来呢,只有自己一个人背对高崖站着,面前却出现了四个人:路村的族长山爷与勇士仲壮、叔壮,还有花海村的族长蛊辛。

        若山说话时手底下可没闲着,鱼梁的反应够快了,而他的动作更快,随着话音一挥骨杖,一道无形的劲力直击而出,“啪”的一声将鱼梁身前的光华打散、骨器击落。鱼梁法术尚未施展就被破,胸口遭受无形的劲力重击就像被一座山撞中,吐出一口鲜血,眼前一黑便向后跌落高崖。

        若山的骨杖向后一挑,便将半死不活的鱼梁隔空又给卷了回来,重重的摔落在脚边。而蛊辛、仲壮、叔壮等三人已经走上前去,张弓搭箭居高临下接连射落。那十四人正在手抓岩石攀登高崖,根本无从躲避,况且这也是修士射出的箭,其中还有蛊辛这样的三境高手,所以片刻之后他们皆被射中滚落,就连那两名二境修士也不例外,解决的是干净利索。

        山崖这边的情况发生了令人意想不到的逆转,而虎娃还在撒开脚丫狂奔呢,他的哨音响起时,水婆婆就从屋里“飞”了出来。她的秀发飘飞衣袂舞动,手持一根紫色的七尺竹枝,身姿飘逸就像一朵流云。

        其实水婆婆还不能真的在天上飞,但她的脚每次点地,身形都能快速的飘出很远,看上去就像在滑翔着贴地飞行。她来得非常快,当虎娃跑上木桥的时候,她也冲出村寨赶到了断崖边的桥头,说了一句:“孩子别怕,没事了!”

        虎娃刚才确实很怕,否则也不会悄悄走回山路、突然吹响哨子就跑,但看见水婆婆冲出村寨时就不怕了。而且他也没有慌乱,此刻已知道另外十四个人并没有追过来,那种被紧盯着的感觉也消失了,只有一个猴子还在后面穷追不舍。

        猴子却没有看见水婆婆,山路蜿蜒,两侧是一人多高的火麻林,要拐个弯转过去才能看清楚断崖那边。他知道虎娃吹响哨子撒脚就跑,但是路村很远而花海村则更远,他却离虎娃很近,自信完全能够在火麻林中抓住虎娃,在其他人赶来之前将之带回去交给那位鱼大人。

        他一个健壮的成年男子,抓一个八岁的小孩还不轻松吗?至于虎娃上次用石头将他的肩膀打脱臼的事,那只是一次偶然,瞎碰的运气而已!可虎娃的速度远却超出他的预料,在火麻林中始终没追上。

        猴子的左手拿着一支梭枪,一人长的枣木杆,尖端以兽皮割成的细带绑着一块磨尖的黑曜石。这支梭枪是鱼大人那伙人给他的,既可以当武器也可以当登山时的拐杖。他的右肩关节早就接好了,这几天伤势已无大碍,只是剧烈活动时还会疼。

        猴子越追不上虎娃,心中的恨意就越浓烈,哪怕不能将这个小崽子抓回去,从后面给他一梭枪也能解恨啊!而虎娃此刻已在断崖桥头站定脚步、转过身来,手中握紧了石头,等着猴子追过来。只要猴子跑到五丈开外,他就能一石头将之打倒,就怕猴子看见水婆婆便不敢再追了。

        可是虎娃并没有等到动手露脸的机会,猴子的身影刚刚从火麻林中转出来,水婆婆手中的竹杖就飞了出去,似一条蛟龙凌空打了个旋,带着一股劲力打向了猴子。

  http://www.3zm.net/files/article/html/17/17322/799047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net。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