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太上章 > 015、不该这么问(下)

015、不该这么问(下)

        若水听闻此事,特意对若山说道:“也太便宜那个家伙了,荒山野地、箭已离弦,分明就是在谋害虎娃!若换做我,就绝不会留他性命。可惜我得知消息已经晚了,要不然就截在半路将那个猴子扔下山崖,反正他的下场也是一个死!”

        若山劝解道:“若是花海村人不处置,我们自可登门问罪。可是蛊辛当场就驱逐了猴子,而且虎娃也确实没事,这已经是最严厉的处罚。若真的处决他,花海村人也会对蛊辛这位族长不满;而我们已无话可说,若是继续追究什么,同样会引起花海村人的反感,对如今的形势不利。如此处置,已是最合理也是最好的结果。”

        水婆婆恨恨道:“话说得倒不错,那种情况下蛊辛也只能这么办。但如果我在当场,一定会杀了猴子的,谁也无话可说!”

        若山无奈的叹了一口气道:“你若是赶到当场,就算杀了猴子确实也没人能说什么,可惜你当时不在啊。……猴子倒是小事,倒是有鱼村最近的动静有些不寻常,很可能会发生大事,我们要做好准备。”

        若山与若水这两人的脾气不太一样。若山身为族长,考虑问题很周全,平时待人也很宽厚。但若水长年在村中看护族人,族人生病都由她救治、甚至很多孩子都是她接生的,所以她打心眼里就非常护犊子。

        此事过去了,可是水婆婆总觉得还是不放心,私下给了虎娃一根她亲手制作的竹管,几寸长非常小巧,可以随身带着。用力吹响这根竹管,会发出清亮尖锐、穿透性极强的声音。虎娃若遇到什么意外的危险,就能以哨音示警。

        ……

        在花海村驱逐猴子的第二天,族长若山从中央谷地回村了,伯壮也率领狩猎队伍回来了。若山还特意带人去了一趟花海村询问情况,黄昏时水婆婆给了虎娃那根竹哨。经历了昨天的事,虎娃对另一件事更感兴趣了,就是拣石头蛋。

        虎娃拣像鸡蛋一样的石头已有多年经验,可以说在方圆二百里蛮荒各部族内,没有人比他更擅长于此事。刚开始时,虎娃注重的是形状,最好的当然是和鸡蛋一模一样,后来他攒的石头越来越多,初境修炼越来越精深,又开始注意其他的东西。

        石头和石头也不一样,轻重、质地、软硬、手感皆不同,他开始重点挑选那些玩起来最顺手的石头蛋。

        初境九转,静中之动、动中之静反复修炼,能清晰的感知自身的一切,仿佛忘掉了周围的世界;对周围的世界有清晰的感应,又仿佛忘掉了自身的存在。到最后不仅内照分明,而且对周围的一切也有了一种玄妙的感应,是谓九转圆满。这一点虎娃五岁时就做到了,更何况又反复习练了这些年。

        那些没有生命的石头,在他手中也有不同的感觉和感知,仿佛都有其独特的物性。当虎娃迈入二境开始无意中洗炼自身筋骨腑脏时,对外物的感知也不再仅停留于表面看上去的样子,他开始洞察其特性。

        虎娃搜集了很多石蛋,无论是握在手里还是以延伸的感觉去体验,都是令他最舒服的、特性最纯粹的,而且这些特性也各不相同。有些卵石让虎娃特别有“感觉”,但它们往往不是鸡蛋的形状,虎娃也拣回去了。他见过族人磨制石具,心中暗想等将来自己长大了有力气,也可以将这些石头加工成鸡蛋的样子。

        但是像这种感觉特别好、特性特别纯粹的石头蛋,是非常难以遇见的,虎娃也不强求,但每次发现都会莫名欣喜。

        自从断崖上有了桥,虎娃可以经常去花海岸边玩耍,就有了更多拣石头蛋的地方。花海由山中的溪涧汇流而成,围绕着大湖,群山间有很多条溪涧,有的溪流只在雨季才出现,有的山涧则是常年不断流。每到洪水季节,都会有很多的山石被冲下来,河道上遍布大大小小的卵石,像这样的地方便是虎娃的乐园。

        这天他又去了花海,却没有进花海村,从湖的另一侧绕过去到了山中更高的地方,沿着一条溪涧冲出的河谷向上爬,一路寻找着他所喜爱的石头。盘瓠也晃着尾巴跟在后面,瞪着一双狗眼专注的寻觅,还不时闭上眼睛好像在感知什么。

        溪涧冲出的河道最宽处有好几丈,在水流平缓的地方,河道中央还长着树。这个季节雨水不多,大部分河床都已露出地面,细细的水流从碎石间漫过。河床随山势呈阶梯状,有些地方很陡峭,假如是在水量充沛的季节,可能会形成叠湖景观。而此时水却不多,只在一些平缓地带留下了水坑与水洼,大多不过齐膝深。

        虎娃最喜欢在这样的时节到这种涧流中寻找,因为碎石都露出了地面。这条山涧他来过好几次,曾经找着过好几枚特别喜欢的石头蛋。下游接近湖边的地方几乎已被他和盘瓠搜遍了,最近并没有新的石头冲下来,所以一人一狗渐渐走向了更高更远、以前从未涉足的深山。

        这对一个孩子是很危险的,族长山爷也叮嘱过,假如盘瓠不在身边,拣石头的时候就不要顺着溪涧向上走太远。虎娃倒是很听话,但今天盘瓠就跟着呢,所以他也没太注意。虎娃最近感觉自己的力气变大了、精力也更充沛了,这是一种很正常的现象,他毕竟也在长大嘛。所以他也能走得更远、攀的更高、动作也更敏捷灵活,同时还不觉得累。

        这其实也是一种很锻炼体魄的方式,在深山高原如此艰险的地势中跋涉,却觉得轻松快乐。很多猛兽在幼年期喜欢游戏打闹、追逐奔跑,看似无谓的在浪费体力,却是在自然中锻炼体魄,这是身体成长与学会生存必须的过程,与虎娃现在的状况也有类似之处。

        进入二境修炼,不仅是定坐中体会那无形的力量,还要适时的去运转,才能达到洗炼筋骨的效果。虎娃能攀上险峻的峭崖,还能翻动河谷中大块的石头,他很努力却并不刻意。这天的收获不错,他拣到了一块感觉好型的石头,走到高处又拣到了另一块非常特别的石头蛋。

        这块石头太标致了,简直就是鸡蛋嘛,样子足以乱真!看表面的颜色和形状,和鸡蛋一模一样,普通人假如不拿在手里摸一摸、掂一掂,根本分辨不出来。虎娃开心的笑了,比吃到十个鸡蛋还高兴,捧在小手里摩挲、感觉了半天,还很专注的延伸感知去体会。

        盘瓠也觉得很惊讶,歪着脑袋在旁边看了一会儿,然后也在旁边翻拣。它却没有找到同样的石头蛋,于是有些不满的朝山林中叫了一番。它此刻的叫声带着天赋震吼神通,算是练嗓子吧,盘瓠早已意识到自己这种独特的本领需要主动的修炼,而不仅仅是在狩猎时施展。

        但盘瓠在村子里却不能这样叫,山爷也能不让啊,所以显露本事都是在外出狩猎的时候。时至今日,就算很多花海村的人都不清楚路村的这条狗有多厉害。但是在村寨周围的野林中,若山却鼓励盘瓠经常这么做,这不仅是练习天赋神通,同时也能惊走无意间接近村寨的猛兽、让它们不要把这一带当成定居猎食的领地。

        吼声包含的冲击力是可以控制方向的,所以虎娃听见的只是普通的狗叫,但远方的山林里却有鸟儿惊飞不断。就在这时,虎娃突然抬头道:“盘瓠别叫了,那边有点不对劲,好像是一个大家伙被你惊动了。……它不仅没走,反而朝我们这边冲过来了!”

        盘瓠随即也察觉到了远处的凶险,前爪放了下来四肢着地,后背弓起望着山上,它在运劲蓄势力,准备随时发起攻击。

        虎娃话音未落,就见旁边平静的小水潭上荡起了一圈圈波纹,因为远处传来的震动。紧接着就听见了庞然大物奔跑的声音,沿着相对开阔平缓的河谷,高处山林中冲出一只犀渠兽。

        这头凶狠的怪兽,样子有点像山中偶尔出没的牦牛,但身上没有长毛,鼻梁正中只有一根长长尖角。它的体型也比牦牛大得多,肩高约有一丈、体长接近两丈,就像一座移动的小山。怪兽狂跑时河谷中碎石四溅,带着轰鸣之声,沿途撞断了不少小树速度却丝毫不减。

        犀渠兽通常都是十几头左右小规模成群活动,很少见到它单独出现。这头犀渠兽可能是争夺配偶失败或者是被种群驱逐,因此独自在山野中乱走,离开了经常活动的领地竟然跑到了接近花海的地方。它刚才正在上游饮水,被盘瓠的吼声惊动了。

        一般的野兽被惊动后第一反应都是离开,可是这只犀渠兽也许心情不佳、正处于烦躁易怒的状态,竟将这吼声当成了一种挑衅和挑战,红着眼睛竟发狂般的顺着河谷冲了下来。看它的来势,就算最坚固的寨墙也能一举撞垮,假如是某个部族的狩猎队伍遇到这种情况,也会赶紧闪避,不会正面与之冲撞的。

  http://www.3zm.net/files/article/html/17/17322/799046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net。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