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太上章 > 002、天帝之秘

002、天帝之秘

        这时山下远方村寨里的厮杀声四起,战斗已进入到最惨烈的时刻,不断有人倒在血泊与火光中,有白煞的手下,更多的是清水氏的族人。清水氏一族有一千六百余人,其中擅长战斗的精壮勇士约有三百人,虽不是那么勇武强悍、但也能拿起武器殊死搏击者则不下千人。

        他们有短暂的准备,但毕竟是深夜里仓促迎敌,而白煞带来的二百多名手下都是专门受过格杀训练的精锐死士,其中带队者皆拥有神通法力。战斗刚开始时双方是僵持的局面,但是山中那些人也赶往城寨的时候,场面便渐渐形成一边倒的屠杀。

        清水氏一族无法抗拒覆亡的命运,但就算如此,白煞的手下也折损了大半,其中甚至有掌握神通法力的强者被斩,可见清水氏一族中也有类似的高手。普通的死士也就罢了,可以再招募训练,可是迈入初境、修成神通法力的强者,往往可遇不可求,无论对于什么样的势力来说,这都是沉重的损失。

        清水氏一族得到了山神的警告,知道今天将要面临覆亡的大劫,山神告诉他们要奋起所有的力量反击!世代祭拜与信奉山神的氏族部落,毫不犹豫遵从了山神的指引,这是理清水此刻唯一能为族人所做的事情。

        事已至此,似乎已经没什么话好说了,白煞应该清楚今天无论怎样威胁理清水,对方都不会给他想要的东西。他付出了沉重的代价,灭了清水氏一族却毫无意义。他此刻已经可以杀了理清水离去,而理清水此刻则毫无反抗之力。

        可白煞并不打算这么做,因为他不甘心,付出的代价越大就越不甘心。他想要得到的秘传就在理清水的心里,哪怕清水氏一族全灭,只要理清水还在,就仍有得到的希望。

        尽管没有转身,但是远方喊杀声传入耳中,白煞也清楚损失有多惨重,他的眼角微微抽搐了一下,却随即又恢复了平静,仿佛在一瞬间已经忘记了城寨中惨烈的厮杀,再开口时语气就像是两个老朋友在谈心。他今天有太多的话想说、想问,实在有些忍不住,只要理清水还肯说话,自己就仍有达成目的的希望。

        白煞叹息一声似是自言自语道:“无知者奉鬼神,不过是祭奉我等这样的人,或者那些他们自己也不清楚是否存在的东西。这蛮荒中所谓的山神我也见过不少,大多不过是山精鬼怪之属,开启灵智有末微神通,显灵惑人以求供奉。

        它们或取其所需以享乐,或借供奉愿力行鬼修之法,妄求长生久视之道。我见过很多强大的妖物精灵以山神自居,巫法各异,登天之径上走的完全不是同一条路。有人也许走得更远,有人却终身无法再迈出一步,令我困惑的是,并非是越强大的生灵就能走得越远。

        它们所修之术往往来源自悟或天赋,五花八门并无一定之道,像你我这种人,自有秘传之法,又何必再去做什么鬼修山神?所以我曾不确定你真是这里的山神,但我听说你已经迈出了那一步,即将踏上登天之径。难道这其中有什么玄妙,世间的山精鬼怪不知,却被你发现了?”

        闭目端坐的理清水仿佛已看透了白煞此刻的心思,嘴角露出一丝嘲弄之色,声音又在白煞的脑海中响起:“我所行并非鬼修之法,而是太昊天帝所传的菁华诀,但是能踏出前往帝乡神土的那一步,确实与这百年山神经历有关。这也是你想知道的吧?其实我刚才已经告诉你了!”

        白煞眼中流露出灼热的光芒:“你告诉我什么了?”

        理清水:“我已经活了足够久的时间,见证了人间太多的生死、太多的事情,因此我知道很多事将会怎样发生。像这样的人往往被称为智者,可是对于我而言,已经不是苦思的结果,就是自然的明彻,宛如世事在眼前演变。这是神通亦非神通,也可以说是返朴,就是这些年我身为山神的收获。”

        白煞的目光越来越炽烈,追问道:“传说太昊天帝最擅推衍,能洞察万物之变。你所修炼的就是太昊天帝传于人间的菁华诀,难道也堪破了此等神通?”

        理清水:“我并没有,只是朦胧看见了一丝门径,根本还谈不上堪破,便被你的惊扰打断了。”

        白煞:“就算我不杀你,你也将成为永远的废人。但你若将菁华诀的秘传,以及探索登天之径所知的一切,包括这些年来身为山神的收获,原原本本的告诉我。待我将来或许还可以设法让你恢复一身修为,你此世还有长生之望。”

        理清水冷笑道:“你到底想要什么?”

        白煞:“所有的一切,你所知的一切!”

        理清水:“我也有一个问题很好奇,你能告诉我吗?”

        白煞:“请讲。”

        理清水:“你怎知我恰好闭关度劫,带人千里奔袭来得这么准?”

        白煞答道:“很简单,清水氏族人中一直有人提供你的消息给来到城寨的商贩,换取商贩免费的货物。但你的族人并不知道商贩的目的,更不清楚那商贩是我派来的。”

        理清水:“我的族人并不知我还在世,更不知我就是山神,怎能提供我的消息?”

        白煞:“他们不需要知道,因为我清楚你在树得丘隐修,而树得丘就在这里。我一直怀疑你借山神的名义在族人中寻找着菁华诀的传人,听说前不久有祭司听见山神的声音,据说他们祭奉的山神将要沉睡一段时间,不知何时才会醒来,我就明白时间到了。没有想到的是,你还真是山神,不仅仅是伪装成山神的身份。”

        理清水叹息道:“原来是利用奸细,可惜我清水氏那些族人,恐怕还不知道什么叫奸细。”

        在这种蛮荒中的原始氏族部落里,普通的族人确实不知道什么叫奸细,恐怕连听都没有听说过,他们甚至也不知道什么叫信义。人们生活在一种纯朴而原始的状态中,没有人会撒谎,也没有谁会出卖谁,或者说违反约定的承诺。

        既然没有背信弃义的事情发生,大家也就根本没有所谓信义的概念,更不会想到世上还有奸细这种东西。有关山神的一切都是族人的秘密,祭司不需要去叮嘱谁去保密,人们自然就会遵守。

        但是今天,古朴的原始氏族部落中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有人将山神的动态私下里告诉了外来的商贩,就因为商贩想知道这些,而报酬是免费的货物。最原始的淳朴也是最容易被打破的,只是因为最简单的利诱,无意中被收买的族人恐怕还不清楚这意味着什么。

        听见理清水的叹息,白煞说道:“世事在变迁,蛮荒中的氏族部落也不可能永远保持古朴。今天的事情只是一个开始,而有了开始便不会结束,清水氏一族也将学会谎言和欺骗,只是我不会给他们这个机会了。”

        话说到这里,远处村寨中的厮杀声已经渐渐淡去,只有女人和孩子的凄号声仍此起彼伏。白煞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又盯着理清水说道:“看今日一战,清水氏一族中也有不少强者,是拜你这位山神所赐吧,是你教会了他们如何修炼。

        若清水氏只是个弱小的部族,我可能没有必要将之覆灭,因为我既不会害怕也不会担忧,是你让族人变得强大,所以我今天必须斩灭后患。这些年来你一直在寻找菁华诀的传人,虽有族人迈过了初境、知道了修炼,却没有人能将菁华诀修成,对吗?”

        理清水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反问道:“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盯上我的?”

        白煞抬头望向夜空,似是在回忆道:“很久很久以前,那时故巴国国主仍在世,没有像如今这般国土分裂、诸子争王。我知道巴国是太昊天帝的后人所建立,历代传有菁华诀,可是最后一代国主并没有修成,但当年的理正大人也得到了传授,就是你!

        你先做理正,后主持巴国学宫,等到老国主去世,诸子相争、学宫亦被废。你便隐姓埋名闯荡巴原,居然修成了菁华诀,也留下了清煞之名。但我知道你是谁,也知道你后来的归隐之地就在这里。当我在登天之径上受阻,看不清前路的时候,便想到了你。”

        白煞所说的菁华诀,是理清水很多年前得到的秘传,当年巴国中还有人得此秘传,但后来却只有理清水一人修成。此等秘传,就算自己得到了传授但若没有修炼成功,是无法传授给别人的,因为本人既不清楚其中的玄妙也未曾掌握传承的秘密。

        所以要想得到菁华诀秘传,只有找到已修成菁华诀的人,巴原以及周围蛮荒群山数千里方圆内,如今只有理清水。

        理清水闻言又反问道:“白煞,你能有今天,也是修炼了少昊天帝的秘传吞形诀,神通法力不在我之下,又何必再另求太昊天帝所传的菁华诀呢?”

        白煞看着理清水,一直以来他心中有太多的疑问想得到答案,却找不到什么人交流,而此刻对面的清煞是为数不多有资格与之对话的人,也是有可能给他答案的人。他终于将自己长久以来的思索说了出来,只有理清水能够听闻——

        传说上古之时,人皇太昊立建木登天,并开辟天界中的帝乡神土,太昊因此被尊为天帝。所谓建木,据说是一株从人间一直生长到天上的大树,很多凡人认为若能找到建木所在、沿着它攀登到尽头,就能到达帝乡神土、长生成仙。

        人间还有传说,太昊之所以能开辟神土即位天帝,是因为找到了不死神药。后人如果也能得到太昊天帝所赐的不死神药,便可飞升帝乡成仙。

        但是白煞与理清水这等高人却很清楚,传说未必属实,只是一种隐喻而已。琅玕果就是传说中太昊天帝得到的不死神药,而早已拥有它的清水氏并未以此成仙。

        琅玕果虽珍奇无比,但对于白煞这种高人来说也并非得不到,他清楚这是一种能助益修炼的神奇灵药,却不是什么服之便能成仙的不死神药。

        那么建木与不死神药的隐喻,指的应是太昊当年的登天之径。太昊天帝在世间留下了菁华诀,若能修成菁华诀,再将八层九转七十二阶登天之径修炼到尽头,便可脱去凡胎飞升帝乡永享长生。由此可见,菁华诀才是太昊天帝所留下的真正的“不死神药”。

        但得到菁华决未必就能修成,而修成菁华决也未必就能登天,自古以来成功者寥寥。在白煞看来,太昊天帝可能只是偶尔走过了一条正确的道路,他所留下的指引,却未必能让后人复制同样的成功,而侥幸成功者也可能只是碰巧拥有了同样的幸运。

        白煞收集古往今来的传说考其真伪,并没有发现成功与失败者之间,有什么可以参照的必然规律。而且更重要的是,菁华诀并非世间唯一的登天指引,太昊天帝的神土也并非唯一的长生帝乡。

        比如在太昊千年之后出世少昊,也同样开辟了帝乡神土。人间的传说是类似的,认为少昊也得到了不死神药。可是少昊登天并没有前往太昊天帝的神土,而是另辟帝乡,因此也被尊为少昊天帝。

        少昊天帝留下的秘传仙诀指引,是看似与菁华决玄理全然不同的吞形决。修成吞形决的白煞,在凡夫俗子眼中早已是神山上的仙人,但他自己却很清楚,在登天之径上若迈不出那最后一步,百年之后便寿元将尽。

        白煞虽残忍冷酷,却是有大智之人,他会思考很多人连想都不敢想的问题。为什么修炼菁华决若能登天,便进入太昊天帝的神土;而修炼吞形决若能登天,则进入少昊天帝的神土?这两者皆被世人称为长生,又有何相同与不同?假如有人既修成了菁华诀也修成了吞形诀,又将怎样呢?

        太昊天帝开辟神土留下了菁华决,而其后的神农天帝、轩辕天帝、高阳天帝、少昊天帝,他们应该都曾得到前代天帝的秘传,却没有踏上同一条登天之径,而是另辟帝乡神土,留下了另一种秘传仙诀。

        各天帝都有自己的登天之径,指引后人来到他们所开辟的帝乡神土,这就是凡人所谓的飞升成仙了。据白煞所知,曾有生灵修炼一种仙诀不成,得到另一种仙决后却登天长生;而另一些情况看似几乎一样的生灵,其经历却恰恰相反。

        世间各族百类,自古皆有生灵迈入初境得以修行,其中很多人并未得到天帝的秘传仙诀,尽管最终未能成功登天,却已经走出很远。假如给他们足够的时间和幸运,是否也能成功呢?

        如此说来,是否有一种恒存的玄妙,能指引大道之本源,而登天之径万变不离其宗?

        白煞的年纪比清煞小百余岁,若论神通法力却已比清煞更为强大,却迟迟不能迈出前往帝乡神土的那一步。当他得知理清水即将迈出最后一步的时候,终于忍不住要抓住最后的机会,便有了今天的行动,而这种事情可能没有前人曾做过。

        听到这里,紧闭双目的理清水也微微露出动容之色:“你修炼吞形诀迟迟无法登天,便想另辟蹊径改修菁华诀,不仅想得到太昊天帝的秘传指引,还想知道我所求证的一切。你这样做且不说能否成功,就算以此成功、登临帝乡神土,又会发生什么呢?不要忘了你是怎么走上这条路的,太昊天帝恐怕不会饶了你!”

        白煞却摇头道:“你错了,我的目的并不是进入太昊天帝的神土以求长生,我只是想知道另一条登天之径上有什么?我苦思多年,可能发现了各位天帝的一个秘密,你想听吗?如果你答应我的条件,我便告诉你。”

        理清水淡淡道:“你愿意说就说,我不会答应你什么。”

        白煞沉吟片刻,终于还是开口道:“那我还是告诉你吧,太昊之后的历位天帝,应该都已经踏过登天之径。”

        理清水:“这不是废话嘛!天下皆知的事情,难道就是你所发现的秘密?”

        白煞:“你又错了,这绝不是废话。比如太昊之后的神农天帝,他很早就应该已经修成了太昊所传的菁华决,并且迈出了那最后一步,却没有像其他人那样进入太昊天帝的帝乡神土永享长生,而是留在人间做出了不同的选择,最终踏上了另一条道路,因此他才能成为神农天帝。

        后世的轩辕、高阳、少昊等天帝,他们应该都有类似的经历,早已迈出了那一步,却没有飞升前代天帝的神土成仙,而是留在人间另辟登天之径。我若得到你所知的一切,也迈出那一步的话,并不会前往太昊天帝的神土,而是也要寻求这样一条道路。”

        理清水动容道:“你的野心倒不小!也想开辟长生神土、成就一方天帝?”

        白煞笑了:“这不算是野心,如果说是野心的话,我的野心则更大!凡人有幸能踏上登天之径,没有谁不想走得更远!若能求证长生,我当然更想知道为什么?也许最终我想的不仅是成就一方天帝,还要找出各条登天之径的殊途同归之路——这天地间亘古恒存的本源大道,开辟超越帝乡神土的长生之境,指引我白额氏一族皆能登天。”

        理清水沉默良久,这才缓缓说道:“白额氏,你所想的问题其实我也想过,在我看来,天地间确实有着恒存的根本大道,无论是修炼菁华诀还是吞形诀登天长生,可能只是恰好幸运的谙合了道之本源。但是我有一个秘密也要告诉你。”

        白煞:“请讲。”

        理清水:“你想寻求大道本源,志愿不可谓不宏大。但你想指引白额氏一族皆能登临神土,今天却灭无辜清水氏一族以期找寻,如果这条大道真的存在,你也不可能得证,至少不能通过这种方式得证。你所想要的,就算此生能看到,最终也得不到。”

        白煞:“为什么?”

        理清水:“我也无法回答为什么,但如果世间真的存在本源大道,它不会违背最简单的道理。这是我刚刚想明白的,也是我要告诉你的最后一句话。”

        理清水说是最后一句就是最后一句,他的声音于白煞的脑海中再也不曾响起,自始至终他都没有动也没有睁开眼睛,就连谈话都以神念这样一种奇异交流的方式。

        白煞看着理清水如石化般的身形,眼中有怒意和不甘,甚至露出愤恨之色,但过了一会儿只能化为一声叹息。他突然觉得自己刚才的情绪有点可笑,若说恨,是他灭了清水氏一族,应该是理清水恨他才对,而且对方的心中的仇恨恐已远非世人所能想象。

        理清水闭着眼承受了怎样的痛苦与煎熬,但他却没有流露出来让白煞看到,这又是怎样一种铁石般的心肠?难道是他的修为即将迈出长生成仙的那一步,能将人世间的一切都看透而淡然了吗,或者是因恨极反而不动声色?

        理清水反常的平静令人有一种难以形容的压抑感,静静的身形甚至隐约透露着一股寒意。当理清水不再说话的时候,东方山际已经露出微蒙蒙的毫光,蛮荒中的黎明即将到来,而村寨中传来的凄哭声已消失——清水氏一族没有人活下来。

        一名持剑的男子登上了峰顶,深色的劲装是以兽皮制成,还缝缀了其他奇异的材质,经过了特殊的炼制,既合身又坚韧轻便,绝非普通人能有的装束。他站在琼林外向白煞举剑行礼,并没有开口说话,但白煞的脑海中却同样听见了他的声音。

        这与理清水方才和白煞的交流方式是一样的,这名劲装男子居然也能掌握。此人是来汇报与请示的,清水氏一族一千六百余人已尽数被诛灭,白煞带来的二百多人此刻也只剩下五十余人,其中还有十几人带着伤。

        **新书冲榜,求推荐、求冲藏、求会员点击!

  http://www.3zm.net/files/article/html/17/17322/799044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net。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