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太上章 > 043、宓妃

043、宓妃

        大河流域是中华天子自古所治的核心地域,人烟最为繁茂,各地情况也最为复杂。不像大江和淮泽流域只要解决了最核心的问题,剩下的事情便可顺势为之,大河流域治水可能会遇到的困难与阻碍也是多种多样的。

        若是伯禹从一开始就治大河之水,可能会遭遇各种意想不到的麻烦,但如今情况已变,伯禹已名扬天下、威望无以复加,受到各部民众的欢迎、拥戴与期盼。伯禹治水的功业与事迹在天下流传,还要特别感谢一个人,就是巫讴。

        伯禹每到一地,仍下令将《九德》、《五刑》、《五教》之典刻在树上,但宣讲者却成了巫讴。甚至没人知道看似平凡的巫讴是一位下界真仙,巫讴宣讲的不仅是教化之典,还向大家讲述伯禹在各部治水的经历,包括不同的地方洪水要怎样治、又为何要那样治?

        巫讴不仅向民众宣讲,还回答众人所问,当有人对什么事情有所质疑时,巫讴总能以反诘的方式与之商讨、最后令对方信服。身边有这样一位仙家,为伯禹省了太多的事情,伯禹每到一地,根据实际情况制定的治水方略,很顺利地就能推行下去。

        当然了,巫讴下界是来寻找玄珠的,他自称借此方式打探玄珠的下落,但是这些年过去了,玄珠的下落依然没有打听出来。

        伯禹是从与淮水流域相邻的南山东端进入大河流域的,先治理南山北麓一带各条大河支流的水患,这里的问题本就不是很大,只是耗费时日而已。完成治淮水的计划用了五年,但伯禹本人在淮水一带只停留了不到四年,剩下的收尾事项就由各部族自行去完成。

        此刻他已经沿着南山北麓西行一年有余,进入了有穷氏部族的领地。伯羿殒落后,其部族虽然没有像欢兜部那样被撤封,但也受到了牵连,因为部族内部有人比如逢蒙参与了围袭伯羿之事。很多分支部族渐渐流散,原先的大部被改封为有穷氏。

        有穷氏伯君有穷氏大人是伯羿的亲族后人,但如今在中华各部中却不怎么受人待见,原因也可以理解。有穷氏大人苦盼伯禹已久,伯禹来到时,他早早就率各分支部族领以及众族老去领地边界恭迎,并在宴席上询问伯禹大人打算如何治理有穷部的水患?

        大河流域各部族众多,沿着大河干流及各条支流分布的地域极广,各地的情况差异极大,每一个部族都有自己要解决的问题。伯禹每到一地先都要询问当地人,只有他们最了解实际情况,此刻便反问道:“依有穷氏大人看,你们又希望如何治水?”

        伯禹这些年人虽在大江和淮泽,但并不代表他没有理会大河流域的事情,他的整体治水方略早就呈报给中华天子,大河流域的很多地方已按照他的思路在治理水患。

        比如在大河下游一带,诸如侯冈氏、济丘氏的领地中,君已率领民众开挖沟渠、引积水通过大河泄入汪洋,并修建灌溉设施、开垦洪水冲淤形成的沃野,基本上已经平息了水患的影响。可是再往上游走,尤其是到了太行山和吕梁山以西的地域,很多地方水患依旧。

        当年洪水从肆虐各地,不仅是大河多处有淤塞,内6深处复杂的山脉阻隔,各条支流的消失或改变,留下了大大小小的成片的沼泽湖泊,水系流域环境以及地形地貌已生了根本的改变。更重要的是,原先的民众早已迁移离开,大片地域等于被放弃、成为了无人地带,水患当然不可能得到根治。

        当伯禹询问有穷氏大人有何建议时,有穷氏大人告诉他,当然是想重新掘通伯羿当年崩开的大陇山水道,并疏浚大河直通下游。那样有穷部不仅能得到大片冲淤而成的沃土,还能将分散的部族民众所居之地重新连接成片,这是一个中规中矩的建议。

        伯禹却未置可否,只说还需要再仔细斟酌一番。但是这一考虑就是一个多月,只见他拄杖赤足沿河而行,成天若有所思,也谢绝了有穷氏大人派来的仆从随行,有时就露宿荒山野岭,外人甚至都不知他去了哪里。

        ……

        这天夜里,伯禹独自坐在月光下,此地是南洛水汇入大河的三岔口处,眼前的泥土已化为沙盘,所呈现的就是如今大河流域的景象。当月到中天之时,伯禹站了起来走到水边,以后中的神珍铁棒点水面道:“河伯可在?大禹请水高人现身相见!”

        话音方落,就见月光下水波荡漾,有一丽人自水中现身、凌波微步而来。此人的形容,后世有名曹植者曾赞曰:仿佛兮若轻云之蔽月,飘摇兮若流风之回雪。秾纤得衷,修短合度。肩若削成,腰如约素。延颈秀项,皓质呈露。芳泽无加,铅华弗御。含辞未吐,气若幽兰。华容婀娜,令我忘餐。

        伯禹微微一怔道:“未曾闻冯夷是女子,你是何人?”

        来者盈盈下拜道:“小女子乃洛水之神宓妃,见过伯禹大人!”

        伯禹还礼,又问道:“河伯何在?”

        宓妃答道:“河伯已不在,或已登天而去、或已应劫而终,却非我所知。”

        伯禹:“如此说来,你先前曾见过河伯,他是何时不知所踪的?”

        宓妃:“据我所知,就是在伯羿大人崩开大陇山、阻塞大河水道之后。”

        伯禹:“他不在,你为何来?隐身于水中,已观我多日。”

        这段时间,伯禹拄杖沿水而行,早已现有人在水中悄然观望,所以今夜才开口相邀,本以为是传说中的河伯,不料来的却是宓妃。

        宓妃答道:“小女子闻伯禹大人之名,仰慕已久,终于盼得大人到来。这几日见大人拄杖沿水而行,为治水之事日夜忧思,心中甚为关切,却不敢轻易现身烦扰大人。方才得大人应允,便现身拜见,愿为大人遣怀。”

        伯禹:“你已在水中观我一月,今日我开口相邀,方现身相见……你知我为何事忧思,却言为我遣怀?”

        宓妃一挥手,河岸边出现了一桌酒席,酒案和垫子都已经摆好了,她轻轻跪在垫子上一揽衣袖,露出皓腕持壶斟酒道:“大人您已经好几天没有吃东西了,宓妃皆看在眼中,特备一桌酒菜,在这月下陪大人共饮。小女子仰慕大人已久,见而心仪……”

        在河岸上方的高岗后、水边看不到的地方,一匹枣红马以神念嘀咕道:“这情形,怎么瞅着好眼熟啊?就和大人当初在涂山夜遇青丘姑娘差不多!”

        另一匹枣红马砸着嘴道:“伯禹大人真是艳福不浅啊,这位宓妃真乃人间绝色,只是非人。”

        丙赤又说道:“青丘姑娘也不是人啊,乃是九尾灵狐出身……丁老九,你说我们要不要把这件事告诉青丘?”

        丁赤:“我们是来保护伯禹大人的,不是来给伯禹大人找事的!”

        丙赤:“唉,真是羡慕伯禹大人啊,我说丁老九,你怎么就不是母的呢?”

        丁赤抬后蹄飞踹道:“你什么意思!说我,你自己怎么也是公的?”

        丙赤闪身躲过道:“开个玩笑嘛!别闹那么大动静、惊扰了大人的好事。”

        丁赤收回蹄子道:“我们还要窥观吗?”

        丙赤:“就不看了吧,否则有可能被他们察觉,有些事便不好意思了,那样反而不美。”

        两条妖龙不再以神识窥探,丁赤突然又说道:“花三和花五倒是母的,八丙,难道你现在有想法了?”

        丙赤:“什么叫现在有想法,我五百年前就有了!后来嘛……我们不是都被轩辕天帝抓住了吗?如今我们俩倒是脱困了,可花三和花五还在锁在天子云辇上呢。”

        丁赤:“待到大人治水成功,那便是立下了千古不世之功,你和我也有功劳啊。当天子论功行赏之时,若问你我想要什么赏赐?我们就请天子将花三和花五放了,你说她俩会不会感激我们、对你我另眼相看呢?”

        丙赤:“那是当然!……可是我们也没什么功劳呀,不过就是拉拉车,保护伯禹大人而已,真正到大战时也没主动出手,这一切都是为了报答崇伯鲧大人当年之恩。”

        丁赤:“也不能说一点功劳都没有吧,无支祁不就是我俩给锁住的吗?大河之水尚未治,今后便多出点力!到时候托伯禹大人去求天子,也不能只放了花三和花五,而应该把他们七个全放了。”

        丙赤点头道:“对,应该求天子把花大、花二、花三、花四、花五、六青、七甲他们全放了。这样一来,大家都受了你我的恩惠,便谁也不好意思跟我俩争了吧?”说到这里,又不无担忧的问道,“丁老九啊,我可是早就中意花三了,你不会跟我抢吧?”

        丁赤:“你什么眼光?在我看来,花五才是人间最美。”

        丙赤用一只前蹄拍了拍胸口道:“那我就放心了。”(未完待续。)8

  http://www.3zm.net/files/article/html/17/17322/1441612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net。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net